目前分類:Moonsun短篇創作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星伊!」容仙氣沖沖的將星伊拉近後台的小房間,並且反鎖上。

「容仙吶,怎麼了?」當沒有人的時候,星伊總不愛叫著容仙歐膩。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見面吧?
-嗯,可以啊

:妳喜歡什麼呢?
-辣炒年糕!

:好啊,我可以帶妳去吃好吃的辣炒年糕
-就拜託妳了

:我很期待
-我也是


兩個月前。

「我覺得妳該多交朋友。」
「網友也好。」
「多認識一些人吧。」
「失戀就別讓自己閒下來。」
「我推薦妳幾個交友網站吧!」
「失戀就是多聊天。」
「把自己空出的時間填滿。」

學姊不停的說著,在和那個人分手的第二天,我的靈魂像被掏空般。在和那個人交往時,專注的把心力放在那個人身上,漸漸地與朋友們失去聯繫,直到分手,我才發現⋯

什麼都沒了。

⋯工作沒辦法專心,想起那個人還是會流著眼淚,還是會心痛,吃不下飯睡不著覺,以前以為偶像劇那些芭樂的失戀套路,只是捏造,現在我卻真實的體驗。

「好。」我如此回應著學姊,打開App Store找尋學姊所說的交友程式,並且下載。

註冊完,開始滑著聊天對象,隨便點了幾個開啟話題。但卻發現,我其實一點也不擅長說話,明明以前在那個人身邊的我,總是伶牙俐齒,總是能逗得那個人笑,現在卻像個傻瓜般。

透過手機5吋的螢幕,我無力的和陌生人說著自己的心事,儘管被忽略打發,但我就是想一股腦的宣洩,想把那悲傷利用這種方式,扔出去。


直到她出現。


那個人離開的第八天⋯

-嗨!
:嗯,妳好

交友軟體出現名為Sun的訊息,我將她加入了好友開始對話著,一如往常,我發洩著和那個人的過去,包括我天真的還等待著那個人的心情,丟出再丟出。

-我選擇玩

她如此說著,當我將那些複雜情緒丟出時,她沒有敷衍我,反而專心的聆聽,給予我回應,沒有同情的安慰,沒有隨便的打發,她的一字一句讓我感到的是安心與踏實⋯

明明我們沒有見過面。

⋯她緩緩地說那些與我相同的經歷,相同的難受,相同的行屍走肉。

-她對我說,我厭倦妳了。所以我狠下心刪除了她。
:好羨慕妳,至少她願意對妳狠心。

-是啊,但現在的我很開心。

為了填補那些空白的時間,夜店、夜唱、酒吧她一樣都沒少去,只為了填補夜晚過長的時間,為了難以入睡的自己找的解脫。

:醉生夢死,是吧?
-是,但我喜歡。

:歡樂的過後,剩下什麼?
-空虛,所以我不肯停下來

:妳⋯不累嗎?
-不累,只要能讓我找到上癮的快樂,持續不斷的快樂,我不累。

那個剎那,我有些心疼她,不明白她故作堅強的理由,心疼她放縱自己痲痹難過,再怎麼表現出開心的模樣,我也依稀能感受到她另一面的受傷。

:妳有KakaoTalk嗎?
-有啊,交換吧?這軟體有些不好用。

:嗯嗯

她是我第一個,交換KakaoTalk的人,對我來說,交友軟體上的人,我不會讓他們參與我的現實⋯

但她,例外。

⋯還在失戀的陣痛期,她卻能讓我笑出來,劇痛後的第一個笑容,是她給我的。她總是聽我說著日常,說著那個人,她也是。儘管我們沒見過面,卻熟悉著彼此的生活,包括作息。

沒過了多久,她主動的打來第一通電話,我有些疑惑的接了起來。

「原來妳的聲音是這樣呢!」她的聲音特別的好聽。

「失望嗎?」

「不會,很好聽呢!」

第一次的通話,我們聊了快三個小時,這對於懶惰的我來說,絕對是個特例,因為我一般電話,不會超過五分鐘。那天起,我們通話的頻率越來越高,只要我們一有空,就會通話。

那個人離開的第18天。

我不願不想在她面前再提起那個人任何一點,似乎有種叫好感的種子,逐漸發芽。我們對話的內容很簡單,就只是將彼此在做的事或者要做的事告知對方,或是互相討論著。

我們從未說過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對方的名字。

「我的名字,有點老。」

「怎麼說?」我疑惑著「妳叫什麼呢?」

「金容仙,容仙聽起來有點老吧?」

「不會啊。」容仙啊⋯好特別。

「我都說了我的,妳呢?」

「文星伊。」

「哼,妳的就好聽多了。」

「不會啊,但我還是喜歡叫妳小太陽。」

「那我就叫妳小月亮囉?」

在那天,我終於知道了她的名字,當她說出小月亮的瞬間,我又因為她的話笑了起來,太陽與月亮,再適合不過了對吧?




忘了從哪天開始,當她去夜店時,總會和我聊著天,說著哪個男生又怎麼騷擾她,甚至會特地走出來打電話給我。

「妳不是在夜店嗎?」

「我走出來打電話啊!」

「怎麼不好好玩呢?」其實我有些開心。

「就⋯裡面有點無聊,所以打給妳。」

「我比較有趣嗎?」

「少來了!」她笑著說。

「自己小心點,別喝太多。」

「嗯,我知道了。」

「安全到家讓我知道吧。」

「好。」

每次的夜店夜唱與酒吧,他都和我報備著,我不太懂為什麼要和我說,但又很開心,至少我想知道她是不是安全的。當她出發前總會打通電話給我,結束後也是。



那個人⋯哦,不,現在我想改成''認識她'',這是認識她的第36天。

凌晨的四點鐘,電話鈴聲響起,我看了來電顯示,是小太陽。

「喂?」

「嗯~我好暈啊~」軟萌的語氣,和平時差異著。

「在哪啊?」

「在家~」撒嬌的尾音特別好聽。

「怎麼這麼暈?」

「嘻嘻~不小心喝太多shot了~嗯~真的好暈~」

「妳!下次不要喝那麼多!」我帶著生氣的語調說著。

「生氣~了嗎?」

「嗯。」

「為~什~麼?」

「萬一妳喝醉被人家帶走怎麼辦?」

「不會~有朋友~」

「我不管。」我放低了聲音。

「小月亮~不要生氣嘛~」

「我⋯很擔心妳。」藉著她的醉酒,我說了出口。

「⋯⋯」帶了點沈默。

「開玩笑的。」我趕緊的打破。

「這個,不好笑⋯⋯我會⋯⋯誤⋯」話未完畢,我就聽見手機另一頭平穩的呼吸聲。


「吶⋯我收回對妳沒興趣這句話,可以嗎?」


我對著睡死的她,弱弱的說。




認識她的第78天,我們見面了。

她可愛的模樣和照片相差無幾,只是見到她本人,讓我心臟有些難以正常運作。

帶著她去那些我愛吃的店,和她喜歡吃的東西,我才發現了她更多的面貌,不太愛吃辣,吃東西慢慢地,食量卻不小。

「我們晚上去夜店吧?」

「連當地夜店都想體驗啊?」我無奈的笑著。

「嗯!」她的傻笑,讓我無法想像她在夜店的模樣,該不會也是這股傻勁吧?

到了晚上,她換上她夜晚的戰袍,我卻有股想將她藏可以來的衝動,好看的鎖骨展露無疑,即使穿著長褲帶著老帽,也帶著性感的氣息。

「不好看嗎?」她皺眉。

「⋯好看。」

「那走吧!」

招了台計程車,我們走進了夜店,或許我們這幾個人出眾的外貌,一進夜店就被邀請到包廂,我在一旁喝著調酒,想到讓酒精麻痺我的害羞。

「要不要一起下舞池?」她對著已經喝了2杯shot有點暈的我說。

「好啊!」

她將她頭上的帽子拿下,戴在我頭上,暈眩的我疑惑的看著她。

「妳現在⋯我、我怕妳危險。」她拉起我的手,走下了舞池。

隨著震耳欲聾的音樂,我擺動著,或許是酒精的助興,害羞的我難得拋開理智,在舞池嬉鬧著。

突然,她貼近我的耳朵「有人在摸我。」

我看著她的腰上出現別人的手,生氣用力將她攬入我的懷裡,在不同的燈光下,我難得看見她有些羞怯的笑容。那名騷擾她的人走後,又繼續在吵鬧的音樂下放縱。

突然我的屁股上出現異常的觸感,我錯愕地回頭看,一個男人動著唇,我卻不知道他在說什麼,拍開他的手,我繼續享受音樂,那人卻不死心的用力一抓,我生氣的回頭看,那人卻拉住我的手腕。


「哎一夕,放開你那髒手。」


她大聲的喊著,從那人驚恐的表情中將我拉到一旁,用力一扯,貼近我的耳朵說著。

「妳是笨蛋嗎!」

「怎麼了!」

「為什麼不走!」

「我怕找不到妳!」

吵鬧的音樂下,我們大聲的在對方耳邊喊著。


「笨蛋!我會跟著妳!」


我的看著她嘟起嘴,轉過身,帥氣不過三秒,就看見她被樓梯絆倒,身邊的男人們蠢蠢欲動準備上前,我帶著怒氣間步向前,一把打橫抱起她。

「妳⋯妳⋯幹嘛!」她感覺有些丟臉的遮著臉。

「不會走路啊!居然還走到跌倒!」

「吼!我又不是故意的!」



「如果妳這麼不會走路,以後就牽著我走,我會抓好妳,不會讓妳跌倒受傷!」



我用盡全力的向她告白著,不知道她能不能聽懂我想和她在一起的心意。

「文星伊!妳又不是我的誰,我為什麼要讓妳牽我的手?」她拿開遮著臉的手,咬著下唇說。




「那就從今天起,讓我當妳金容仙的男朋友!」我強硬的吻上她那一嘴紅艷。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容仙歐膩,妳到底喜不喜歡我呢?」

「星啊,這樣的關係很奇怪啊⋯⋯」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