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Moonsun 卑微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4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3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2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1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0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9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8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妳怎麼…會在這裡?」對於眼前的文星伊,金容仙除了出乎意料外,沒有別的形容「你們公司的負責人不是妳吧?」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輝人啊…」文星伊撥了通電話。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

''我曾天真的以為,時間能沖淡感情。''
''直到再遇見妳,我的心⋯⋯''
''依然如此顫抖著、喜悅著。''


「妳⋯⋯」金容仙錯愕的與文星伊對視,微微升起霧氣,卻撇過了頭,想趕緊的離開「抱歉,我還在忙。」

「嘿⋯」文星伊拉住她的手,此刻聲音如何,已經沒辦法去控制「妳叫什麼呢?」

「⋯⋯」明明輕易可以甩掉手腕上那隻手,但金容仙卻沒有這麼做。

「怎麼會到這邊呢?」

「⋯⋯工作。」金容仙還是沒有與文星伊對視。

「電話⋯⋯一樣嗎?」

「嗯⋯⋯」



沈默。

就像宇宙,看似沒有變化⋯⋯

其實在變幻著。



電話的鈴聲打破兩人的空白,文星伊回過神接起了手機「喂?」

「呀!快遲到了啦!就算是經理也不能遲到啊!」電話一頭是著急的丁輝人。

「我知道了。」文星伊眼睛像是被塗上強烈黏著劑般,離不開金容仙。

「快回去吧。」

「嗯⋯歐膩⋯」文星伊的眉頭微微皺起。

「怎麼了?」

「如果我傳訊息給妳的話,會理睬嗎?」

「再說吧⋯」金容仙沒有給她明確的答案,不論會或是不會。

「哦⋯⋯」

「再見。」金容仙勉強揚起一抹苦笑。

「嗯⋯⋯再見⋯⋯」



(希望,會再見。)



⋯⋯

那是個雨天,綿綿的細雨,配上咖啡廳輕揚的鋼琴曲目,文星伊輕啜一口手中的熱可可,期待的看著店門。

木製門上掛的風鈴搖了起來,清脆的聲音在咖啡廳裡面迴盪,一眼看見彼此的兩人,不約而同的笑了。

「嘿!」金容仙可愛的梨渦在她笑中深陷,文星伊也跟著⋯深陷。

「嗨!」文星伊也回了她一個活潑的招呼。

「沒想到妳那麼快就看完了呢!」

「我也⋯沒想到。」文星伊有些害羞的回應。

「不過再見到妳很開心呢?」

「疑?」金容仙隨口而出的話語讓文星伊有些錯愕。

「感覺妳是個人很好的女生啊,長得也很漂亮呢!」

「謝⋯謝謝。」金容仙還不吝嗇的稱讚,讓文星伊的臉緋紅起來。

「我第一次看到人家一頭金髮,但是卻十分帥氣。」金容仙有些投入的看著文星伊,沈迷的眼神赤裸裸的。

「⋯⋯謝謝妳的稱讚。」文星伊下意識的順了順自己的頭髮,接著看著金容仙「妳也很漂亮呢⋯右眼皮上面的痣很特別。」

「嘻嘻,我們幹嘛突然一直互相稱讚啊?」

「還不是容仙妳先⋯⋯」文星伊有些委屈的說。

「怎麼是用平語啊,妳是幾年次?難道比我大嗎?」

「我是92的。」

「那妳要叫我歐膩呢!我是91的。」

「什麼?」文星伊瞳孔地震的看向金容仙「怎麼可能啊!」

「真的。」金容仙笑著瞇起眼睛,接著拿出自己的身分證「妳看。」

文星伊不可置信的看著證件「根本⋯⋯是童顏啊!」

「嘻嘻。」


(喔莫⋯⋯)


那個笑容,一下子就被記憶起來,不是什麼特別的笑容,就只是⋯⋯


(為什麼會這樣⋯?)

(我⋯⋯怎麼了?)

(正常自動⋯!正常自動⋯!)

(呀!文星伊!正常自動啊!)

⋯⋯



「逼逼逼!」


「唔⋯⋯」睡眼惺忪的文星伊,起身按掉吵鬧的鈴聲。

一如往常的坐起身,然後洗梳。

一如往常的站在衣櫃前,挑選西裝,在櫃子中一條條的領帶中選擇,在各種手錶裡考慮該帶什麼,最後配上能為她志氣臉龐增加些幹練的眼鏡。

一如往常的兩個地瓜一杯牛奶。

一如往常的拿起車鑰匙⋯⋯舉起腕錶,發現還有許多的時間。


(啊⋯⋯騎單車好了。)


雖然有車,但只要時間上允許,通常文星伊會選擇單車,迎風的感覺,至少感覺和世界是有接觸的,而不是被關在鐵盒內。


「嗷嗚⋯⋯」「嗷嗚⋯⋯」「嗚唔⋯⋯」


(嗯?)

聽見有些飢餓的小東西聲音,文星伊靠邊停好單車,開始尋找聲音的來源。

(在巷子裡⋯?)

文星伊走入一條小巷內,能夠聽見聲音越來越靠近,也讓她更加確信,小東西就在這條巷內,小小的身影也漸漸進入眼簾。


「「沒事了⋯」」


聽見另一個人的聲音,驚訝了抬起了頭。


「「是妳?」」異口同聲的問句後,兩人同時沈默了下來。

「嗷嗚⋯⋯⋯⋯」飢餓的小狗狗呼喊著兩人。

「啊⋯先餵牠吃點東西吧。」金容仙從包包內拿出早上還沒吃的熱狗,撥成小塊,小心的餵給眼前的小柯基犬「吃慢點⋯⋯」


文星伊靜靜的蹲在另一邊,嘴角揚起笑容⋯



⋯⋯

「찡찡啊!」金容仙帶著撒嬌的聲音喊著,然後熟練的將工具套好「我們去散步吧!」

「歐膩歐膩等我啦!」文星伊急急忙忙的套上外套,踩著鞋子追上。

「妳吼!剛剛不是就說要帶찡찡去散步了!」金容仙鼓起臉頰,沒好氣的說。

「唔⋯⋯剛剛想說把最後一個檔案傳出去啊⋯⋯」文星伊委屈的回應。

「好拉不怪妳。」金容仙摸著她的頭「難得的假日還要去管這些,妳也辛苦了。」

「不會啦。」只是一個摸頭一句慰問,就好像加了幾千匹馬力般,令人振奮「為了未來努力哪會辛苦!」

「妳哦!」金容仙戳了一下她的額頭「油膩鬼。」

「不油膩不油膩!對歐膩說再多都不嫌多!」

「汪汪!」찡찡像是覺得自己被忽視般,叫了幾聲突顯自己的存在。

「吼!先去散步啦!」

「是的!歐膩!」



午後的太陽,少了許多的刺眼,剩下溫暖的照射,走在河堤旁伴隨微風,就會令人忘卻平日生活裡的各種繁忙。

「歐膩,我也想養狗狗⋯」文星伊牽著金容仙,看向在一旁開心散步的찡찡。

「不行。」

「為什麼~~~」

「妳都養了一隻烏龜一隻狗還想再養啊?」

「嗯!」文星伊用力的點頭。

「那妳要取什麼名字?」金容仙有些好奇的問。

「叫⋯⋯唧唧?」

「不要~好難聽啊!」

「那我想想⋯⋯」文星伊閉上眼皺緊眉,煞有其事多思考。」

「不要再取奇怪的名字囉!」金容仙警告的說。


「那就叫做⋯⋯⋯!」

⋯⋯



「⋯⋯大發(대박)」

聽見文星伊脫口而出的話,金容仙顫抖了一下。

「⋯⋯我把牠帶回去養吧。」文星伊撫摸小狗狗的頭「以後⋯你就叫做대박。」

「⋯嗯。」

「歐膩家有찡찡了,所以我來吧。」文星伊小心翼翼地說著。

「好⋯」

「時間⋯不早了,我⋯先去上班了。」抱起대박後,有些依依不捨的走著。

「那個⋯⋯」金容仙叫住了她。

「嗯?」文星伊緊張的咽了口口水。

「先帶牠去醫院吧。」

「啊⋯嗯⋯我知道了。」有些失望,而那些失望的語氣表露無疑。

文星伊低著頭離開,卻突然靈光一閃的叫住她「歐膩!」

「⋯嗯?」金容仙有些驚訝的回頭。



「等等!醫院結果出來!再和妳說!」文星伊喊著。

(幸好⋯距離不近⋯)

「好。」金容仙看著臉紅的文星伊,不自覺的微笑起來。


文星伊也看見了,那個笑,不論幾年都一樣美麗的笑。





(呀⋯⋯文星伊!正常自動啊!)


⋯⋯⋯⋯⋯⋯


有些疲憊
雖然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
但看見朋友在工作上被為難
還是感到滿滿沈重啊⋯⋯

看著媽木才能夠好好放鬆呢⋯⋯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4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到了現在,我還是忘記不了妳,那些因為固執所衍生的爭吵,還有一切求和似的低頭,明明我是個自尊心如此強悍的人,卻一次次的低下頭,只為了求和⋯⋯)


文星伊站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回憶某一天在這邊拉住那人的畫面。



------


「妳根本不懂!」金容仙甩開文星伊的手。

「對不起,是我的錯,我們回去好不好?」文星伊再度抓上金容仙的手顯得無力,卻又不想放手,風手殘燭般,拉住。

「這不是錯不錯的問題啊文星伊,妳真的了解過我嗎?」或許看得見文星伊內心脆弱的想法,金容仙狠不下心甩開那隻手。

「容仙⋯告訴我⋯我到底⋯該怎麼做?」文星伊的眉頭糾結在一塊,她一直都想問,一直⋯⋯

「星吶⋯我真的很希望,妳能夠用心的去瞭解我,而不是什麼⋯都要我說,妳知道嗎?」金容仙撫上文星伊的臉,話語是任性,卻又是如此的渴望。

「容⋯⋯」文星伊的無力感正侵蝕著「我真的⋯不懂⋯⋯」


真的⋯⋯不懂⋯⋯。



------


三月的冷風有些刺骨,文星伊始終不明白,分開,究竟是誰對誰錯,是誰該對於這段失敗的戀情負責。


(是我吧⋯都是我不懂她⋯)


一開始的甜蜜,開始陸續出現的爭吵,到了最後只剩下一昧的道歉,甚至連為什麼道歉都不知道。



疲倦。



是對於這段感情最大的感受,卻總在那難得的甜蜜下堅持過來,汲取那些稀少的快樂。

每每告訴自己,狠下心吧,就這樣勇敢的結束這該死的循環,最後又因為她那閃亮的眼神投降,並且再次沈淪在她的溫柔裡。



------


「星,我愛妳。」金容仙環抱著文星伊,貼在她胸膛上傾聽那逐漸加快的心跳聲。

「我⋯也是⋯啊。」明明想說結束吧,明明想讓這段關係劃上句號的,可是心的漣漪卻因為她而激盪,所以沒辦法放棄。

「妳知道嗎?」

「什麼?」文星伊在她耳邊溫柔的問。

「我啊⋯很任性,沒有安全感,有時我也不知道在鬧什麼脾氣,但星伊,別放手啊⋯我只是想看妳有多在意我。」金容仙擁抱的力度加大了許多,像是要把文星伊融進身體裡,合二為一般。


「知道了。」


(我們真的不適合嗎?不見得吧。)


------



三月的天氣特別的不穩定,當太陽出沒綻放光彩時,就會特別溫暖,但沒有太陽時,冷風則會格外刺骨,刺得心都發疼了。

熟悉的街道,人事已非,自己再也不用為了那雙手,而讓自己的口袋擁擠,再也不用擔心那人不夠溫暖而將圍巾分著圍。


但怎麼⋯還是這麼冷?


看著一對對的情侶,尤其是女女的情侶,腦中總會不自覺的浮現那些美好的時光,太過美好,所以在此時更顯得自己的失落與無助。


(啊⋯又是眼淚。)


臉上顯而易見的淚痕在風中更加冰涼,忘了是第幾次想到她落淚,只知道這樣的疼痛感找不到方式減緩,只是一直隱約的灼傷自己的心。

以為自己已經忘了,才發現根本沒辦法抹卻,記憶不是物品,不能想丟就丟,所以總在氾濫時折磨。



------


「我累了呢⋯⋯」

文星伊永遠也想像不出來,那麼懶惰的金容仙,居然可以在兩天裡搬出那個兩人口中的家,行李一件也不留下來,當工作回來打開門,只剩下金容仙的身影出現在視線內。

「要⋯走了嗎?」文星伊盡力的冷靜,不想讓金容仙看見自己早已崩塌的內心。

「星伊,這兩年,妳真的⋯懂我嗎?」金容仙的眼神裡不是沒有感情,更多的深沈的疑問。


「我不知道。」


真的什麼也不知道,了解一個人是怎樣?什麼程度才叫做真的了解?並不是肚裡的蛔蟲啊,要怎麼做才能達到期望呢?


「星啊⋯我們當朋友吧。」


「妳在⋯說什麼?」





「我們⋯分手吧。」

⋯⋯⋯⋯⋯⋯⋯⋯⋯⋯⋯⋯

第一次一次寫兩份稿

觸動也快完結了呢!

話說一天看台一天搖滾一天魚池

上班路下班路都去看他們

我以為我看夠了

事實上

根本不夠

我握到惠真的手了呢!

很軟很像小朋友的手

我好愛媽媽木啊⋯⋯

真的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