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輝人嗎?」


「老闆怎麼了?」


「痾⋯我撿了一個女人怎麼辦?」星伊帶著窘境的語氣說。


「老闆妳撿屍?」輝人震驚的說「要先帶回妳家嗎?」


「不好吧,我不喜歡不熟的人進我家。」


「好吧,老闆,我先幫妳訂飯店,等等傳給妳地址。」雖然輝人十分驚訝,卻還是保有優秀員工的特質—不多問。



星伊扶著容仙上了計程車,將地址給司機看後出發,一路上容仙不停親吻吸吮星伊的脖子臉頰和嘴唇,並且發出微微喘息和呻吟,即使再怎麼正人君子,星伊也感受到自己真的快把持不住。



到了飯店,星伊開啟房門,將容仙抱上床,拿了飯店的毛巾並要了些冰塊為容仙降溫。


「我⋯我要⋯我想要⋯」容仙仰身跨坐在星伊腿上,輕咬著星伊的耳垂,不停扭動著腰。


「不行,我是妳的老師。」星伊拿起冰塊用毛巾包住,推開容仙將毛巾貼在她臉頰上。


「妳不是!小蘿蔔!」容仙雖然帶著很多的慾望,但腦袋依然是清醒的「我已經26歲了!」


「什麼?」


「我!26歲!」容仙一把抱著星伊,不容許她在推開自己,自己身上那股不舒服的慾望,必須馬上解決「要我⋯快點⋯」容仙將自己的衣服丟在一旁,拉起星伊的手在自己身上遊走。


「啊~~~不管了!」星伊忍不下去,管她是真是假,是學生還是什麼鬼,自己壓抑許久的衝動已經潰堤,理智什麼的,早就被沖乾淨了。



容仙終於解決了自己身上那股過分的慾火,兩人也帶著醉意紛紛睡去。






隔天一早,星伊起床便看見裸著身子的容仙躺在旁邊,嘆了一口氣後,打了通電話給輝人,請她讓人準備一些衣服送過來,自己則先去浴室將身上的酒味洗掉。



穿上浴袍,星伊擦著頭髮走了出來,看見容仙裸著背露出一大片白皙的皮膚,側躺在床上講電話「嗯,我下午會進公司,先這樣。」


「痾⋯妳要不要先洗澡?」星伊有些不好意思的轉過身「等等我請人送衣服來。」


「好。」容仙一副沒事的樣子走進浴室。



約莫半小時,衣服送到後,星伊從容的換好衣服,再把另一套放在床上,容仙剛好洗好了穿著浴袍,星伊仔細的端詳,甚至不小心出了神,即使素顏也美麗的樣子,白裡透紅。



「妳的尺寸應該跟我差不多,先穿我的衣服吧。」星伊回過神說。


「嗯。」容仙沒多說什麼「先出去。」


「好。」星伊關上了門,讓容仙能安心換衣服。


等到房門開啟,星伊按耐不住好奇「妳真的不是學生嗎?」


容仙皺著眉「我什麼時候是學生了?」


「所以我上次誤會妳?」


「當然,還浪費我一節課時間。」容仙擦著頭髮。


「我的課這麼好聽,不浪費吧?」這點自信星伊還是有的。


「還好。」


「還有那個⋯昨天⋯抱歉了。」雖然這種事並不是什麼大事,但星伊不喜歡那種趁人之危的感覺,昨天就像自己真的把她撿屍一樣,事實好像也是如此。


「一夜情,沒什麼。」容仙把頭髮用乾後,拿起了包包穿上高跟鞋,頭也不回的離開「就當給彼此一個美好的夜晚就好,掰。」



星伊就這麼看著那個人無所謂的走了。



「嗯,在樓下等我。」星伊也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搭上了車,腦中盤旋的是那人的背影還有在夜裡嬌喘呻吟的誘人模樣。







回到住家,星伊拿著資料與車鑰匙走到車庫,又想起那個人,才發現自己似乎都不知道那個人叫什麼,但看了一下那人身上的行頭,再加上出現在耀輝大學,星伊也耳聞金家大小姐上任總裁的事「不會吧⋯⋯」



星伊趕緊拿出手機,打上''金容仙''三個字,出現一堆搜索的照片,更確認了那人的身分「我居然⋯上了金家大小姐⋯」



但仔細一想,那人似乎也無所謂,如她口中所說的,這只是''一夜情''那自己也別太在意了。



開車到了學校,星伊一如往常的上著課,就這麼過了一個月,但也都沒見到容仙的身影,星伊也就漸漸的淡忘這個人。真的忘了嗎?誰知道呢。







「總裁,等等先進公司嗎?」一下飛機,惠真就將報表拿給容仙。


「對,法國那邊的案子已經談妥,合約也簽好了,等等直接進公司。」容仙戴著墨鏡掩蓋自己那疲憊的眼神,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都耗在法國,好不容易談妥了案子,就趕快的飛回韓國。


「是。」惠真翻開行事曆「今天是耀輝大學的校慶,總裁必須去一趟,金董事長今天無法露面。」


「爸爸也真是,老是要我參加這種活動,知道了。」容仙坐上車,趕到了公司開會。



走進辦公室,容仙刻不容緩的說著和法國合作的案子,詳細的說明,清晰的思路,也讓整場會議順暢又快速明瞭的開完,容仙看了下時間,便出發到美容院。



換上一身白色長禮服後,容仙也趕到了耀輝大學參加校慶。抵達會場後,容仙不自覺的搜尋某道身影,但似乎也沒看到那身影。



「星伊今晚怎麼難得參加校慶啊?」


「哦?承歡。」星伊開心的看著老朋友「無聊來看看啊。」


「這麼有閒?聽說今天金總裁也會來呢!」


「是嗎?」即使那個人不在意,但星伊還是下意識的想要閃躲那個人。


「嗯啊,現在在台上呢!」



星伊抬頭看著舞台,一席長白禮服,整齊的包包頭,配上精緻的耳環,容仙高雅的氣質展露無遺,說是全場最耀眼的那人也不為過。



承歡開心的吃著蛋糕,卻沒發現臉上沾到了奶油,星伊沒好氣的將奶油抹掉,放入口中「都幾歲了,吃相還這樣。」


「呀!我又不是故意的!」承歡紅著臉打了星伊。


「妳是小朋友嗎?」星伊一邊嘲笑承歡一邊偷跑。


「文星伊!妳才小朋友勒!」承歡追著星伊打。


「啊!」承歡絆了一下。


「小心!」星伊抱住差點跌倒的承歡「妳喔!看路啊!」


「都妳拉!臭星伊!」


「又我了?」


「哼!我要去忙了,不管妳。」


「愛生氣的承歡。」星伊看著承歡的背影苦笑。





容仙則在台上目睹這一切,心裡萬分的不是滋味,她不滿星伊明明將自己吃乾抹淨還可以在會場如此不在意,自己明明是魅力滿分的女人,她卻抱著另一個人而不看向舞台上的自己。在容仙的心中,有股惡劣的想法上升,似乎不玩弄一下星伊,就對不起自己一樣。



容仙下了舞台,直接往星伊那個方向走去。



「文老師。」


星伊震了一下,回頭看「哦!嗨!」



(嗨什麼嗨!)容仙看見那副無所謂的樣子,又想到剛剛星伊和其他女人摟抱的畫面,心裡又跑上一股氣「文老師看來跟每個女生都很好呢。」


「嗯?」星伊一臉的疑問。


「沒事。」容仙接著問「有空嗎?」


「怎麼了嗎?」星伊緊戒的說。


「去散散步如何?」


「總裁這麼閒情逸致,雖然不忍心,但我有事。」星伊禮貌性的點了頭,不帶走雲彩的離開。


(哼,這個文星伊。)容仙看著星伊離去,極度不悅的確認自己一定要整到她的想法,任性又如何?誰叫文星伊那個傢伙要先惹到自己呢?



容仙已經查到那間酒吧是文星伊所有,不經聯想起那晚會不會就是文星伊策劃的呢?不然她怎麼會這麼剛好的出現在那個包廂?



追上文星伊後,容仙拉住她的手「不管,我有事找妳。」


「哇!大小姐妳有事但我也很忙欸。」


「上車。」容仙用的是命令的語氣,而不是詢問。


「不要。」


「上去。」


「我不要。」星伊甩開容仙的手。


「妳!」


「我怎樣?」星伊瞬間覺得眼前這個人,真的是十足的大小姐脾氣,彷彿她說什麼,全世界就必須照做。




「妳不上車,我就在這邊和妳討論那天晚上的事。」




很好,這句話顯然讓星伊動搖了,打開車門,星伊坐了進去,容仙也滿意的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