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星伊!」容仙氣沖沖的將星伊拉近後台的小房間,並且反鎖上。

「容仙吶,怎麼了?」當沒有人的時候,星伊總不愛叫著容仙歐膩。

「妳!為什麼要那樣摸我大腿!很多人欸!」容仙紅著臉說。

「我看到妳的腿就會忍不住想摸啊!我就是喜歡碰妳!」星伊理直氣壯的回著。

「妳⋯妳⋯妳⋯!色鬼!」容仙無話反駁,內心又有股氣發不出來「而且!剛剛智秀跟麗莎的眼神都一直盯著妳,妳都沒發現嗎?」

「容仙,跟人講話不是就要看著對方眼睛嗎?」

「可是沒看我啊。」容仙嘟起嘴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生氣了?」星伊蹲在容仙面前看著她。

「我⋯不喜歡。」容仙不安的玩著自己的手。

「不喜歡什麼?」

「不知道!」容仙扭過頭。

「不喜歡我摟妳?」

「不是。」

「不喜歡我碰妳?」

「不是。」

「不喜歡我那樣摸妳大腿?」

「呀!現在是故意的嗎!明明知道我在意什麼!」容仙捏著星伊的臉說。

星伊站起身,脫下充滿細條銀鍊的黑背心,捲起白色的袖子「歐膩,不喜歡我看別人,是嗎?」

解開胸口的黑色領帶,星伊等待著容仙的答案。

「嗯⋯星伊妳⋯那麼好看,我會擔心、會不安⋯」咬著下唇,容仙斷斷續續的坦誠。

「傻瓜,那我就不看了。」拿起解開的黑色領帶,星伊將它蓋在自己的雙眼上,綁緊「這樣好嗎?」

「噗!星伊妳是笨蛋嗎!」容仙被星伊的舉動給逗笑。

沿著聲音,星伊摸到了容仙的腿,並且蹲了下來「歐膩,現在我看不到了,怎麼辦。」

「我可以當妳的眼睛啊~妳想幹嘛?喝水嗎?」

「我想⋯」星伊的招牌壞笑,上線。


「要妳。」


星伊伸出了右手,找尋著她的唇瓣「找到了。」勾住她的脖子星伊吻上了嘴角⋯「不是這個呢⋯」近距離的氣息,陣陣打在她的臉上「是這裡嗎?」親吻著下唇,帶有深意的輕舔「看來⋯在這裡。」柔柔的專注的吻著她的唇,接著緩緩將舌頭送入她口中,與她的舌尖共舞。

「星⋯」她輕聲在星伊的口中呢喃「不准再⋯亂看。」

「嗯⋯我知道了。」口水交錯的聲音在小房間中格外清晰,容仙扶起星伊,讓她能舒服的坐在沙發上,嘴巴卻捨不得離開對方一秒鐘。

「容,妳的領帶在哪?」

「妳自己找⋯」容仙害羞的勾著星伊的脖子。

「確定?」那股鬼魅的笑,是星伊挑逗容仙的開關「那我得要好好找了。」撫上她的腰,溫柔的揉捏,星伊再度吻上她,手則在容仙的腰部遊走「怎麼辦,好難找喔。」星伊將手放上容仙的胸上,搓揉著「這裡是哪裡啊,歐膩,妳的領帶好難找。」隔著內衣與襯衫的觸摸,就像隔靴搔癢般,難耐。

「妳⋯是不是故意的!」容仙輕拍星伊的背。

「誤會啊!我看不到啊!」星伊裝著無辜的口氣。

「那怎麼辦?」

「帶我的手去解囉。」星伊說

「什麼?」

「歐膩帶我的手,去解妳的領帶啊。」

容仙咬著下唇,將星伊的雙手掛在自己胸口的領帶上「這裏⋯」星伊靈巧的拉開胸口的蝴蝶結,丟到了一旁。

「容仙,那扣子呢?」

拉起星伊的右手,容仙將手放在自己胸口前「這裏⋯」緊接著,星伊將胸前的鈕扣,一顆又一顆的轉開,緩慢的挑逗著容仙的慾望,一把脫下白色的襯衫,再扔掉。

「歐膩⋯還想解開哪裡嗎?」

拉起她的右手,容仙有些微微轉過身,將手放在內衣扣著的地方,星伊一下子將她解開,星伊靠近,咬下容仙胸前的內衣,甩到一邊「容⋯妳的胸部,在哪裡呢?」

一件件,星伊總是踩在容仙羞恥的界線上,慾望的催化,即使在害羞,還是聽著並做著星伊的要求。拉起星伊的兩隻手,放在自己那白皙的雙峰上,星伊緩慢的搓揉,將嘴靠近雙峰,故意的親著山脈,而遲遲不攻頂。

「星⋯給我⋯」容仙難受的要求著。

「給妳什麼?」星伊繼續吻著尖端外的地方「歐膩不做我怎麼會知道呢?」

容仙捧著星伊的臉,將一邊的尖端,送入星伊的口中,得逞後的星伊,忘情的吸吮著容仙那粉嫩色的山頂,手也沒停下愛撫。右手壞壞的偶爾捏著容仙的頂端,隨著前戲,容仙的呼吸越來越重,呻吟聲也漸漸變大。

「嗯~星⋯啊⋯好舒服⋯星伊還是⋯那麼⋯厲害。」雙峰頂端傳來陣陣的刺激,讓容仙連話也不好一次說完了。

「喜歡?」

「嗯⋯嗯⋯嗯⋯喜、喜歡。」

將容仙與自己的高跟鞋脫下,星伊將容仙壓在沙發上,看不見容仙的星伊也興奮的探索她身上的每一塊寶地,將頭往下探,星伊聞到容仙的髮香,貼了上去,感覺到是耳朵,便咬著周圍,帶著危險的氣息從耳朵侵犯容仙的理性。

鼻子貼著容仙的皮膚,來到了脖子,星伊忘情的將她的氣味藉著鼻子全都吞下,吻上脖子,時而親、時而吸、時而咬,手也不肯罷休的搓揉著。

「星⋯星⋯」容仙拉起星伊的手往下放「我好⋯好、難受⋯」容仙扭動著難耐的下身。

「歐膩,裙子怎麼解?」

「星⋯直接⋯啊⋯往上拉⋯別脫了⋯」容仙的慾望已經到達沸點,身下的火,必須藉著星伊的氣息才能得到緩解。

星伊將容仙的裙子稍微托高,扒下了安全褲及內褲「歐膩的內褲好濕啊⋯」

「還不⋯是妳⋯害的嗎!」容仙一把搶走星伊掛在指尖上的內褲。

「歐摸,怎麼辦?」

「怎⋯怎麼了?」容仙有些錯愕。

「我⋯忘記歐膩下面的位子了怎麼辦?」星伊一邊笑著,一邊用雙手撫摸著容仙的雙腿與大腿內側「在哪裡呢~」

「壞蛋!」容仙拉住星伊的手,放上了自己的神秘地帶「這裡啦,哼!」

「生氣啊?」星伊挑逗了一下花核。

「啊⋯⋯⋯」容仙酥酥的一聲,讓星伊佔有她的慾望更加強大「沒⋯有。」儘管不看著容仙,也能知道她此刻的表情有多誘人。

「歐膩只要手就好嗎?」星伊的手指在花蜜中坦索著,來回、來回、來回,摩擦容仙敏感的核心。

「啊嗯⋯啊嗯~星⋯快點~好舒服~星!」容仙微微拉著星伊在身下作亂的手「星~用舌頭⋯好不好⋯想⋯恩~恩~被妳⋯舔~啊⋯」

「可是歐膩,我不知道在哪啊。」星伊的舌尖在容仙的大腿上畫著圓,刺激著容仙,能感受到敏感的核心一陣一陣跳動。

「嗯~這裡~」容仙捧起星伊的臉,往自己最需要被解火的地方送,星伊聞到屬於容仙特有的氣味,一口含住,吸吮著容仙對自己渴望的泉源,用唇瓣觸摸著她的小花瓣「啊~星伊⋯真的⋯好舒服~」接著緩緩伸出舌頭,順著花核外的地帶遊走「星⋯給我⋯拜託⋯給我⋯我真的⋯好想要⋯」容仙受不了的懇求著。

「歐膩,慢慢來。」

「嗚⋯不要~星⋯快點~」容仙發出撒嬌的聲音。

聽見那麼性感軟萌的聲音,星伊也不忍心再玩弄容仙,將舌頭覆上花核,慢速的來回舔舐「啊⋯哈啊⋯哈啊⋯星⋯星⋯」容仙像終於看見水般,微微扭動著不安份的腰,享受沈浸著下身陣陣的快感,星伊將右手指放入容仙的嘴裡,容仙下一秒開始吸著星伊好看的手指「嗯~嗯~嗯~」因為身下了快感想叫出聲,卻因為口中的手指而阻撓著,聽見容仙的聲音,星伊終於受不了,將眼睛上的領帶拿掉。

「容仙吶,妳好美。」星伊看著含住自己手指的容仙,繼續進攻著容仙的身下。

星伊拿出容仙含在口中的手指,容仙忍不住呻吟「星⋯進來⋯太難受了⋯插我⋯插我⋯我想⋯被妳⋯插⋯」下一秒,星伊滿足她的願望,兩根手指緩慢的來回抽送,慢慢的進去稍微淺淺的動著,抽出,再進入,接著淺淺的抽插「星⋯快點⋯嗯~快點麻~」容仙上下的動著,渴望更深入的佔有,星伊不理會容仙的懇求,滿滿的抽插著「星~用力⋯拜託⋯用力插我~這樣⋯好難受~快點⋯拜託⋯」

「歐膩真的好美。」看著因為慾望而悶騷的容仙,星伊就忍不住的想多欺負她。

「星⋯我要⋯給我⋯」星伊覺得是時候了,便加快手中的速度,抽插的水聲,容仙瀕臨高潮的呻吟聲,微微接觸穴口的啪啪聲「啊⋯啊啊⋯啊嗯⋯星、星、要高潮⋯了⋯哈啊、哈啊、哈啊⋯」容仙更加粗大的喘著,星伊吻住了花核,給予更刺激的接觸,手中的速度也更加了奮力的抽送「嗚⋯星⋯太舒服了~我好像~要壞了⋯嗯~插我⋯星⋯啊、啊、啊、啊啊~」

容仙雙腿一夾,花徑顫抖著,流出一股股慾望,星伊慢慢的抽出手指,低頭吸吮著狂歡後的蜜汁,容仙偶爾刺激的顫抖著。

星伊拿起紙巾為容仙清理著,並且一件將衣服拿回來,為她穿上。

「星~」容仙一把抱住星伊。

「怎麼啦?」

「最愛妳了!」

「傻瓜。」


「歐膩!你們好了沒!要回公司了!」輝人在門口說著。

星伊和容仙開啟門,看見惠貞和輝人在門外。

「呃⋯妳們?」星伊不安的看著。

「都聽到了啦!要不是我們守在這裡!不然其他人也要知道妳們在幹嘛了!」輝人翻了翻白眼「談戀愛了不起啊!」


「⋯⋯」「⋯⋯」容仙和星伊尷尬的對視了。


「真是的,戀愛的臭酸味。」惠貞跟在輝人後面走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