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輝人一臉驚恐的看著兩人。


「沒錯!」星伊開心的舉起牽著容仙的手。


「不~~~!我沒有墨鏡啊!」輝人遮起眼睛說。


「輝人,妳在辦公室。」容仙默默走到位子上,開啟電腦。


「哦⋯也是~」輝人看向星伊「妳⋯自己知道我要說什麼!」


「好啦!」星伊坐在位子上準備開始工作。


「對了。」輝人將文件交給容仙「今天下午妳們幫我去確認這個合作案吧,結束就可以直接下班了。」


「好。」容仙接過檔案,輝人也走進辦公室開始忙碌。


「容仙,中午一起吃飯嗎?」


「不能。」


「為什麼⋯」星伊不開心的嘟著嘴。


「和妳在一起的事,要和惠貞交代。」容仙給了星伊一個微笑。


「好。」知道容仙的意思後,星伊理解的回覆。









「所以妳真的和文氏三亂在一起?」惠貞張大了眼睛,原本以為只是公司亂傳「哪時候?」


「昨天。」


「容仙,追妳的人都不差欸。」惠貞有些生氣的皺起眉頭「怎麼會選擇那種人?」


「星伊她⋯⋯不是壞人。」容仙笑笑的說。


「不是個壞人,因為她是顆花心蘿蔔,是蘿蔔不是人。」惠貞不屑的回應。


「惠貞,星伊的過去,很差勁,但不代表,未來會一樣,我不是個笨蛋,如果她依然是那種隨便的人,我是不會和她在一起。」容仙堅定的看著惠貞的雙眼。


「唉⋯⋯妳都這樣說了,但她要是敢傷害妳,我一定不會放過她!」惠貞對著空氣揮拳。


「謝謝妳,惠貞。」


吃完飯後,容仙和惠貞道別,自己走向了食堂旁的樓梯間,一隻小倉鼠躲在門口旁邊。


「怎麼了?」容仙蹲在小倉鼠旁邊。


「妳有怎樣嗎⋯⋯」小倉鼠不安的看著容仙。


「沒有啊。」


「朋友有很反對嗎⋯⋯」小倉鼠偷偷看著容仙。


「沒有啊。」


「⋯⋯那就好。」


「為什麼沒自信。」容仙摸摸小倉鼠的頭。


「容仙很完美,可是我⋯⋯不夠好。」小倉鼠捲著身子說。


「星伊很好,我知道。」容仙牽起小倉鼠「至少我覺得。」


「真的?」小倉鼠的眼神有了光亮。


「嗯。」容仙給了小倉鼠一個笑容「走吧,回去準備東西,該去確認合作案了。」


「好!」


「星伊。」容仙停下腳步。


「嗯?」


「不要沒自信,從現在開始。」


「是的!」小倉鼠的臉蛋終於亮了起來。









容仙整理好資料後,便和星伊一起下樓搭計程車。到底約定的地點後,星伊和容仙點了飲料等著對方。


「容仙,等等結束有想去哪裡嗎?」


「嗯⋯⋯」容仙思考了一下「海邊?」


「好啊!去海邊看夕陽!」


「好。」


「妳好,請問兩位是媽木公司的人嗎?」一位男子彬彬有禮的詢問。


「是的,請問是Kris嗎?」容仙笑著回應。


「沒錯,我是弁泰公司的Kris。」Kris看著容仙著迷,伸出了自己的手。」


「妳好。」容仙禮貌地握上,但也感覺到Kris手握得有些過分。


「咳咳!」旁邊的星伊咳者,Kris才放開了手「我是媽木公司的文星伊。」


三人坐下開始討論,Kris的眼神總是不自覺得飄向容仙的臉以及胸口,這樣星伊非常的不悅與生氣,但礙於容仙在旁邊,自己不能失控。


「我去一下化妝室。」容仙有些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好的。」Kris眼睛盯著容仙那好看的背影及身材。


小倉鼠瞬間變成哈士奇,用著冷冽且帶著殺意的眼神看著Kris「那是,我的女人,再看,我不保證你看得到明天的太陽。」


Kris感覺背脊涼了上來,恐懼感在那雙眼睛裡蔓延,爬竄到自己身上,怎麼上一秒看起來乖僻的人,下一秒可以這麼可怕「好⋯⋯」


「我們繼續吧。」容仙走了回來。


星伊換上無害的表情繼續討論,Kris再也不敢看向容仙一眼。








結束後,兩人一起搭著公車回到家。


「哼。」星伊不滿的撅起嘴。


「怎麼了?」


「剛剛那個男的一直盯著妳看妳不知道嗎?」


「知道。」


「知道妳還不說!」星伊有些生氣。


「星伊在。」容仙簡單的說。


(疑?)星伊有些不明白。


「妳在,我很安全。」容仙看著星伊「我相信妳。」


聽見容仙的話,星伊開心的合不攏嘴,原來容仙是信任自己,兩人換了身衣服後,容仙提議今天換她開車。


一上車,星伊緊張的坐在副駕駛座,第一次被容仙載不免有些擔心。


容仙看了因為緊張忘記繫安全帶的小倉鼠嘆了口氣,俯身拉起安全帶。


「妳妳妳妳妳妳⋯幹嘛!」小倉鼠紅了耳根低下頭。


「安全帶。」容仙扣好後發動車子。


「哦!哦!」









到了海邊,容仙牽起星伊踩著沙。


「容仙,我很喜歡海邊。」


「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只要來到海邊,我的心情就會特別平靜。」星伊閉上眼睛感受夕陽那舒適的熱度,以及帶有鹹味的海風。


「我也喜歡海邊。」


「為什麼啊?」


「因為⋯⋯」


「哈啾!」星伊打了個噴嚏。


「會冷嗎?」容仙有些擔心。


「一點點。」星伊擤了擤鼻涕。




容仙準備脫下外套。


「別脫」星伊走進容仙略矮的懷裡,抱著她「這樣就好了。」


「星伊⋯」


「有點冷。」


容仙抱住懷裡的星伊,緊緊地。


「好溫暖。」星伊開心的笑著。






⋯⋯⋯⋯⋯⋯「星,有點冷。」

「好。」

「別脫,這樣,就好。」

「公⋯主⋯」

「星,冷。」

「是⋯⋯」

「嗯⋯溫暖多了。」

「嗯。」




























⋯⋯⋯⋯⋯⋯⋯⋯⋯⋯

曾經觸手不及的奢侈,現在卻被我真實的抓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