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發第十五天,護送隊經過了寧國的市集,熱鬧非凡,街道上佈置的十分華麗,一問之下,原來今天寧國的小王子滿周歲的日子,晚上會有煙花和活動。找到客棧後,星將容護送到房間。

「星。」容出聲喊住。

「是,公主。」

「晚上要出去。」

「去哪裡?」

「寧國的活動。」

「公主想去看?」

容點點頭,星為難的想著,要考慮到很多的危險性,其實更希望容可以好好待在客棧。

「跟我去,保護我。」

「⋯⋯」星思考了一下「好。」

「出去吧。」容走上床休息。

「是。」



夜晚時分,街道熱鬧了起來,星將平民服飾交給鄭玲,讓她為容換上,星也換上了。

「公主,出發吧。」

「別叫公主。」容比了比服飾「叫我容。」

星伊愣了一下,但也遵照著「容,走吧。」轉身和其他人交代事情後就出發了。

兩人一起走在擁擠的街道上,星左顧右盼著,怕容跟丟有危險,但人實在太多了,星直接牽起容的手。

「幹什麼。」容仙雖然平淡的問,但著實被嚇了一跳。

「人多,怕走丟。」星將容拉近些。

「星,我餓了。」

「是。」

星一間間看著攤販,找尋容愛吃的東西。

「星,這個。」容比著旁邊的食物。

「是。」

吃飽後,兩人繼續朝著熱鬧的中心點移動。

「星,有參加過嗎?」

「沒有。」星搖著頭。

「沒有?帕洛國不辦嗎?」

「會辦,但我的身份,不能參加。」星落寞的低下頭。

「第一次?」容驚訝的問,只見星點了點頭。

容拉住了星,跑向舞台旁。

「星,好好看著。」容指向舞台上,星專注的盯著表演,對於這種熱鬧的地方,星不討厭,雖然在適應中。微微的,星的嘴角小弧度的揚起,而這抹清淡的笑,剛好被容看見(笑起來⋯挺好看的。)



舞台的表演結束後,容拉著星往高處走,準備要看重頭戲的煙花。

「星,看過煙花嗎?」

「沒有。」

容搖搖頭「妳到底都在幹嘛?」

「訓練、出任務。」星冷冷的說著,有如她下手般冷酷。

「為什麼是派你來?」容好奇的問。

「我是女生。」

「怕我隨便?」容冷冽的吐出。

「⋯⋯」星停頓著「是怕危險。」

「哼,妳們世子疑心病真⋯⋯」話未落下,星摀住了容的嘴「這話,別說。」星靠近容的耳朵「世子的自尊心很強,這話我就當沒聽到,別在我以外的人面前說。」

容點了點頭,心跳卻因為星漏了一拍。

「走吧!」星牽著容繼續爬著,但平時沒怎麼在動的容早已氣喘吁吁,星見狀一把背起。

「等等就開始了。」到達後,星放下了容,找了空地鋪上了布。

「公⋯,容,坐吧。」兩人就這麼平肩坐下。



「好多星星。」容抬頭看著天空。

「嗯。」

「⋯耀之世子有多少妻室呢?」容冷冷的問。

「大約十七個吧,幾乎都是政治婚姻。」星思考著「但世子,只專情於朦月公主。」

「世子是怎樣的人。」

「自尊心強卻很有能耐,也是個有原則的人,剛柔並濟。」

突然,煙花四射著,在黑暗的畫布上一層層添著色彩,星睜大眼看著,原來黑夜也能渲染成如此絢爛,在星的記憶中,夜色就是血色。

「星,妳在笑。」容盯著那好看的側臉。

「是嗎⋯」星緊盯著天空,而一旁的容,第一次在那雙眼睛中看見光亮,有別於平時的冷漠。

「有流星!」容驚訝的指著天空「星快許願!」兩人一起低下了頭。

(希望星能繼續在我身邊保護我。)

(希望我能保護好公主。)

煙花結束後,容疲憊的快閉上了眼睛,星背起容溫柔的說「睡吧。」

回到客棧,星輕柔的放下容「好好照顧公主。」星交代著鄭玲。

「是的。」

星走到了門旁,守著,但今晚的專注力,讓星也疲憊不堪,緩緩地閉上雙眼。



一早,雞啼聲吵醒了星,睜開眼後,發現身上多了件外衣「這是⋯⋯」

「要是妳生病,就麻煩了。」容蹲在星旁邊說著。

「謝謝公主。」星低頭說。

「嗯。」容關上了門,梳妝著。

「出發吧。」一行人繼續朝著帕洛國前進。

容在晃蕩的馬車中不斷思考著,自己為何對星有心跳的感覺,而那張好看的淺笑與閃亮的眼睛,也深印在腦海揮之不去,但有什麼用呢?六個月後,自己將成為耀之世子眾多妻室之一,想到這裡,容的胸口不經抽痛了起來。

「休息一會吧。」星拿著食物與水走向容的馬車「公主,吃些東西。」

「嗯。」容接過了食物「星,我想走走。」

「是。」星在外頭等著。

「走吧。」容將手交給了星。

兩人走在河堤旁,即使走在前頭,也能感受到星的守護,容苦澀的泛起笑容(也就只是⋯守護⋯),容張開了雙手,往後一仰,星趕緊上前抱住容。

「公主,危險!」

「這次,有好好保護我呢。」

「不要這樣。」星皺起了眉頭。

「生氣了?」

「沒有,只是擔心。」

在星懷裡的容,第一次這樣感受著星的味道與溫度,甚至是那不著痕跡的溫柔與擔憂。

「星,其實世子對我,可有可無吧。」

「⋯⋯」星不語。

「不否認,是吧。」容嘲諷的笑著「我也只是個政治上的禮物罷了,我的出生註定是個籌碼。」

「不是的。」星小聲的說。

容站起了身,拍了拍衣服「我只是⋯傀儡,連自己的靈魂都不能擁有。」向前走。

星不知所措的跟在容的身後,注視著那沈重的背影「公主。」星喊住了容,容回頭看著單膝跪地的星「我,文星伊,願意效忠保護容公主。」

容笑了一下「當然。」繼續向前走「星,笑一個給我看。」

「笑,是什麼?」星疑惑著。

「妳沒笑過嗎?」容詫異的問道。

「什麼是笑?該怎麼做?」星正經八百的說。

容走向星,用手指拉起星的嘴角「這就是笑。」並且給了星一個笑容「像這樣。」

星緊緊盯著容,那眼神讓容更加心跳漏拍「妳⋯幹嘛⋯」

「公主,這個笑,很美。」

容看見星臉上那道可能她自己也沒發現的,好看圓弧。








⋯⋯⋯⋯⋯⋯⋯⋯⋯

如果可以,在我身邊一輩子,不只是守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