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上正式西裝,扎起銀灰色長髮,穿上亮面的皮鞋,拉拉衣領,鏡子中的那人,高傲、自信、堅定,拿出深藍色的領帶,將兩邊調整到適當的長度,熟悉的打了個浪漫結。


(文星伊,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小姐,準備出發了。」喜延說著。

「好。」眼神沒有遲疑,沒有不安。


到了Star公司,星伊依舊的吸引著眾人的目光,驚嘆聲在身旁不斷響起,搭上了電梯,秘書帶著星伊來到會議室外。

「稍等一下。」秘書透過翻譯員說著。

「好。」



「可以進來了。」一個男聲從會議室中傳出。

當星伊走進會議室時,男人帶著有些驚訝的表情。

「我叫文星伊,代表韓國MAMA公司,想邀請貴公司能為我們的新遊戲設計人物與場景。」星伊禮貌性的微笑,打招呼。

「妳好,我是山本信宏,是這間公司的董事長,貴公司怎麼會派個年紀這麼小的人來呢?」董事長露出質疑的眼光。

「董事長,我想能力與年紀是無關的。」星伊自信地笑著。

董事長點點頭,接著示意星伊可以開始了。

星伊開啟了電腦,打開檔案,將一份資料拿給董事長,走回台前,深吸一口氣,開始俐落的講解,對於鋒利的問題,也不慌不忙的回答。

「最後,想請教文星伊小姐,貴公司有什麼值得我們合作的吸引力嗎?」


星伊沒有遲疑,並且露出驕傲表情「就憑我們是韓國首席的遊戲公司,以及我們所擁有的資源與地位,假設貴公司對於韓國市場有興趣,我們絕對會是您最佳的選擇。」


「好的,那我們會再聯絡貴公司,謝謝。」董事長點了點頭。

一走出會議室,星伊像是脫力般蹲了下來。

「小姐,做得很好!」喜延比了個勝利手勢。

「有妳這句話就好。」星伊無力的笑著。



回到了飯店,星伊無力的躺在床上,看著自己右手上的月亮手鍊(歐膩現在,在幹嘛呢?)回想著剛剛的過程,自己已經盡力了,現在就只能等著結果了。


「小姐,要不要出去吃個飯呢?難得來日本不要只吃飯店的東西啊!」喜延無奈的勸著星伊「不然我就要跟容仙告狀囉!」

「為什麼要跟容仙歐膩告狀呢?」星伊不解的問著。

「容仙不是妳的女朋友嗎?」喜延有些驚訝的看著星伊「如果我誤會什麼的話,抱歉!」

「不⋯我只是好奇歐膩怎麼會這麼想。」

喜延思考了一下「眼神吧,妳們兩個的眼神,總是離不開對方,那時在錄音室時,儘管容仙彈著琴,也會找尋小姐的身影,而小姐妳啊,眼神也像是黏在容仙身上一樣。」

「是嗎⋯⋯」星伊坐起身來,正經多問著喜延「歐膩,妳知道喜歡是什麼感覺?」

「喜歡嗎⋯⋯」喜延認真的思考「大概就是,見不到那個人的時候,會一直想起她的一切吧,而想到她時會不自覺揚起笑容,心裡也會感到暖暖的。」

「原來啊⋯」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自己的腦海裡常常會跳出關於容仙的所有,每次浮現容仙那害羞的表情,自己的心跳就會加快,想起容仙說的每句話,自己那空洞的內心就會被填滿。



在日本的第四天,星伊整理著行李,後天就要返回韓國了,此刻最希望的,卻是見到容仙。

星伊也發現了,自己的慾望正一點一點擴大,從第一次睡在一起時,看著容仙天使的睡臉,會想去撫摸,看著熟睡的身影,會想擁抱,看著那桃色的嘴唇,會想到親吻,金容仙這個人,會想要去佔有她。

在觸碰不到容仙的日本,星伊感受到那股思念,像怪物般侵蝕著自己,難受的像要窒息一樣,而唯一的解藥卻不在身邊。

這幾天忙著處理商談,都沒有與容仙聯絡,星伊拿起手機,傳送著訊息''歐膩,我後天回國''

''嗯,知道了''

''Yeba,要來接我嗎?''

''要上課呢⋯學校見吧''

''內''星伊失望的回著。

(無情Yeba!)





《回國當天》

一下了飛機,星伊就看見那對浮誇的夫妻,頓時有種不想認親的感覺。

「星伊啊~~~在這邊這邊~~~~」爸爸激動的揮著手。

「好拉我看見了,遠遠就看見了!」星伊無奈的說著。

「星伊,商談如何?」媽媽問道。

「我知道我盡力了,也把想表達的都說了,就等結果吧!」星伊看向旁邊,輝人和秀晶也來了「疑?輝人跟歐膩,今天不是要上課嗎?」

「今天是星伊歐膩回國的日子!當然要來接妳啦!」輝人拉著星伊的手說著「歐膩好想妳啊!」小輝狗搖著尾巴撲向星伊。

「怎麼樣啊?文小毛頭。」秀晶挑著眉。

「當然是⋯⋯⋯表現得很好啊!」

「哼!那就好。」

雖然大家來接機,讓星伊有些感動,但看不見自己想見的,那種失落感還是很大,總是不自覺的,會去搜尋那人的蹤影。

看見像是在找什麼的星伊,秀晶嘆了一口氣,走向星伊。

「去大門口吧!」星伊錯愕的看著秀晶「有妳想見的人。」

(歐膩來了?)腦袋無法思考的星伊,使出吃奶的全力往大門跑去。(歐膩來了!她來了!說不來還是來了!)想到這裡,星伊的鼻肌已經快升上天了。一跑到門口,便四處張望,尋找自己熟悉的那個身影。





「呀!」耳熟的聲音在後方響起,星伊轉過頭來,便看見容仙站在身後。

「有沒有熬夜?」容仙喊著。

「沒有。」星伊的鼻肌越升越高。

「有沒有出錯?」

「沒有。」一步一步,星伊緩緩走向容仙。

「有沒有亂調戲別人?」

「沒有。」再往前走。

「有沒有偷說我的壞話?」容仙鼓起臉頰。

「沒有。」

「有沒有戴別條領帶?」

「沒有。」

「有沒有⋯⋯想起我⋯⋯?」容仙低下了頭。

「⋯⋯有。」兩人之間還隔著一段距離「歐膩,那換我問囉?」星伊壞笑著「歐膩有沒有又打扮去學校?」

「沒有。」容仙燦爛的笑出來。

「有沒有偷懶不編曲?」剩下五個人的距離。

「沒有。」

「有沒有晚上亂跑?」

「沒有。」

「有沒有偷偷翹課?」

「沒有。」

「有沒有和秀晶歐膩吵架?」

「沒有。」

「有沒有對別人心動?」

「沒!有!」容仙大聲的說。

站在容仙面前,兩個只剩下一顆拳頭的距離。

「有沒有,想我?」星伊靠著容仙的頭。

「⋯⋯有。」



星伊突然的將容仙緊緊的抱著,像是要將她融在自己身體一樣。














「歐膩,和我在一起吧。這不是問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