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大發啊⋯⋯」文星伊蹲下來,摸摸大發的頭「為什麼容仙變得那麼多啊?」


「嗷嗚⋯⋯」大發歪著頭,一臉問號。


「還有我啊,這懦懦弱弱又軟軟的個性,到底能不能改一改,可不可以不要每次見到她,都會變成一副窩囊樣嗎⋯⋯」


「嗷!」


「大發,你說她還有可能喜歡上我嗎?」


「⋯⋯嗷~」


「真的嗎?」


「嗷嗷!」


「好!還是大發最可愛了!」文星伊抱緊大發。


⋯⋯



是夢。


一個場景。


一個熟悉身影。


文星伊在夢裏不斷跑著,不會感到疲憊,也不會喘氣,但是,厭煩。


夢裡的場景有些眼熟,又好像沒看過,一條平凡的馬路人行道,一些依然營業中的店面,炒年糕、內臟湯、炸雞、巴黎世家、愛迪達⋯⋯好熟悉的一切。



啊⋯⋯是她所喜歡的東西呢⋯⋯



文星伊加速的奔跑,想要離開,卻怎麼跑也跑不出,所以放慢了腳步,越來越慢,接著默默地蹲下來,抱著自己的雙腳,低下頭,想與這樣的世界隔絕。



「文星伊可以不要總是這麼懦弱嗎?證明妳對我的喜歡有這麼困難嗎?可以不要每次都用妳的方式在逃避嗎?妳這樣我到底該怎麼相信妳不會再放手呢?」



「誰!?」抬起了頭,卻看不見什麼。


「這聲音⋯⋯是容仙嗎!」


「出來!」


焦慮,卻又不斷的思考那句話。


「我沒有不想證明啊⋯⋯但我也會⋯⋯害怕啊⋯⋯」



⋯⋯


「妳好,這邊是金容仙。」再怎麼聽也不會膩的嗓音緊接在嘟聲後。


「我是文星伊。」


「怎麼了嗎?」


「這個禮拜六,有事嗎?」文星伊握著電話的手漸漸出汗。


「妳想幹嘛?」


「一開始,我想找妳談公事⋯⋯但我還是誠實點吧所以⋯所以想說⋯說要不要看⋯看⋯看場電影,好⋯好嗎?」


「⋯⋯怎麼這麼突然?」


「就⋯⋯突然。」文星伊握緊手機「不方便的話,沒關係。」


「沒有不方便⋯⋯」金容仙的話語沿著尾音「⋯⋯可以。」


「那!那我早上10:00去載妳吧!」掩不住的狂喜,文星伊的鼻肌不知升到哪去。


「好。」


⋯⋯



2012/09/06。天氣:晴



這是我們分手的,第十天



我漸漸習慣早上妳沒有躺在身邊的事實


只是,我還是沒辦法安穩的入睡


妳沈穩的呼吸聲和體溫


曾經


我是如此的安心又快速入眠


但現在的我呢?


即使閉上了眼,即使再疲倦


也沒有辦法輕易的進入夢鄉


內⋯


告訴我好嗎?


我到底該怎麼做才能將妳從我的記憶中抽離


告訴我怎麼做好嗎?



文星伊



進入了我的世界,打開我封閉的心


接著消失


然後就這麼消失。』



⋯⋯


「總經理,太陽的廣告案剩下最後的階段了,需要接給我來收尾嗎?」


「讓我想想。」文星伊閉上眼,斟酌「好,輝人交給妳了。」


「好的,那下一階段的廣告案要在麻煩妳了。」輝人抱起桌上那些太陽廣告案的資料夾。


文星伊坐在辦公椅上,有些無神的看著螢幕,很多的思緒攪和,煩亂,卻又不知該從何整理,過往的種種回憶重播。



包括那些難過的。



能夠改變嗎?那些曾經發生的一切。


拿起手機,是那熟悉到不行的號碼,即使過了這幾年也深深刻畫在腦裡。


「妳好,我是金容仙。」


「容仙吶⋯⋯」


「星⋯文星伊嗎?怎麼了?」


「妳好嗎?」文星伊難看的扯起嘴角。


「怎麼了?」金容仙從那樣煩悶的語氣裡察覺文星伊的不對勁。


「這幾年的妳,過得好嗎?」


「唉⋯還可以。」見她沒有想回覆自己的意思,金容仙只好配合的回答。


「那這幾年,都在幹嘛呢?」文星伊無力的趴在桌上,閉上眼睛,一心的聽著她的聲音,專心致志的。


「工作,然後,放假。」


「怎麼會突然,跑來廣告業?」


「因為突然想做。」


「記者的夢想呢?」


「那只是那階段還在摸索時的夢想。」


「嗯⋯⋯」


「所以,妳到底怎麼了?」




「沒有⋯⋯」


「我只是⋯⋯」


「想妳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我也想你了
    想看這個故事的結尾了
  • 還有很長一段路呢⋯(遠目

    onepi850307 於 2017/12/07 20: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