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又夢到了呢⋯)



緩緩睜開雙眼,文星伊盯著天花板,腦海中不停迴盪那些撕心裂肺的畫面,記憶如同刻印般,不需要回想就會自然的浮現。



走下床,看向桌上的行事曆,這是請假的第二天,原以為自己在失戀後還能保持在工作上的冷靜,結果那只是對自己過高的期望。



自從分手後,每天上班都無精打采,甚至忘東忘西經常出錯,聽到觸動的歌詞,會默默地掉下眼淚,經過那些充滿回憶的場景步道,會停下腳步,接著沈浸在過往那些快樂與幸福。




⋯⋯


「妳還是休息個幾天吧。」康瑟琪將文星伊叫來辦公室,開門見山地說「狀況很差,好好調整一下自己的心理狀態。」


「我可以的⋯我沒事。」文星伊逞強的說,其實並不好,其實很有事,但就是不想為了失戀這理由請假。


「不⋯請假吧,妳看看這些報表,這出錯的量都比新人多上很多,這根本不是文星伊啊!」康瑟琪指著報表上各種錯誤,嘆了一口氣「我知道妳的打擊很大,好好休息個五天吧!」


「可是⋯」


「沒有可是。」康瑟琪不容拒絕的說。


「⋯⋯好,總經理。」文星伊無精打采的說,低著頭走出辦公室。


⋯⋯




(放假是放假了,可是該做什麼呢?)



「呀!我還以為妳難過死了勒!」安惠真在電話另一頭調侃著。


「差一點而已。」文星伊坐在沙發上按著頭部兩側,帶著濃濃的疲倦,一個晚上被相似的夢驚醒好幾次,連覺都不能好好的睡。


「嗯,這聲音的確是要死不活的。」


「有空嗎?」


「要幹嘛?」


「我也不知道,只是不想自己待著吧。」


「一大早喝酒不太好,我們約在咖啡廳。」


「好。」


掛上了電話,文星伊重重地嘆口氣,似乎除了呼出長氣外,沒有什麼辦法能解決那股煩悶與陣痛,很多時候以為自己已經習慣了,卻在某個點上,再度的撕裂。




⋯⋯


「星⋯別走,求求妳⋯別走⋯」金容仙臉上一道道淚痕在微光下更加顯眼。


「⋯⋯」文星伊的臉頰也相同的佈滿淚水,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星⋯告訴我⋯是不愛我了,對嗎?」拉著文星伊的手,微微顫抖「說句讓我死心的話⋯我會死心的⋯」


「⋯⋯」文星伊依然的沈默,狠話?該怎麼說?該怎麼在深愛的人面前,用盡全力的去刺傷呢?


「別不說話,別離開我,拜託⋯」金容仙的手無力的滑落,身體也漸漸向下,最後跪坐在地上摀著臉。


「容⋯⋯我們⋯⋯」文星伊咬著下唇,其實要說的話真的沒幾個字,但卻說不出口,努力的擠出,苦澀在心裡蔓延糾結「不適合啊⋯⋯」


「我、我會改的⋯不要、不要走⋯我會改、改的⋯」金容仙再也壓抑不住自己的情緒,潰堤再潰堤,完整的句子也無法完整表達。



「可是⋯我⋯害怕重蹈覆轍啊⋯」



最後,文星伊這麼說,消失在金容仙的視線裡。


⋯⋯




「都分手了一個月,振作點好嗎?」安惠真撇撇嘴,不屑感表露無疑。


「我很努力啊⋯」文星伊駝著身子,身形看起來更加消瘦。


「找件自己有興趣的事,好好分心吧。」安惠真拿起桌上那杯美式,喝了一口,雲淡風輕的說。


「有⋯興趣⋯的事?」


「是啊,分散注意力,將集中力放在其他事物上,至少可以轉移妳的難受吧?」


「是嗎⋯?」文星伊帶著質疑。


「妳以為只有妳失戀過啊?」


文星伊沒有回答,只是勉強提起自己的嘴角,給了安惠真一個很難看的笑臉。


「所以別讓自己在沈溺於悲傷的情緒,知道嗎?否則沒人救得了妳的。」


「好。」




⋯⋯


「星~我們一起組樂高吧?」金容仙興沖沖的拿著樂高的盒子,像個孩子般呼叫文星伊。


「好啊!今天是什麼啊?」文星伊將金容仙手上的盒子接過來,仔細的端詳「是旅行組啊?」


「對啊,我看到那個車子很可愛,忍不住就買了下來。」金容仙不好意思的吐吐舌頭「想和妳一起組裝。」


「當然沒問題啊歐膩!」文星伊拍著胸脯保證「我可是腦性女呢!」


拆開盒子後,兩人像是小朋友般,坐在地上專心致志的拼湊著樂高,直到夕陽西下,透過大片的落地窗打在兩人身上。


「唔⋯⋯」文星伊伸伸懶腰,骨頭還發出科拉科啦的聲音。


「完成了呢~~~」金容仙開心的舉起雙手。


「是啊。」文星伊寵溺的摸著金容仙的頭髮。


金容仙一直盯著兩人一起完成的樂高傻笑,文星伊有些不解的輕點她的額頭。


「傻瓜,幹嘛這樣傻笑?」


「覺得開心啊~」金容仙洋溢著尾音。


「完成樂高可以讓妳這麼開心?」




「重點不是完成樂高,而是和妳一起完成一件事的感覺,很好。」


⋯⋯




拿起自己偶爾無聊會寫寫的本子,翻開裡面還有些青澀的字句,微微一笑。


帶著稚嫩的用詞,還詞不達意的句子,當時的自己只是試著,寫出自己認為最理想的句子。



(那就來寫吧!)



一個念頭撞上文星伊的腦袋,她不知道自己做得好不好,只是因為現在想做罷了,想寫下此刻的心情,想將那些在愛情內領悟的酸甜苦辣澀,透過一句句的句子陳述,握起筆,文星伊閉上雙眼。



(這算是⋯正大光明想念的理由嗎?)



從分手後,不知道為什麼,每當想起她,總帶著罪惡感,像是不該去回想般⋯⋯


偷偷思念。


⋯⋯總結的感受,就連想她都必須偷偷摸摸的,為何如此呢?或許是害怕被人發現這思念,害怕被人發現自己還存在著對她的愛意。






 然後,害怕那份依靠微弱光芒的感情,會被否認。

創作者介紹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