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秘書,等等把財務的部分傳回公司會計部,然後再請人計算一下這個項目所需要的成本。」容仙將資料簽上名字後交給惠真。


「是的總裁。」



兩個星期,容仙在香港不停的開著會議,對於合作案也沒日沒夜的討論修改,只為了讓雙方都能達到最大的利潤。



另一方面,也想藉著工作,減輕那人浮現在腦中的頻率。只是每當放鬆時,那人的身影與笑容,甚至掌心的溫度與親吻,就如海嘯般,瘋狂的湧上。



「安秘書,明天搭幾點的班機?」


「早上10點。」


「嗯⋯⋯」容仙按著兩邊的太陽穴,過於集中心思的兩星期,在放鬆下來後,疲憊感也衝了上來。


「總裁明天先好好睡一覺吧,隔天還有安家的宴會要出席。」會真提醒著。


「啊⋯⋯對啊,明天是喜延成為Hot pink餐廳主廚的日子呢,還得幫她買個禮物呢!」想起兩人在留學時那些開心的回憶,容仙笑了出來。



喜延大概是繼柱現後,自己難得有好感的人。當時剛到法國時,柱現在自己就被分到同一個組別,第一次見到柱現時,真的被她的外貌給驚艷,雖然兩人都是慢熟的人,但因為是同鄉,再加上兩人都很欣賞對方,便熱絡了起來。



認識喜延的時候,是柱現和容仙意外的在餐廳內嘗到她的料理,不僅口味特別,又特別印象深刻,從那天起,容仙和柱現便常常到那間店並且指定那位''Hani''的師父,認識她後,才發現她只小了自己和柱現一歲,又是韓國人,喜延大咧咧不拘束的個性也讓容仙十分喜歡⋯⋯


(等等!Hani⋯!)


腦裡突然浮現星伊的那隻鋼筆,還有喜延曾經說過那個重要的人,那個⋯女生。


(不可能的。)容仙將想法搖出腦海。








三年前⋯⋯



「喜延,那個男生不錯啊,人很體貼溫柔又幽默,怎麼不試看看啊?」容仙問著。


「不了,我現在還不想談戀愛。」喜歡啜了一口咖啡,淡淡的說。


「真好奇怎樣的男人才可以打動妳。」柱現好奇的看向喜延。


「妳怎麼能肯定是男生呢?」喜延微微笑。


「女生?」容仙打趣的說


「嗯⋯」


「舊情人?」柱現接著問。


「嗯⋯」喜延帶著一抹深意的淺笑。


「下一個更好啊!不要留戀過去麻!」容仙樂觀的說。


「也許她是最好的吧,否則不會一直佔據在我心上,更不會⋯⋯成為我現在奮鬥的動力,她啊⋯⋯是我無拉忘懷的存在,我想不管過多久,只要見到她,我還是會心動的。」那笑容,是苦澀的感受、不捨的情緒和無法忘懷的感情,即使用再多忙碌來填補,似乎都無法填滿當初兩人間的甜蜜。



當初的糖,成了如今的毒,卻又無法自拔。







「疑?裴小姐穿這麼漂亮,去約會嗎?」


柱現一打開門,便看見可愛的鄰居「沒有男朋友,要怎麼約會啊?」


「哦~」


「妳呢?穿這麼正式。」柱現有些在意,畢竟承歡平時承歡總是穿著休閒的衣服,難得打扮成這樣,自己才該懷疑她是要去約會吧!


「我要去參加安家的宴會啊。」承歡燦爛的笑著回應。


(我的天,這笑容每次都可以秒殺到我。)柱現的手不自覺的放上胸口,試著壓抑自己有些失速的心跳「我也是呢!」


「裴小姐妳也認識安喜延啊?」承歡好奇的問。


「她是我留學時候的朋友。」柱現和承歡並肩走著,眼角餘光不自覺的飄向承歡可愛朝氣的側臉「妳呢?」


「其實我和她不熟哈哈。」承歡不好意思的搔著頭。


「噗!」以往重視形象的柱現,卻因為承歡的反應而失笑。


「幹嘛這樣,我是陪朋友去的拉!」


「抱歉,妳太可愛了。」


「可愛?」只見承歡的臉漸漸紅潤。


下一秒柱現才發現自己無意間說了什麼驚人的話「嗯,我是說妳剛剛的反應很可愛。」只是這樣的解釋到底是有意義,還是沒有呢?


「謝謝。」承歡禮貌的為柱現開啟車門。


「承歡。」


「嗯?」


「可以不要再叫我裴小姐嗎?」柱現看著窗外說。


「那柱現姊姊呢?」


「可以⋯」柱現看向承歡,露出婉約又美麗的笑容。







依舊的黑色系,但不同酒吧的風格,星伊整齊的綁了銀色的馬尾,穿上白色襯衫,打了帥氣的深藍色領帶,接著穿上黑色小版背心最後套上西裝外套,穿上黑色的高跟鞋。


(文星伊,去好好祝賀她吧。)


星伊站在鏡子前,深深吸了一口氣,噴上香水後出了門。


「輝人,出發吧。」


「是的,老闆。」



一到了會場,星伊看見承歡的身影,旁邊還站著十分冷豔漂亮的美女。


「星伊!」承歡開心的揮著手。


「怎麼那麼早到啊?」


「我剛到啊。」承歡順手將星伊的瀏海撥好。


(冷氣!有敵意!)莫名的,星伊覺得有道犀利的眼神刺在自己身上。


「這位小姐是⋯⋯?」星伊禮貌的問。


「我叫裴柱現。」


「裴小姐妳好。」星伊伸出手,柱現有禮的握著。


「星伊,她是我的鄰居呢!」


「哇!妳家對面的房子賣出去啦?」


「不是啦!裴小姐之前都在國外,現在才回來。」


「原來,難怪都沒人。」


「抱歉,我失陪一下。」柱現看著手機上來自容仙的簡訊。


''柱現,我到了!''


「「好的。」」星伊和承歡同時回應。



承歡看見星伊那瞬間有些異樣的神色,不免擔心了起來「星伊,妳可以嗎?」


「沒什麼不可以的。」笑容裡,包含堅強和決定「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



走進會場,就看見那熟悉的身影出現在舞台上,幾年不見,喜延變得更加成熟美麗,甚至還帶了點知性的感覺,舉手投足也少了許多大咧咧的感覺。



遠遠的,星伊就這麼看著,喜延走上舞台接過麥克風「很感謝今天來參加安氏宴會的各位,請好好享受今晚準備的佳餚美酒。」



一旁的樂隊開始奏起夜晚的感性,中間諾大的場地成了舞台, 人們在裡面翩翩起舞。星伊輕晃手中的酒杯,看著起舞的人們,小酌一口。



「不跳舞嗎?」



「今晚不適合跳舞。」即使不回頭,也能認出那聲音。


「那⋯⋯可以陪我跳支舞嗎?這麼久不見了。」


「嗯⋯」


星伊轉過身,牽起喜延懸在半空的手,喜延將手搭在星伊的肩上,由著星伊引導自己跨出舞步。


「妳好嗎?」曾在腦中想過千百句再見面的話,或是猜測著對方想說的話。


「很好。」星伊回應著。


「有⋯⋯對象了嗎?」喜延仔細的盯著星伊。


「算是,有吧。」


「是嗎⋯⋯」喜延難掩落寞的神情「怎麼一回來,妳就成了別人的⋯⋯」


「我曾經也以為,或許我會一直等,等到妳回來,一直以為,我只會對妳心動。」星伊釋懷的笑著「但感情就是這麼神奇又不可捉摸。」


「也是⋯都過了四年了。」能怪星伊嗎?當然不能,也沒那個資格指責「星⋯」



「抱歉,喜延,我必須走了。」



星伊丟下那句話,轉身就匆匆離去,丟下動作僵在一半的喜延,剎那間,喜延感覺自己的眼裡已經被難受淹沒,彷彿下一秒就奪眶而出。



突然間,一股溫熱的感覺從自己手中出現,腰部上也多了種力量摟著自己。


「怎麼我一回來就看見妳哭喪著臉呢?」


LE!」







(原來,喜歡就是那個Hani⋯⋯)


容仙看著舞台中特別刺眼的兩人,文星伊,以及自己最好的朋友安喜延。


很難受,也很窒息。


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股感覺,自己不是該為朋友感到開心嗎?喜延好不容易和自己念念不忘的那人重逢,自己必須感到開心吧?


那為什麼,笑不出來呢?


甚至眼前漸漸帶了些模糊,不想看見文星伊摟著其他女生,即使是自己的朋友也不行,就算她們的曾經很美好很浪漫,自己也不想看見。


文星伊只能觸碰自己。


可是喜延是自己要好的朋友,沒辦法,自己朋友的人自己真的無法,可是⋯可是⋯



(可是我的心該怎麼辦?)



容仙快速的離開,去哪都好,逃離那個畫面,不想把那幕刻在自己腦海裡,心卻不爭氣的疼起來,這是喜歡嗎?這股抽痛,對於文星伊是應該的嗎?容仙什麼都不想去猜測,只是加快了雙腳擺動的頻率。






「金容仙。」一個低沈的女聲,還有一隻拉住自己的手。

創作者介紹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33
  • 哇嗚~~~
    終於等到更新了😂😂
    想一次看更多啊~
    版主 fighting 💪💪
  • 慢慢來麻
    盡量日更了哈哈
    可惜最近要上班
    所以會比較慢更

    onepi850307 於 2017/02/12 09: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