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不是明天出國嗎?」星伊看了眼手錶,凌晨兩點鐘,這個人還在這裡,明天飛機來得及嗎?


容仙挑眉,以為星伊是做壞事怕被自己發現「打擾妳了?」


「沒有,剛剛那只是客人。」星伊也不知道為什麼,下意識多就想解釋清楚。


「難道⋯這就是妳的⋯⋯」容仙走進星伊,將她脖子上的絲巾勾住「待客之道?」


「我⋯⋯」


張嘴後,不是感受說話的熱度,而是來自另一份溫暖,瞬間充滿口中,甜蜜的味道帶點酒的香氣。


(!)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星伊將容仙擁入,舌尖捲入她的口中,貪婪的品嚐來自容仙令人著迷的汁液。


「嗯⋯」容仙被吻的有些喘不過氣,明明是自己主動的,卻不自覺地在星伊的舌中,意亂情迷「文星伊,這樣⋯⋯護身符才夠啊。」


星伊回過神轉頭看,發現店裡有許多目光落在兩人之間⋯⋯


(完、了。)


「明天不會趕不上飛機嗎!」嘆了一口氣,算了,認命了。


「下午的飛機,陪朋友來的。」容仙這時才想起了柱現「赫!」


「怎麼了?」


「我把我朋友忘了。」


「那怎麼辦?」星伊苦笑著,眼前這個人到底是神經多粗啊,連人都可以忘。


「我去找她好了。」


「嗯⋯」有那麼剎那,星伊以為容仙是特地⋯來找她的。





遠遠的,柱現跟著人群望向視線集中的那邊,看見的是一頭銀髮的帥氣女生,還有⋯⋯(容仙?)柱現錯愕的看著。


「看來⋯我今晚要自己回去了。」一個女聲在身邊響起「嗨,又見面了。」


「嗯?」柱現驚訝承歡的出現。


「我被朋友放生了。」承歡苦笑,就算是苦笑,也帶著十足的甜。


「我也是呢。」柱現揚起今晚第一個笑容,承歡有股怦然心動的感覺。


「妳慢慢玩吧,我該走了。」


「不⋯我也該走了。」柱現趕緊說,站起來的時候卻因為酒精的作用,暈了一下。


「小心!」承歡自然的抱住柱現「我送妳回去吧。」


「嗯⋯⋯」柱現能夠感受到對方微熱的溫度傳來,手臂上的手帶了點粗繭,卻不討厭,反而有股安全感,讓柱現能放下心。


「走吧。」


招了一台計程車,柱現報了自己的地址,承歡驚訝的看著柱現「我也住那棟樓,真巧!」


「真的嗎?但我很久沒回去了,之前都在留學,今天才回來。」


「那應該積了很多灰塵吧?回去不就睡灰塵了?」承歡玩鬧地說。


「哪有啦!」柱現想起自己好像忘記打給打掃阿姨「但⋯⋯有可能。」


「疑?」


「客人到了。」


「好的,謝謝你。」承歡繳了車錢,將柱現扶下車「小心點。」


「嗯⋯⋯」柱現走路有些不穩。


「幾樓呢?」


「21樓。」


承歡按下了電梯(等等⋯!)這邊的住宅區,一層樓都只有兩個住戶,自己也是在21樓,那麼⋯⋯。下一秒電梯門打開,承歡看見的熟悉到不行的,自己家。


「謝謝妳。」柱現按著密碼「再見。」


「嗯,再見,我的鄰居。」承歡大笑著。


「什麼?」柱現回過頭,看見承歡站在自己家對面的大門,按下密碼。


「逼逼!」而門打開了。


「晚安。」傳來的是承歡好聽的聲音,和門關上的喀嚓聲。


柱現踩著歪斜的腳步來到房間(唔⋯果然忘記叫打掃阿姨了。)



「這時間⋯」承歡聽見門鈴後打開了門「嗯?裴小姐?」


「抱歉,我忘記叫打掃阿姨了。」是酒精嗎?柱現的臉紅得不像話和冷淡的表情相反,卻顯得十分美麗「我不想睡灰塵。」


「沒關係,客房借妳睡吧。」承歡笑著將柱現扶進客房。


「謝謝。」






''容仙,我先回去了,妳自己小心。''


''抱歉,等我回國補償妳!''容仙有些愧疚。


''喜延也回來了呢!下次一起吃個飯吧。''


''好的!''


「找到了嗎?」星伊跟在容仙身後。


容仙搖了搖頭「她先回去了。」接著打了一下星伊「都妳!」


「我?我沒幹嘛啊!」星伊無辜的說。


「算了。」容仙沒好氣的離開。


「真是的。」星伊才反應過來,趕緊拉住容仙「不然我陪妳吧?」


「哦~」容仙像是抓到了什麼一樣「妳要陪我?」


「⋯⋯」(我是不是自己挖了洞了?)


「做什麼都可以?」容仙再問。


「除了⋯⋯耗費體力的事都可以。」星伊可以感受到自己的額頭冒著冷汗。


「那陪我喝酒吧。」


「好。」在店裡,很安全,很好。


「去我家。」


「什麼!」這就不安全了。


「我明天搭飛機,在這邊喝掛了有些麻煩。」容仙嘟起嘴巴,煞有其事的裝著可愛「剛剛不是說除了耗費體力的事情都可以嗎?」


「⋯⋯」的確「好吧。」




回到家,容仙走進廚房拿了兩個高腳杯,將酒倒入杯中,星伊捻起酒杯輕晃,聞著酒香,再輕啜一口。


「05年的BORDEAUS,是嗎?」星伊自信的說,彷彿這不是問句。


「是啊。」容仙笑著回答。


「好酒。」


「當然。」金容仙弄到的酒,能差到哪呢?


「去哪出差呢?」星伊無意間問起。


「噢~?」容仙靠近星伊,看著她的眼睛「好奇?」


「沒有。」星伊撇過頭,那樣的容仙有些太過吸引人,黑色平口旗袍將容仙曼妙地身材展露無遺,尤其⋯⋯是在燈光這麼充裕的地方,那股豔麗更是遮掩不了。


「香港。」


「嗯,路上小心。」


(就這樣?)容仙有些不悅,而當公主不悅,最喜歡的就是欺負人,而在這空間下,唯一的人就只有⋯⋯


「文、老、師,說話怎麼可以不看著人呢?」容仙微微的彎下腰看著星伊。



(鼻血!鼻血!鼻子你要撐住啊!)



星伊盡量將自己的眼神放在容仙臉上,但該死的,這女人怎麼連表情都十足的魅惑,星伊掐著自己的大腿,試著用疼痛換回自己的理智。


「抱歉。」


「沒關係,我想睡了。」容仙看見星伊掐著自己大腿,不禁有些想笑。


五分醉意加上五分故意,容仙站起身,身體一軟便倒進星伊的懷裡。


「嗯~」容仙抱住星伊,蹭著她的頸肩。


「還、還好嗎?」星伊不免緊張了起來,隔著距離還可以透過眼神動作喚起理智,但⋯⋯



肢體接觸!根本是誘惑!是犯罪!



「不好⋯」容仙嬌嗲地說。


「我抱妳回房間吧。」星伊一把抱起容仙,走進房間輕輕的放下。



「赫!」



正當星伊要鬆手時,容仙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星伊一個重心不穩,就這麼壓在容仙的身上,半分調戲,半分真心地問「明天我就不在了,妳不會有些捨不得嗎?」


「⋯⋯」


不會嗎?怎麼可能不會呢?星伊無奈的揚起嘴角,撐起身子「趕快睡吧。」


進入眼簾的,是容仙紅潤的雙頰、迷濛的眼神和豐潤的嘴唇,再往下一些,白皙的脖子和鎖骨展露著,面對這樣的美色,星伊身吸一口氣,想讓大腦趕緊運作。



「但我會捨不得。」容仙雙手環上星伊的脖子,帶著戲謔的語氣「我有點⋯捨不得。」



星伊注意到的不是語帶戲謔的容仙,而是那雙透徹的眼睛,至少在那雙眼睛裡,真的有那麼點不捨。



「我⋯⋯有些⋯⋯」



尾音消失在雙唇接觸的剎那,星伊將手伸到容仙的背後,拉下一日的開端,淺嚐她頸肩帶著酒味的香氣,一口吞下她慾望的呼喊,撫上她過熱的身子,挑逗胸前的小紅莓,再將雙指探入她秘密的海邊基地。



最後翻動著浪潮,將她推入巨浪裡,淪陷,沈溺。



「有些⋯⋯捨不得妳走⋯吧。」





 容仙揚起滿足的笑容,不論身體,或是⋯⋯心。


⋯⋯⋯⋯⋯⋯⋯


明天又要上台北出差了

今天可能只有一更

畢竟還有好多東西沒用

我哭~~~

創作者介紹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