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的鈴聲響了起來。


(救星!是救星!)星伊一個翻身下床,立馬接起手機,容仙則因為那笨拙的反應而笑著。


「喂?輝人嗎?」壓下喘氣的聲音,盡量維持平穩,星伊走到了客廳。


「老闆今天會來店裡嗎?」


「會的,怎麼了嗎?」


「剛剛安家的人送宴會的邀請函來。」


「⋯⋯我知道了。」(安家⋯⋯)星伊掛上電話,臉色斂了下來。拿起手機看著今天的新聞⋯⋯(她⋯⋯回來了。)



「妳⋯想吃嗎?」喜延問著直勾勾緊盯她飯菜的星伊。


「想。」星伊毫不遮掩自己對於喜歡餐盒內精緻菜色的興趣。


「那⋯妳選個吃吧!」喜延將餐盒推過去些。


星伊夾了個紅酒燉牛肉吃下「哇!妳家廚師好厲害啊!」


「不是廚師。」喜歡有些害羞的低下頭「是我⋯煮的⋯」


「真的?妳真厲害!」



那年⋯


星伊喜歡上喜延的純真,喜歡上那毫不教作的脾氣,喜歡上她對於料理全力以赴的模樣。



那年⋯


喜延喜歡上星伊的開朗,喜歡上那自由奔放的想法,喜歡上她對於任何事都有著不同的見解。



那年⋯


兩人迅速的墜入愛河,深陷在彼此的魅力裡無法自拔,更不想抽離。



「這再煮一下,等等加一點白酒。」喜延站在星伊的旁邊教「慢慢的攪拌,不要太快。」


「這樣嗎?」


「嗯!對!星伊也滿有天份的麻!」喜歡抱著星伊說。


「那是妳教的好啊,安師傅!」星伊寵溺的親吻喜延的額頭。


「就妳嘴甜!」雖然嘴上小碎唸,但喜延的表情總藏不住那份喜悅。


和喜延在一起後,星伊從料理白癡到可以自己煮出一桌子菜,從一開始連刀都不會拿,到現在的熟練,都是喜延不厭其煩耐心教導。




「阿斯!」星伊反射的抽回手。


「笨蛋!不是說不拿刀的那隻手不能這樣嗎!」喜延將星伊受傷的手指放入口中。


「這樣受傷好像滿划算的喔?」星伊笑著說。


「才不划算!」喜歡皺起眉頭「受傷還在耍嘴皮子!」


「小傷,別擔心。」


「不擔心才怪!」喜延輕輕的揍了星伊。


「傻瓜。」


相處的時間,就像被蜂蜜澆上一樣,時時刻刻充盈粉色的氣息,每次喜延的比賽,總有個VIP觀眾,默默地在一旁打氣,總在喜延獲勝時,喊得最大聲。




「喜延,聽說妳跟文星伊在一起?」


「嗯。」想起那人,嘴角總會上揚。


「哇!也太配了吧!」


「謝謝!」


儘管只是一句簡單的讚美,也會讓內心雀躍著。




「星伊,聽說喜延又獲獎了!」承歡看著新聞說。


「那當然了!喜延可是最最厲害的廚師。」星伊驕傲的挺起胸膛。


「夠了夠了,沒胸就別挺了。」


「孫承歡!」


「喜延真的好厲害哦。」


「是吧是吧?」承歡無奈的搖頭,這傢伙一聽到喜延就這樣。


光是聽到稱讚對方的話,就會是最開心的那個,儘管不是稱讚自己也無所謂。




「星伊⋯⋯我要出國了。」喜延抱著星伊,不捨的說。


「一定得去⋯是吧?」出國留學,繼承家業,是如此正常的事,明明都知道這是多自然的事。


「嗯⋯我和爸爸說不想去,結果⋯⋯」喜延的嗓音漸漸的不平穩「他生氣了⋯⋯」


「正常吧⋯何況妳爸爸對妳的期望那麼高。」


「可是⋯可是⋯我不想、不想離開妳⋯」忍不住悲傷,斗大的淚滴沾濕了星伊肩頭的衣服。


「不要為了我放棄夢想啊⋯喜延,不然我會自責的。」星伊輕拍著喜延的背。


「星伊⋯不會⋯捨不得嗎?」


「怎麼可能不會,但比起我,妳更應該去追求自己的未來了」


「星⋯星⋯」


「喜延,不用擔心我。」星伊將喜延拉開,看著她的眼「好好照顧自己,好好加油,我等妳成為主廚。」


「⋯⋯嗯。」喜延抹了抹臉上的眼淚。




那年⋯耀輝大學最美麗的廚師出國留學,校園最甜蜜的情侶分了手,在喜延出國的那天,星伊用微笑告別,卻在回家後哭得肝腸寸斷。




「在想什麼?」容仙彈了彈星伊的額頭。


「一個⋯老朋友。」星伊看著遠方說。


「前女友?」


「赫!妳怎麼知道?」星伊訝異的看向容仙。


「不知道!」容仙撇過頭,走向沙發坐下。


「餓了嗎?」


「嗯。」


「那等我一下吧。」星伊捲起袖子,走進廚房。




「文星伊!這什麼!」容仙不可置信的張著嘴。


「沙拉。」星伊拉開椅子坐下。


「除了沙拉呢?」


「蔬菜。」星伊內心竊笑著,終於扳回一城。


「哼,我不吃早餐了。」容仙轉身走回客廳。


「哇!這麼任性?」


「妳一定是故意的!我可不是草食系的!」


「我知道妳不是草食系啊。」星伊一語雙關。


「哦~」容仙停下走去客廳的腳步,回過頭走向星伊,壓下身子,將手撐在桌上,玩味的看著星伊「所以妳知道我是''肉食系''然後故意餵我吃''''囉?」


「呵呵⋯呵呵⋯吃菜健康啊⋯」不詳的預感。


「既然妳沒有準備肉⋯⋯」容仙越來越靠近星伊「自己想辦法找肉吃囉⋯⋯」


「等等⋯等等!」星伊害怕的往後退著「我做!我做!」


「很好。」容仙笑的爛漫天真,和剛剛那副吃人的樣子完全不同「快去做吧。」



(又敗陣了。)



星伊打開冰箱,拿出火腿和熱狗,烤了兩片吐司,配上一杯柳橙汁「好了啦,快來吃。」


容仙一看見有肉,愉快地開吃了。


「妳喔,真的是無肉不歡。」


「當然。」容仙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看下時間,已經一點了,想起自己手邊的工作還沒完成「妳等等吃飽盤子放著就可以了,我先去忙。」


「嗯。」


星伊回到房間拿起那些文件後,走進了書房。容仙吃飽以後,打著電話處理公事。




「我送妳回去吧。」星伊綁起馬尾,換上簡單的白色襯衫搭配黑色長褲與馬丁黑色長筒靴。


「不用了,我請惠真來載我了。」容仙看了一眼星伊,脖子上那顆紅點被用遮瑕膏蓋了起來。


「嗯,自己小心。」



「文星伊。」



「嗯?」星伊回過頭時,脖子突然有股被捏起的疼痛感「啊啊啊!」


「哈哈哈!」容仙得意地大笑。


「妳幹嘛啊!」星伊有些生氣的問著。


「不准遮。」


「不要,這樣走進店裡像什麼樣!」這根本就是另外的說明''這個人已經有主了''沒兩樣啊。


「不管。」容仙抱緊星伊,在她的另一邊脖子上再丟下一顆。


「妳⋯!」




「我要出差了,兩星期以後回來。」容仙突然說。




「喔,很好啊。」終於可以暫時脫離這莫名的生活。


容仙挑了挑眉,果然自己很討厭文星伊那無謂的態度,又往她脖子上種下一顆。


「呀!妳夠囉!」


「不夠。」


「什麼?」




「兩個星期的護身符,這樣還不夠。」

創作者介紹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