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文星伊!妳俐落的口才呢!跑去哪了!)星伊不知所措又故作鎮定的看著容仙,腦中快速的跑過許多的語言和許多的用字遣詞(開玩笑!我文星伊可是酒吧之王,社交界的尖端人士!)



「喔?默認了?」容仙一個笑容,就把某隻呆滯的倉鼠魂勾走了。


「我覺得我好很多了。」星伊站起來,暈眩突然爬升,晃了一下。


「騙人。」容仙趕緊扶著星伊。


「嘿嘿⋯」被拆穿後,只好乾笑。


「鑰匙給我吧。」


「嗯,小心點。」想起上次車頭被''''到場景,星伊有些不放心。




走出店門,容仙小心的攙扶星伊,並且坐上車「妳容易中暑嗎?」


「還好,我也不知道今天怎麼中暑。」


「先帶妳去看醫生。」


「不用那麼麻煩,回家睡一覺就好,走吧,我跟妳說怎麼走。」漸漸的頭開始有些疼,星伊按摩著自己的太陽穴。


「嗯。」容仙發動引擎,小心地開著車。





但熟悉的路徑,讓容仙察覺到些什麼「妳該不會⋯⋯和我住在同個住宅區吧?」


「嗯⋯」


「喔~」容仙帶有深意的回答,而此時的星伊只專注在自己發疼的腦袋,沒有注意到那語氣。


「前面那邊左轉Y棟。」


「好。」容仙將車開進地下停車場,迅速的找到車位停好車「妳等我。」下了車走到星伊那側,小心的攙扶星伊。



說不驚訝是假的,因為星伊一點都沒有期待這位大小姐會照顧人,直接的說,她如果能照顧好自己就是萬幸了。



「謝謝。」



容仙鎖好車門後,帶著星伊搭電梯「幾樓?」


2212號。」


「嗯。」




打開門後,先小心的將星伊扶上沙發,整體灰黑白色系的房子,顯得十分穩重,櫥櫃裡有一些公仔又帶點童趣,容仙走進廚房倒水。



「喝點水。」


「妳先回去吧,我也沒什麼力氣招待妳了,抱歉。」


「妳現在身體那麼差,我留下來照顧妳。」容仙自顧自得走向星伊的房間「先跟妳借衣服囉。」


「這傢伙⋯⋯」沒什麼力氣,也不想管了,星伊閉上眼睛,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唔⋯⋯」



一陣冰涼的觸感出現在脖子上,星伊緩緩睜開眼,看見容仙將葡萄色微濕地長髮盤了起來,身上穿著自己那件Oversize的衣服,看起來像是下衣失蹤般,身上還傳來自己用的沐浴乳香味(簡直把我家當自己家啊⋯⋯)


「醒了?」和容仙對上了眼「先洗澡吧。」


「嗯⋯」星伊坐起身,雖然好了一點,不再有過分的嘔吐感,但頭還是有些昏沈,去房裡拿著睡衣,星伊走進浴室快速的洗好澡。


「過來,我幫妳吹頭髮。」容仙指著椅子,示意星伊過來「還不舒服嗎?」


「有點昏沉。」星伊沒精神的坐下, 任憑吹風機的熱氣在頭上肆虐,容仙怕會拉扯到頭髮,小心又緩慢的吹著。


「吹完頭髮趕緊睡吧。」


「不行。」星伊看了看房間桌上的資料「還沒把下面提出來的方案和點子看完,明天要去店裡一趟,必須趕快看完。」


「明天早上早點起來看吧,妳不是晚上才開店嗎?」將頭髮吹乾後,容仙拿起梳子將星伊的頭髮梳順。


「⋯⋯也是。」星伊站起身,往床的方向走去。



「啊!」一個踉蹌,突然天旋地轉。



「唔⋯」疑?這柔軟的感覺好像和床不同,星伊睜開了眼,發現自己深埋在''容仙谷''中。


「文、老、師。」容仙將星伊那不該出現在自己胸上的頭搬了起來「妳是故意的嗎?」


「才不是。」星伊移開自己的身體,爬到自己熟悉的床位「客房在隔壁而已。」這樣暗示夠明顯了吧?


「晚安。」容仙不理會那句話,躺好蓋上棉被。



「⋯⋯」(這個剋星。)



即使如此,星伊還是很快的入睡,認床的容仙有些睡不著,端詳著那張睡臉,看起來真的很不像25歲的人,更看不出來是個助教,那時剛知道韓國旗下許多酒吧的老闆都是文星伊時,著實吃驚了不少。


酒吧⋯⋯文星伊這人長得一副魅惑樣,一定很多人搭訕吧?也一定和很多人有過關係吧?容仙自己想著想著,又不開心了起來(現在是我的玩具,就該肅清整頓!)


容仙拉起星伊的左手,順勢的鑽進她懷裡,在她白皙的脖子上''播種''(嗯~很好。)滿意自己的成果後,容仙一邊聽著星伊平穩的心跳聲,一邊緩緩地睡去。





「這⋯⋯」星伊迷迷糊糊的起了床,在浴室中刷牙,無意間看見自己脖子上那顆閃亮亮的紅點,不用多做猜測,就知道是哪個傢伙的傑作了。



洗梳後,戴上眼鏡坐在沙發上,看著各種不同的活動方案,但對於現在的事業,星伊並沒有對感到滿足,甚至還覺得有諸多不足,不是酒吧的生意不好,而是有了足夠的資金後,想發展別的事業。



但是要發展什麼事業呢?這可是一件大事,目前開始在接觸的,大概就是把飯店頂樓買下的venues酒吧,是今年星伊首度跳脫傳統酒吧的形式,將飯店頂樓的小樂園買下,除了是露天酒吧外,也會接下許多貴婦名媛的派對。



這也讓venues酒吧開幕一個月內迅速的竄紅,除了每個派對都是精心設計外,店內最主要的酒類也都是精心挑選的。



有什麼好不滿足?每一間酒吧,幾乎都是月月盈餘。



星伊站起身,撥了通電話「輝人,幫我約一下JoyYeri。」


「是的老闆,時間呢?」


「她們回國後一星期吧,說我有重要的事。」


「好的。」


掛上電話轉過身,就看見床上那無邪的睡臉,星伊走過去坐在床邊,將容仙身上的棉被蓋好,看著罵張睡臉有些出神。


(啊⋯不行,還沒忙完呢!)


星伊剛準備站起來,就被一股力量拉倒,容仙跨坐在星伊的腰上。


「給妳五秒鐘解釋為什麼一直盯著我。」


「妳不是在睡嗎?」「五。」


「等等!」「四。」


「我是因為⋯⋯」「三。」


「我在⋯⋯」「二。」


「真的是看一下嘛!」「一。」


「妳⋯!唔⋯」不等零的出現,星伊的嘴就被堵上了。



「這、是、逞、罰。」容仙咬著星伊的下唇說著。


星伊一個翻身將容仙壓在下面「金總裁一大早喜歡這種嗎?」當了軟柿子那麼久,這次星伊終於反應過來了。


「文老師⋯⋯喜歡這樣啊?」容仙閉上了眼睛。


「⋯⋯」不對!這是什麼發展!正常人會這樣回話嗎?


星伊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趕緊起身「我還沒忙完。」




「不准。」容仙將星伊拉回床上「妳都挑逗我了,怎麼能丟下慾火燃起的美豔女神呢?」

創作者介紹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