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先來到百貨公司,星伊走進BURBERRY的店面,櫃姐熱情的上前打招呼「文老闆今天需要什麼呢?」


「我看一下。」


「星伊,這個。」容仙拿了件淺藍色棉質府綢短褲和一件白色直條紋扣領襯衫「去試看看。」


「嗯。」星伊看了一眼感覺還不錯,拿進更衣間換上。


「好看。」男版的衣服套在星伊身上,不但不會奇怪,反而多了另類的氣質。


「就這套吧,加上那副墨鏡。」


「好的!」


買完衣服後,兩人直奔海邊。





「嗯~~~」容仙張開雙臂迎著海風,綁起來的馬尾看起來精神很多。


「要玩設施嗎?」星伊指著旁邊的水上設施。


「不,我只是想來走走而已。」


「嗯。」星伊走在容仙旁邊,兩人沿著海浪和沙灘的曖昧地帶走著,感受撲打上來沁涼的海浪「來海邊散步啊?」


「嗯。」容仙輕快的踩著浪,像個小精靈般「不覺得這樣踩著浪吹著風,再大的壓力也會釋放嗎?」


「工作壓力很大嗎?」星伊難得的問起。


「有點。」容仙無奈的苦笑「畢竟爸爸對我的期望很高,覬覦我位子的人也不少。」


「那樣壓力的確很大。」


「星伊呢?」


「我?」星伊感到詫異。


「壓力會很大嗎?」


「說大也不會,雜事比較多要處理,再來就是考慮方案或是想活動。」星伊想了想「但因為老闆就是我自己,我沒有股東會干預我,所以很自由。」


「真好。」容仙發自內心的說。


「不用羨慕,妳能夠承受那麼大的壓力,同時也代表妳的能力啊。」星伊將容仙的頭髮撥整齊「妳做得很好呢。」




(吶⋯為什麼妳可以這麼輕易的,就讓我有些⋯⋯奇怪的感覺呢?)




一句平凡的稱讚。



卻被激盪起各種想法,努力很久的容仙,對於''稱讚''照理來說應該像喝水般自然,但那些在容仙眼裡,只是狗腿罷了,而要得到爸爸得稱讚與認同,卻又如此的艱難。



星伊簡單的一句稱讚,直白又不虛偽,發自內心而不是為了討好自己,所以顯得格外動人。



「哼,那當然。」



看見了容仙的笑容,是悸動,沒來由的悸動,不是壞笑也不是有計劃的腹黑笑,而是最單純天真無邪的笑,星伊看得有些入迷,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容仙問著。


「呀⋯我是不是⋯」該說,又或是不該說?理智以上告訴自己不要說,但理智以下⋯⋯




「喜歡上妳了?」




「很正常啊。」容仙一點也不要意外的說「我就是要妳⋯喜歡上我。」



色調漸黃,暖色系的場景為兩人點綴一些浪漫的氣息,在海風下,星伊銀色的髮絲飄逸著,還有容仙勾著星伊領口的手指,迎來的除了風,還有⋯⋯


一個淺吻。


⋯⋯帶著容仙身上淡淡的香氣和溫度,是陽光嗎?是陽光把身體漸漸曬得熱起來了吧?⋯⋯


一個淺吻。


⋯⋯聽見那句喜歡,居然有發自內心開心的感覺,或許是因為自己的目的達成了,那然後呢?還不能停,還⋯不想停,對,還不夠。


橙黃的夕陽下,被拉長兩條貼合的身影,不帶著佔有,不帶著目的,只是因為眼前那個人,所以想要親吻,想要接觸,想要⋯⋯更多。





漸漸拉開的雙唇,星伊慢慢的睜開眼「去吃飯吧。」


「嗯。」


難得的,星伊牽起容仙的手,也沒有去深究兩人此時的關係,她知道容仙還沒有沈浸,這不是重點,讓她沈浸墜落,就好了。她不想因為自己的執著去逼著容仙給出答案,沒有意義。


「想吃什麼?」上了車後,星伊問著容仙。


「肉。」


「妳上輩子絕對是隻恐龍。」


「就算是恐龍也是暴龍。」容仙驕傲的說。


「便秘的暴龍。」星伊潑了一桶冷水。


「呀!」





來到燒肉店,星伊特地開了包廂,也請專人來烤肉,想也知道容仙怎麼可能自己烤,自己也不愛邊吃邊烤的感覺,乾脆請個人。


果然星伊的做法是正確的,看似瘦弱的容仙,遇到肉居然是暴風吸入,幸好請了個人,否則自己這餐可能只能吃肉屑了。


「吃慢一點。」


「不要。」


容仙發現星伊沒有吃多少「怎麼了?吃那麼少。」


「妳呢?吃飽了嗎?要不要再加點?」


「妳不要說是因為我太會吃,所以妳才吃那麼少。」


「怎麼可能啊哈哈哈,只是剛剛有些曬暈,食慾比較差而已。」


「怎麼不早說。」容仙坐到星伊身旁,摸著她的臉頰,看著服務生說「幫我準備一杯鹽水。」


「好的。」


服務生離開後,容仙看見星伊那扣得老緊的鈕扣,順手解開了兩顆。


「妳、妳幹嘛?」星伊緊張的問。


「扣那麼緊,不熱啊?難怪會中暑。」容仙揮著手,製造一點涼風「還有妳幹嘛那麼緊張?」下一秒,容仙意會過來,露出笑容「怕我⋯⋯在這裡吃了妳啊?」


「才沒有。」這時候就是要打死不認!


「妳確定⋯⋯」容仙輕吻著星伊的脖子,並吹了一口氣「⋯⋯沒有這麼想嗎?」


「我⋯」


在星伊的話還沒結束時,服務生走了進來,看到美豔的場景有些不知所措「那⋯那個,鹽水。」放下手中的杯子便趕緊出去。


(壞人好事的服務生,真是。)容仙有些不悅的拿起杯子「趕快喝吧,等等我開車,妳好好休息吧。」


「謝謝。」星伊接過水杯。


容仙想到了什麼便接著說「我等等載妳回去吧。」


「沒關係,先去妳家吧。」(這位姊姊,妳想入侵我家的意圖會不會太明顯了?)


「不要,我要去妳家。」


「⋯⋯」這麼直白?「唉⋯但不準住下。」


「我沒有這麼想啊。」容仙朝著星伊的方向俯身。



(不!我絕對沒有注意到胸前那條溝,不行!移開視線!快!)星伊僵硬地扭過頭。





「原來妳內心期望我住下啊?」容仙快速的啄了一下星伊的唇「我只好不負妳期望囉!」

創作者介紹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竹竿宅人
  • 便秘ㄉ暴龍是啥啊
    作者大大你的文章好有趣(咦不是你笑點太低嗎?(才不是呢(竹傲嬌
  • 有時想搞笑梗也是費力啊(?

    onepi850307 於 2017/10/13 12:4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