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伊睜開了眼,發現自己不在熟悉的房間內(我的天⋯多希望昨天是一場夢⋯為人師表的,怎麼成了為人''濕婊'')懷中傳來陣陣髮香,更能確認昨晚的激情不是想像。星伊低頭看著那小孩子般的睡臉,實在無法想像自己居然會因為這個人讓理智逃家。




第二次了。




無法理解,為什麼碰到這個人,自己所自傲的自制力怎麼變得那麼渺小,嘆了一口氣,或許⋯⋯是動心了,可是星伊不是笨蛋,她知道眼前的人,不是認真的,最多只是把自己當成技術很好的炮友吧。



「唔⋯⋯」懷裡那個人翻了一個身。



星伊拿起手機,七點鐘該起床了,伸了伸懶腰,走進浴室內沖澡。



容仙聽見了水聲也醒了過來,想起昨晚自己的主動,莫名的感到害羞,但看見她露出平常鎮定的眼神外的驚訝,又燃起成就的感覺,還有那想把自己啃食殆盡的目光⋯⋯想起那個眼神,容仙又能感受到下腹染起的慾望。



星伊的手機鈴聲打斷了容仙的思緒,拿起手機,看見了刺眼名字''承歡小情人'',翻了個白眼清清嗓⋯⋯


「喂~~找星伊嗎?」容仙用著撒嬌又慵懶的聲音說。


「痾!我打錯了嗎?這是星伊的手機嗎?」承歡無法理解這情況。


「星伊在洗澡~」


「⋯⋯好吧,請她等等打給我。」再怎麼白目的人,也知道發生了什麼。


「好的!」


掛上了電話,星伊洗好澡走了出來「有人打給我?」


「嗯,叫承歡的。」小情人什麼的,絕不承認。



星伊拿起手機趕緊回撥,但這在容仙看來,又十分的礙眼(有必要這麼緊張在意嗎?)



「承歡,抱歉,昨天爽約妳了。」


「沒關係,文大老闆交女朋友啦?」承歡玩味的說。


「痾⋯這有點複雜,我們約時間再和妳解釋。」


容仙一聽到''約時間''和''解釋''大公主心情又不好了「親愛的~~~我餓了~~~」故意的用撒嬌的聲音喊著「幫我拿衣服啦~」


「妳看,來自女友的呼喚。」


「⋯⋯改天再請妳吃飯吧。」(這傢伙,絕對是故意的!絕對!)


「嘻嘻嘻,趕快去幫女友穿衣服吧!」


「不說了啦!」星伊掛上了電話,轉頭就看見容仙不懷好意的笑「妳故意的。」


「嗯哼。」


「算了,我要去學校了。」星伊準備走向書房。


「文、老、師,今天是週末喔!」


「赫!」星伊拿起手機仔細一看''星期六'',完了「我還有公事要處理。」


「在這裡處理吧,我餓了。」容仙抱著棉被說,一副:本大小姐餓了,妳快去做吃的給我!的樣子。


「不要,我要走了。」星伊當然不予以理會(開玩笑,我文星伊也是茶來張飯來伸手的人,要我做飯?)


「真無情,把人吃乾抹淨就要走了。」容仙嘟起嘴巴碎唸著「文老師都這樣嗎?」


「⋯⋯」星伊停下了腳步,嘆了不知道是認識容仙後的第幾口氣,撥了通電話「輝人,幫我把財務表跟計畫書,啊!還有衣服拿來這個地址,謝謝。」


「很好~」容仙滿意的說著。




星伊不理會容仙,直徑走進廚房(是我剛好也餓了!絕不是特地為了她煮的!)打開了冰箱「金容仙,妳的冰箱也太⋯⋯」


「怎麼了?」容仙穿上寬大的衣服配上絲質的短褲走了出來。


「妳是恐龍嗎?肉!肉!肉!怎麼都是肉!」星伊驚訝的看著冰箱,牛肉、雞肉、豬肉,蔬菜的蹤影呢?


「我不喜歡吃菜。」容仙理所當然的回答。


「妳這樣消化會不好的。」星伊一邊教育容仙一邊從肉堆裡挑出雞胸肉,接著拿出即食飯倒入鍋子加水。


「反正我不喜歡。」容仙也打了通電話「安秘書,可以麻煩把企劃案拿來我家嗎?」


沒過多久,星伊端了一鍋雞肉玉米粥在餐桌上「早上吃清淡一點吧。」


容仙吃了一口「嗯,好吃,妳怎麼會做菜?原本還以為妳可能就是烤個吐司配果醬。」



「因為⋯⋯有人教我啊。」



容仙看見了星伊眼底下的溫柔,那份溫柔特別的⋯⋯討人厭,恨不得從她眼中徹底消滅,容仙自己都能感受到心裡酸酸的感覺(不行,我只是和她玩玩而已,幹嘛那麼在意?)


「是喔。」不過問,但碗裡的粥,似乎變得不再好吃。





「叮咚。」


門鈴響起,容仙走過去開門「妳是⋯⋯?」


「妳好,我是文老闆的助手。」輝人回答。


「輝人嗎?」星伊聽見聲音後走了過來「吃過了嗎?要不要吃點東西?」


「不用了老闆,這邊是妳要的資料。」輝人有些意外開門的居然是鼎鼎大名曜日集團的金容仙,驚訝是一回事,但輝人馬上恢復冷靜,並且將檔案拿給星伊。


「嗯,回去路上小心。」


「好的。」


關上門沒多久,又響起了門鈴。


「總裁,這邊是企劃案。」這次換成惠真來了,看見文老闆跟容仙在一起,著實也嚇了一跳。


「安秘書謝謝。」


「那我先走了。」


「好。」



惠真一下樓,便看見路邊有隻慌張的小柴犬,留著稀疏的妹妹頭看起來可愛又幹練,還有一邊小酒窩。


「怎麼了嗎?」惠真靠近後問著。


「剛剛貪快,就停在紅線上,誰知道我的車就這麼被拖走了。」輝人咬著下唇,無奈的說。


「不然⋯我載妳一程吧?」


「不好吧,這怎麼好意思,我等等搭計程車就可以了。」


「我載妳吧,不用客氣。」惠真拉起揮人的手。


「謝謝妳,妳真是個好人。」輝人感激的說。


「不⋯我不是。」惠真拉起一抹微笑。


「疑⋯?」



「因為⋯我看上妳了。」





星伊和容仙在書房內各據一腳,忙碌著彼此的公事。星伊忙到一個段落後,伸了伸懶腰,看向另一邊的容仙,明明長得一路天使臉,但骨子裏卻是個小惡魔。



無奈的笑了一下,陽光下那道認真的身影,似乎更顯得耀眼,此時容仙突然打哈欠,星伊站起身走向容仙。



「累了嗎?」


「有點。」容仙轉了轉脖子。


「還很多嗎?」


「剩一些了,妳呢?」


「大部分都好了。」


「那妳等我一下吧。」



容仙又埋頭看著資料,星伊將手上的工作整理好後,走向了廚房,泡了杯熱巧克力牛奶。工作時容易消耗許多能量,必須適時的補充。



「喝一些吧。」星伊將熱巧克力牛奶放在容仙旁邊。


「嗯。」容仙拿起了喝了一口,又繼續忙碌。



星伊拿起方案思考著下個月的主題,(嗯⋯雖然有些冒險,但紅酒Party似乎不錯呢⋯)又拿起了另一份方案(泳池⋯?哇!這玩起來應該滿High的)



「在看什麼?」



垂降在眼前的,是容仙的髮尾以及淡淡的髮香,僅此而已,星伊就能感覺自己心臟猛然跳動了一下。



「再看下個月活動的方案。」星伊將兩個方案拿了起來「 如果是妳,會喜歡哪個呢?」


「我⋯?泳池!」能夠露出自己自信的身材。


「好,那就紅酒派對。」星伊將那份方案放進紙袋裡。


「妳耍我啊?」容仙不開心的用力打了下星伊的肩膀。


「我哪敢啊?」星伊壞笑著。



壞壞的笑容,也特別的醉人,容仙有些出神的盯著那個笑,一想起那個笑容曾被佔據過,心情就特別的不好,整個人都不好了。



「唔⋯」剩下星伊錯愕的驚嘆。



只好用那個討厭鬼的鼻息治癒,只好全力的索求她的味道,只好用個方式確切知道她的存在,只好⋯⋯


吻,讓她明白現在她的一切都該是自己的。


⋯⋯緩慢的離開星伊的唇,她的眼神充滿驚訝,容仙滿意的笑了。



「我都處理好了。」


「什麼?」(處理我嗎?)


「公事。」容仙比著桌上的文件「我們去約會吧。」


「什麼!」星伊瞳孔已經控制不住,大地震了。


「我想去海邊。」容仙說完後,小跳躍的進了房間換上長裙,搭了件雪紡的外套。


「唉⋯好吧。」(都換好衣服了,我能說什麼?)


「星伊不換衣服嗎?」


「當然要啊,等等直接去買就好了。」


「我還期待妳會回家呢。」容仙完全不遮掩自己的好奇心。


「我懶。」


星伊拿起車鑰匙,穿上了鞋子,容仙也跟了上去。看著眼前的女生,如果不發生那些事,真像個單純的小女孩,但⋯⋯想起剛剛那個吻,慾望又像把烈火般燒著自己。





(我是不是免疫力降低了?)

創作者介紹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竹竿宅人
  • 文總好傲嬌哈哈
  • 傲嬌星啊

    onepi850307 於 2017/10/13 12:4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