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想說什麼。」星伊坐上車,沒有繫上安全帶。


「那天是妳計劃好的嗎?」


「不是。」星伊嘆了一口氣「我承認是我的疏忽,才會讓那群人帶著藥進來,關於這點我們也加強管制了。」


「是嗎?」容仙也聽到消息,星伊的酒吧已經加強安檢,但這都不是她主要的目的⋯⋯


「如果那天的事讓妳感到不悅,我願意賠償。」容仙挑起眉,因為這句話才是她最主要想聽的。


「可以不用賠償,我不需要,但⋯⋯」容仙寫下了一串地址與手機號碼「我要妳當我的家教。」


「什麼?」等等!這未免太峰迴路轉,星伊詫異的拿著紙條「金小姐都當到總裁了,還需要我教嗎?」


「我學的都是手段與策略,現在想學一些基本,但是這件事我想秘密進行,妳是最好的選擇,一方面是老師,但⋯⋯另一面可是活脫脫的商人。」容仙有些失去耐心,說服人這件事她不喜歡也沒那個時間做「這不是請求。」


「唉⋯⋯」逃也逃不掉了,何況這的確是自己虧欠對方,也不容許拒絕「好吧。」


「每天晚上的七點鐘,請準時出現。」


「這是哪裡?」星伊看了看地址,居然和自己是同個住宅區。


「我住的地方。」容仙簡潔的說。


「在學校不好嗎?」星伊有些不詳的預感。


「妳覺得我在學校讓妳教我這畫面正常嗎?」容仙反問。


「⋯知道了」的確不正常。


「我說完了,妳可以下車了。」容仙繫上安全帶發動引擎「期待妳的課。」


「嗯。」星伊下車,看著海神的車屁股揚長而去欸。


(看來我惹到不能惹的人了。)






「星伊,怎麼一臉憂鬱啊?」承歡看著趴在辦公桌上的星伊。


「我要開始家教生活了。」星伊用力嘆了一口氣「心累。」


「不要接啊。」承歡撥了撥星伊有些凌亂的髮梢「幹嘛把自己搞的那麼累?」


「就是不能不接才累。」



承歡看著星伊,但她很了解,星伊對於這件事是避重就輕的說,自己也不好多問「好吧,累的話一定要休息喔!」



「嗯。」






到了晚上七點,星伊帶著一些教材準時出現在容仙家門口,並且按下電鈴。



「來了?」與平時的形象不同,容仙戴上眼鏡穿著寬大的睡衣配上絲質的短褲,輕鬆的打扮卻遮不住亮眼的外貌,髮尾有些微濕,看起來像剛洗好澡,身上沐浴乳的香味撲鼻而來。



「嗯。」


「進來吧。」容仙打開門,一入目的寬敞的客廳,鵝黃色系看起來相當溫暖,擺設卻又沈穩,容仙帶著星伊來到書房「就在這邊上。」


「好。」星伊將帶來的教材放在桌上,拉了別張椅子坐在對面。


「文老師,這樣⋯⋯」容仙比了比自己和星伊的距離「會不會太遠?」


「還好吧?」星伊對於眼前這個人的想法,就是需要注意的人物,自然而然會拉起封鎖線。


「我有近視看不到。」容仙指著它旁邊的椅子「過來這邊,快點。」


又來了,又是這強勢不容拒絕的語氣,星伊無奈的皺了下眉頭,走到旁邊那張椅子坐下「滿意了?」


「嗯,可以開始上課了。」


「妳先幫我寫一下這張卷子,我想知道妳的程度在哪裡。」星伊拿出一張紙,上面的題目綜合了低中高混合題。


「居然是考卷⋯⋯」容仙皺了皺眉,將考卷推過去「妳唸給我聽。」


「不要,自己看。」星伊又推了回去「整天看那麼多文件,有差這張考卷嗎?」


容仙再推了過去「整天看了一大堆文件,眼睛很累,快唸給我。」



星伊無言以對,只好一題題的念出來,在等待容仙的回答,沒有意外的,容仙除了中高與高等一點的題目外,都很輕易的就答對了。



「妳的程度大概在中高級,那之後我們就從這階段開始,可以嗎?」


「嗯。」


星伊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拿起手機看,是來自承歡的電話,星伊向容仙點了點頭「我接個電話。」


「嗯。」


「承歡,怎麼了嗎?」


「星伊還在忙嗎?」


星伊低頭看錶,十點鐘,差不多開離開了「剛忙完啊。」


「那⋯⋯要不要一起吃個宵夜?」


「哈哈哈可以啊,妳在家嗎?」


「摁對啊!」


「那我等等去載妳吧?」


「好,那就待會見。」星伊笑著將電話掛上。





容仙則在一旁看著星伊笑咪咪的接起電話,語氣也很溫柔,但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很礙眼。


「今天就先到這裡吧。」星伊收拾著東西。


「急著走?」容仙自己也沒發現,此刻的語氣有多不悅「和女朋友約會?」


「跟妳無關吧?」星伊冷冷的說著,和剛剛電話裡那種講話的語氣都不一樣,容仙感覺到自己有些⋯⋯生氣?


「可是我還沒有要放妳走。」容仙拿下眼鏡跨坐在星伊腿上,靠近她的耳朵說「文、老、師。」


「妳、妳、妳還有什麼事?」星伊的耳朵敏感的感受來自容仙的一吸一吐,想把容仙推開,卻又不知道從何下手。




「和那個人分手。」容仙咬著星伊的耳垂說著。




(媽啊⋯⋯)星伊在心底不停的哀嚎「憑什麼?」卻還是壓抑著,並且表現得冷靜。


「我不喜歡⋯⋯我的老師有其他的關係。」一句任性又沒道理的話,怎麼可以說的這麼挑逗又理所當然「文老師妳很熱嗎?怎麼流汗了。」


星伊感覺自己的下腹已經在燃燒了(不可以!文星伊!不可以啊!撐過去!忍住!)「還好。」




「可是我有點熱。」下一秒星伊就看見一件上衣飄落,在眼前出現白皙的溝,還一大片雪白的皮膚。



「還有點⋯⋯渴。」在星伊還未反應過來時,容仙已經將她的舌捲入星伊的口中,不停的打擊星伊僅剩的理智。



(啊⋯又來了⋯爸媽⋯我好沒用啊⋯)



「去房間。」一句話,星伊就明白了,是容仙的默許與刻意,但此刻,理智⋯能吃嗎?


星伊抱起了容仙,一邊渴求她口中醉人的汁液,一邊移動著,直到兩人紛紛倒在柔軟的大床,直到兩人互相將彼此身上僅存的衣物徹底丟棄。





直到兩人到達了頂點,疲憊的睡去。





(唉⋯明天要好好和承歡道個歉了⋯)

創作者介紹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