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曖昧氣息瀰漫,兩人卻始終沒有哪一方主動去戳破。不論是星伊或是容仙,骨子裡始終帶著驕傲,容仙不肯成為主動戳破的一方,星伊則認為自己還沒有足夠站在容仙身邊。

到了下學期承歡轉學,兩人行成了三人行,星伊和容仙曾經濃烈的曖昧氣息變得若有似無。並不是因為不在乎或者不喜歡,正是因為兩人把對方看得比什麼都重才能如此,是信任也是體諒。

容仙知道星伊不肯牽起自己的理由,所以她什麼都不說,只是繼續埋頭認真做著料理,等待星伊來到她身邊。

星伊則深深體認到自己與容仙的差距,所以她更加的努力學習,花了比以往更多的時間在鑽研。

漸漸得,兩人經常在賽事上碰頭,亦敵亦友,兩人總是不分軒輊,只是星伊除了中式料理外,從來沒有贏過容仙。

「星伊。」一個低沈的男聲喚著,示意星伊過去。

「爸爸。」

「法國的奇諾飯店正在招人,妳去吧。」

「怎麼那麼突然?」

「妳也快畢業了,畢業後直接去實習吧,對妳會很有幫助的。」星伊的爸爸嚴肅的說,而星伊則是認真看著飯店的資料「大學也幫妳申請好了,雷諾特是不錯的餐飲學校。」

「這麼⋯趕嗎?」

「我記得妳前幾個才在問我,如何讓自己的料理有所突破。」

「這就是方法嗎?」星伊對上了爸爸的眼睛。

「這我是不知道,但是有機會總該把握吧。」

「⋯⋯我知道了。」



而這件事星伊始終沒有和容仙提起。



「文星伊!」在機場內,容仙帶著紊亂的氣息吼著。

星伊拖著行李箱回頭看著怒氣騰騰的容仙走來。

「為什麼從沒說過要走!」

「為什麼從來都沒說過!」

「為什麼要離開!」

容仙不等星伊的回答,只是宣洩著自己那股心塞。



「抱歉。」

「為什麼⋯要道歉?」

「算是⋯我任性吧。」星伊撇過頭不願看見容仙眼中的霧氣。

「妳⋯有喜歡過我嗎⋯?」


星伊轉過身,緊咬著下唇,手也因為過度出力而泛白,最後只是艱難的吐出⋯⋯

「再見了。」

那夜,容仙獨自在星伊曾住過的客房裡,抱著那套深藍萊恩睡衣哭泣,整整一晚。

那夜,星伊在飛機上,即使異常疲倦也睡不著,滿腦子都是另一個人難過的眼神。

那年,未曾說出口的愛戀,是吹散了,又或者只是被冰凍起來保存著。






兩年後。

「還在想她啊?」承歡攪著咖啡說。

「幹嘛想。」容仙喝了口熱奶茶。

「其實妳默默也知道她去法國的理由啊。」

「⋯⋯」容仙只是看著窗外,眼神裡充滿空洞「或許我,不夠重要吧。」

「不可能。」承歡大笑。

「妳怎麼能肯定?」

「因為她說過要追上妳啊。」承歡嘆了口氣「星伊她就是這麼倔強。」

「什麼?」容仙現在只有想把承歡綁起來拷問的衝動。

「她出國前一個月約了我,告訴我說她要去法國,我問她為什麼,她只說了,只有能和妳走在相同的高度,她才能不畏懼的走向妳。」

「孫承歡!這種事怎麼現在才說!」容仙大聲的問。

「哇!生什麼氣啊,這是星伊跟我說的,我怎麼能亂說!」承歡不明白容仙幹嘛生氣「何況再兩年她就回來啦。」

「兩年?」(開玩笑嗎?要老娘在等她兩年?)

「嗯哼,但也有可能繼續待在那邊。」承歡認真的思考「畢竟奇諾飯店也不錯啊。」

「孫承歡!等我之後找妳算帳。」容仙提起包包離開咖啡廳,立刻拿起手機「幫我訂到法國的機票,飯店?不用了我自己想辦法。」


(好啊,文星伊,等我把妳抓回來。)此刻的容仙,只想把那隻任性又愛自卑的小倉鼠好好教訓一番。


捕捉任性小倉鼠記,開演!



「星,妳的手藝與功夫越來越好了。」席納老師讚許的看著星伊。

「謝謝,多虧老師的指導。」

「這次比賽準備如何?」

「差不多了。」

「那就好。」席納老師慰藉的說「希望妳能獲得好名次。」

「謝謝老師。」

聽到老師的稱讚後,星伊開心地走出辦公室的門,帶著愉悅的心情走在校園的步道上。



「文星伊!」



(等等⋯這聲音⋯)星伊不可思議的回頭看,臉頰肉、右眼角的痣「⋯⋯容仙?」

不給星伊反應的時間,容仙跑向星伊,做了自從在青澀年紀喜歡上星伊後,從沒做過卻又十分渴望的事⋯⋯

吻了上去。

⋯⋯太過於突然,兩人就這麼唇貼著唇,也不在乎旁人的眼光。




容仙離開了星伊軟嫩的唇,盯著她的眼睛「臭倉鼠,被我抓到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