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在家嗎?

:嗯,怎麼了?


-今天是我們交往一百天!

:是啊~


-我下班去妳家吧?

:好啊


-那我先忙囉!

:摁加油!


(對啊,今天是交往的百日呢!)


走向家裡的吧台,然後打開酒櫃。星伊是個愛品酒的人,所以砸了重金在家建了吧台,再把各式各樣的調酒買下並且收藏,偶爾休假就小酌,甚至自己研究調酒。


星伊一邊看著酒,一邊思考要調什麼酒(記得容仙說過,喜歡喝甜一點,苦味少一點的酒⋯)


「叮咚!」


開啟了門,原來是容仙到了。


「啊~~~終於~~~」一進門就舉起雙手,暗示星伊背她。


「辛苦了,先去洗澡吧,我弄點吃的給妳。」


「嗯,謝謝星。」容仙輕啄了一口,接著走向浴室「星,衣服先穿妳的哦。」


「好。」


做了簡單的辣炒年糕,容仙也洗好了澡出來。


「好香好香!」


「快吃吧。」星伊從廚房走向另一邊的吧台「有想喝什麼嗎?」


「我想喝MATADOR。」


「沒問題。」拿起龍舌蘭、鳳梨汁和檸檬汁調配著,媲美酒吧的成品,星伊拿了起來。


「星,不用拿過來,我吃飽了。」容仙朝吧台走去,拿起杯子,一口輕啜「不愧是星,好喝。」


「好喝就好。」星伊接連調著Gin tonicBlue HawaiiCod father兩人都喝得有些微醺。


「星~教我調好不好~」腦袋有些昏沈的容仙,帶著撒嬌的鼻音說著。


「嗯,可以啊,進來吧。」踩著有些不穩的步伐走了進來,星伊和她介紹著酒的種類。


「先教妳調妳最喜歡的MARGARIT吧。」將材料擺到容仙面前,教她一個個倒入比例,接著擺飾「還不錯麻。」


「嗯~我厲害吧~」容仙濃厚的撒嬌音讓星伊忍不住想侵犯她。


「要什麼獎勵嗎?」身體貼近容仙,在她耳旁用氣音傳遞著,若有似無的觸碰她的耳朵。




「親我一下!」有些暈眩,閉上眼說著。




「我可以給妳的,不只這一下。」星伊將容仙抱上吧台,因為這舉動,她微微的睜開眼。


「星⋯」她將手環住星伊,朦朦朧朧的看著。


「噓⋯」吻上欲言又止的唇,催情的酒精在口中化開,成了升溫的媒介。


「嗯⋯」帶了點窒息,卻又不想停下,逐漸濕潤了嘴唇,舌頭也滑入了對方口中,纏綿著。


星伊一顆顆解開容仙身上那可愛的Ryan睡衣,兩座雪白的山峰在眼前展開。口水的粘膩聲在空氣中,與酒精共舞,雙手調皮的逗弄這尖端,容仙口中的小呢喃傳入星伊口中。


輕撫著山脈周圍,接著慢慢的握住,緩慢的搓揉,偶爾挑逗著尖端。星伊脫下了睡衣,往前台丟,一不小心碰到了桌上未喝完的酒杯。


「啊⋯⋯」粉嫩色的MARGARIT就這麼從容仙好看的鎖骨上流了下來「星⋯怎麼辦?」


「沒關係,喝掉,就好了。」從肩膀吸吮著醉人的香氣與酒精「到妳身上,都成了蜂蜜了。」


「嘻嘻~那星~不就是可愛的蜜蜂~」


「不⋯我是讓妳致命的虎頭蜂。」一口含住那粉嫩的尖端,舌頭熟練的再山頂拍打,眼角餘光看見身上的刺青,星伊撫摸並親吻著,繼續在容仙身上飲酒。





「星⋯好熱⋯」容仙難耐的扭動著,不只腦中暈眩感迴盪,更多了下腹那灼熱又搔癢難耐的感受「星⋯我想要了⋯」抵抗不了那股難受,加上酒精無情的侵蝕,容仙將右手深入褲內輕撫著自己的私密處「嗯⋯嗯⋯嗯⋯昂~」


「嗯⋯」一邊吸吮殘餘的酒精,一邊脫下容仙的睡褲,星伊將容仙的雙腳打開,容仙沒有停手的繼續愛撫著自己的花核「嗯~嗯~昂~」舉起雙腳放上了吧台,容仙也沒有想停下手的意思,星伊一邊欣賞容仙的動作,一邊吻上她白皙細長的腿。


「容,我來吧。」


「給妳~~~星要吃掉~~~因為~都是妳~害我的~我不管~」容仙舉起充滿自己蜜汁的右手,星伊一口含住,品嚐容仙興奮的飲料。


「星~要吃乾淨喔~」


用舌頭仔細舔淨,然後含了一顆冰塊在口中,星伊往容仙的下身開始肆意攻擊。


「啊⋯⋯!」一陣冰涼從敏感得三角洲往上衝刺,酒意一下子消退一下,陣陣冰涼刺激更多感官,星伊口中的冰塊漸漸離場,冰冷的舌頭也因為容仙的體溫而解凍了「星⋯妳⋯很壞⋯」


「還有呢。」


在含住一顆冰塊,星伊從容仙那性感的鎖骨著陸,沿著鎖骨山脈前進,經過了雙峰,走過右胸下的文字,停留在左腰上的香氣。





「啊⋯⋯」熾熱的肌膚接觸到冰冷的冰塊,不但沒有降下火,反而助長了火苗「星⋯」


「嗯?」


「我為慾望而燃燒,但妳⋯好像⋯讓我更灼熱⋯」伴隨著冰冷的感覺,時而緊繃的語調「我要⋯妳⋯」


「我會佔有妳,直到最後。」


用手觸碰著氾濫的河岸,輕輕撥開叢林,用指尖探險著容仙身體內的秘寶「摸我⋯」微醺也好慾望也罷,腦中匯集各種感官,身下的宇宙醞釀,等待爆發。


將手指探入神秘的隧道,四周的濕氣助長,深入淺出,慢慢的步調讓容仙有些著急。


「星⋯粗魯一點沒⋯」話未落下,星伊便堵上了嘴,嘴上的速度和身下的速度型成反比,容仙扭動著下身,讓星伊知道她的渴望與所求。


抽出了手指,星伊讓容仙趴在吧台上,再次進入,再含了一顆冰塊,沿著容仙的脊椎線漫步,脊上的冰涼,隧道的火熱,容仙遊走在奇妙的交雜上,星伊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啊⋯對⋯星⋯再快⋯好舒服⋯」





將容仙翻回正面,星伊吸吮著紅潤的頂端,一邊刺激著下身的重點,隨著容仙的呼吸聲,加快了手中的速度,接著進攻著容仙特花核,舌頭靈活的拍打因為興奮而微腫的花核「嗯~嗯~星~我⋯我⋯好⋯舒服,好⋯喜歡⋯妳⋯要我⋯」喝酒後的可愛話語,卻擁有極度魅惑的曲線,感受到容仙越繃越緊。


「星⋯要壞了⋯啦⋯」


「那不要了?」星伊停下了手。


「不行⋯要⋯繼續⋯昂~」


「可是壞掉怎麼辦?」星伊緩緩的抽動。


「星負責~不管~」


「那⋯就⋯壞吧。」


一瞬間,星伊爆發力氣的抽插,手上的青筋也展露著。


「啊~啊~阿恩~昂~星~太⋯舒服⋯了啦⋯還要~~~」赤裸身子、雪白肌膚、傲人山峰身下的隧道還被抽插著,慾望的畫面卻配上可愛的呻吟。


再次含住花核,更加速了手速,容仙全身緊繃,接著顫抖著,高潮後星伊沒有停下手繼續攻擊。


「嗚⋯啊⋯星伊⋯⋯太、太、太刺激⋯了啦!嗯~嗯~不要~」容仙用力夾著星伊的手,拔出作亂的手「你很壞!」





「我們容仙舒暢了嗎?」星伊吹了口氣。


「不跟妳說,哼。」


「是是是。」星伊打橫抱起容仙「我的吧台都可以用容仙的蜜汁調酒了呢。」


「呀!亂講什麼!」容仙欸害臊的埋進星伊的頸肩。


「睡吧。」溫柔的放下容仙,簡單的擦拭後,關上了燈。




「晚安,我的Perfumer。」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EGGOMOO
  • 超喜歡你的文筆R~~~
    好看!
  • 謝謝~

    onepi850307 於 2017/06/07 23: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