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說謊?)


「哦,我該走了。」她拿起包包,帶走我的疑問。


轉過頭繼續畫著,突然發現前方有本不屬於自己的筆記,上面密密麻麻的化學式和調香方式。


(啊⋯她是笨蛋嗎?)


:妳的筆記本

-忘在咖啡廳了?


:是的,幾點下班?幫妳送過去

-再過一小時


:好,大門見

-既然妳幫我送筆記本,那我就請妳看電影吧?


:看什麼?

-《活屍逆襲》


:驚悚片?

-嗯,我喜歡


:嗯,那⋯晚點見

-


意外的,又可以和她有場約會(不錯嘛,是個幸運的筆記本。)星伊笑著繼續畫著圖,邊倒數著相見的時間。


只是開心感太多,不自覺的一直查看時間,剩半小時,趕緊的收拾東西回到店裡拿車鑰匙。


「才剛回來又出去?」喜延驚訝的說。


「嗯,去看電影。」


「和她?」


「嗯。」


「加油。」喜延給了星伊一個Wink


「好。」


倒數十分鐘,提早出現在公司門口,她的身影,不論出現幾次,依然能讓自己心動,也因為她冉起嘴角。


「給妳。」


「謝謝,走吧。」她收起筆記本。


「好。」


緩緩啟動,一樣的小心仔細。


「對了,明天,我會傳圖片給妳。」


「畫好了?」容仙訝異著。


「還沒,但是已經有想法了。」


「我很期待呢!好想現在就看到。」


「現在可能很困難。」一個相視,而笑「餓嗎?」


「沒關係,等等去電影院吃就可以了。」


「好。」


到達電影院,容仙走向售票處,美麗的外表,總是吸引許多人的注意,也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何況是這麼像小仙女的人,只是這個小仙女太難捉摸了。



「星伊,似乎很吸引人。」容仙慢慢的走向星伊,時不時看著周遭,有些深意的撅起嘴。



「妳比較吸引人吧⋯」星伊看向旁邊有意無意的眼神。


「那是因為妳沒注意到其他女生對妳流口水的模樣。」


「是嗎?」舉起左手,瞧了一眼「走吧,快開始了。」


「嗯。」






今天的她有些奇怪,主動的將122公分縮短到46公分,有些安全帶點危險,曖昧的距離,讓人搞不清的距離。


找到位子,兩人入座等著電影開播,慢慢序幕開始,隨著劇情進入主軸,不論是音樂或是畫面,都令人戰慄。


「星伊⋯」身邊害怕吵到人所以放小的聲音,穿越電影音效聲來到耳邊。


「怎麼了?」一個轉頭。



5公分,接吻距離。



「我有點怕。」有點害羞。



10公分,微安全距離。



「那⋯怎麼辦,閉眼睛?」


「笨蛋嗎!閉眼睛那幹嘛看電影。」


「那怎麼辦?」



「手⋯可以借我嗎?」



「哦⋯好。」在電影微亮的氣氛下伸出左手,沒多久感受到她右手的溫度,和無法適應,讓人心動的軟嫩。


「⋯好多了。」


「那⋯就好。」星伊有些害怕,耳邊嗡嗡聲作響,從她牽起自己手的那剎那,電影的情節再也進不去腦袋,只剩下左手的熱度吸引自己。


「星伊。」


「嗯?」


「肩膀,可以順便出借嗎?」她顫抖著,似乎因為入戲而害怕。


「不介意的話。」


語畢,髮香漸漸撲鼻,如果有喜歡的味道,就是她身上所擁有的香氣吧。洗髮精的味道,帶點淡淡的她的味道,肩膀因為她臉頰的溫度而逐漸溫暖。有意無意的,將自己的臉頰靠著她的髮頂,此刻突然很希望,這是場沒有結尾的電影。


過了最刺激的片段,她的頭離開,手也鬆了,電影院內的空調取代著那剛離開的熱度。她認真的盯著畫面,滲入劇情,像沒事般,卻不知道她身旁的自己早因為她的舉動,忘記看電影這回事。


「哇~真的滿刺激的。」容仙伸著懶腰說。


「是啊⋯」其實自己根本不知道剛剛到底在演什麼「送妳回去吧。」


「嗯⋯好。」僅僅一秒,似乎有種名為失望的東西乍現。


「明天早上⋯去載妳吧。」


「嗯?」


「不是不喜歡公車嗎?」


「是啊,那⋯拜託妳囉。」


「好。」






將容仙安全送回家後,星伊到了工作室拿起筆記本,上著顏色。


「文星伊,這次的作品⋯⋯」喜延走進一看「很特別。」


「特別是好還是不好啊?」星伊有些擔心的問。


「是太好了。」喜延驚奇的說「這就是妳心中她的模樣嗎?」


「算是吧。」星伊拉起一抹笑容。


「似乎看著妳的圖案,就知道她是什麼樣的人了。」


「就代表這次設計不錯,對吧?」


「嗯!」喜延拍了拍星伊的背「幹得好!」


「呀!我在上色欸!」


「抱歉抱歉!不吵妳了。」


「嗯。」


凌晨2:30,終於畫完了,星伊迫不及待的將圖案拍攝下來傳給容仙,接著洗梳後,放心的入眠。


隔日8:00,準時起床,坐在衣櫃前面苦惱,平時對於裝扮總是隨性,對於自己的穿衣品味也滿自信,但好像遇到她,再多的自信都會失蹤,依舊寬鬆的襯衫,破的牛仔短褲,加上涼鞋。挑了一罐香水,小心的回憶容仙所教的使用方式,一個不經意回想起她拉起自己手的畫面,一股燥熱。


拿起鑰匙出門。


「妳昨天也太晚睡了吧。」9:00準時出現的人影「但是我很喜歡那個設計,上面的字句是什麼意思啊?」


「妳可以去找啊,算是我想對妳說的吧。」


「好吧,等我刺完,最近忙完再去查,那是什麼文?」


「希臘文,最近很忙嗎?」


「有一點,新產品要出來了,所以更加嚴謹。」


「辛苦了,上車吧。」


「今天我開,妳昨天太晚睡了,我擔心我的生命危險。」


「給妳開確定我不會有生命危險嗎?」


「有被我打過嗎?」


星伊大笑著,乖乖的坐上副駕駛座,比自己更快的容仙拿起自己身旁的安全帶。



10公分,激動距離。



右眼角的痣在眼前展露著,深邃的雙眼皮,紅潤的臉頰肉,好看的紅唇。


(完了,我的心跳,是不是太大聲了?)


Hugo Women難得的女香。」


「不適合嗎?」星伊深呼吸了一口,容仙則回到位子上,發動汽車。


「不會。」又是那個讓人心動的笑容「只是會有更屬於妳的。」


「是嗎?」


原以為容仙有點黑洞的個性,開車會很可怕,卻異常的平穩。


「看不出來妳開車滿穩的。」


「謝謝。」


「三天後有空嗎?」


「現在是遞出約會申請嗎?」


「算是,要在刺青店約會,介意嗎?」


「原來,可以啊,什麼時間呢?」


「下午吧。」


「好。」星伊拿出行事曆記下。


停好了車「今天沒辦法吃早餐了,妳自己開車小心。」


「嗯。」


回到家,拿起那畫給容仙的設計。希臘水瓶形狀的香水瓶暗紫色帶點紫灰的外觀,形容容仙的外面如女神般卻又有著其他特色,噴灑出粉嫩色系的各種顏色,代表她外面下藏著不同的可愛性格,上面一串希臘的詩文。





[妳來,我為有妳而癡狂,我的心為慾望燃燒,妳的呼吸使它清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