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仙,晚上要一起吃飯嗎?」一個男聲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嗯⋯」容仙往星伊那邊看了一眼,又思考了一下,像是在等些什麼,最後嘆了口氣「我有客人。」


「好吧,那約下次囉?」男人有些失望的說。


「嗯,掰掰。」


結束和男性的對話,容仙看向星伊,似乎想說什麼,卻欲言又止。


「妳待會有客人是嗎?」容仙的反應,讓星伊心想那自己可能不方便久留了。


「有,就在我面前。」容仙扁起嘴「遲鈍。」


「?」星伊有些聽不清楚容仙的話「那⋯我就不打擾妳工作囉。」


「再十分鐘。」


「嗯?」


「再十分鐘下班。」容仙看著時鐘,底下的雙手卻不安的交錯。


再笨的人,也知道該把握時機「容仙小姐。」


「什麼事。」


「一起⋯吃個飯嗎?」星伊緊張的問,眼睛卻不敢直視她。


「我⋯考慮看看。」拿起筆記本,翻閱,一邊看著星伊的反應,再闔上「剛好晚上沒事。」


「是嗎?」星伊慶幸沒有被拒絕「就⋯走吧?」


「好。」容仙收拾著桌上的器材,並且擺放整齊,邊上揚自己嘴角。


時間一到,容仙走向櫃子拿出包包「好了。」


「嗯,我載妳好嗎?」


「如果要載我,可能還要把我送回來喔。」


「為什麼?」


「我車子停在大樓地下室。」


「那我直接載妳回家吧?」


「星伊這麼著急嗎?」


話一說完,星伊才發現第一次約人,就送人送到家,似乎有些奇怪。


「但我不介意。」她隨後補上一句。


「嗯?」星伊有些訝異的看著容仙(剛剛說急的人,下一秒又不介意了?)


「可是這樣我明天就要搭公車了,雖然我不喜歡⋯」容仙笑著說。


「不然⋯⋯」星伊不自在的撓撓耳鬢,眼神飄向一旁「我載妳上班吧。」


「就⋯麻煩妳囉?」


「好。」其實星伊想說的,是不麻煩,一點也不,有榮幸可以多見到她一面,有何不可。






就像所有偶像劇般,星伊紳士的為容仙打開車門,再小心的關上。


「安全帶。」星伊提醒著她。



「通常不是該開車的人幫忙繫嗎?」



星伊愣了一下「⋯哦好。」帶著強烈的心跳,漸漸靠近,才剛碰到安全帶。


「開玩笑的,我來吧!」然後將安全帶扣上「出發!」


「好。」有些錯愕,和她相處上,星伊總有很多的不知所措,明明自己並不是個笨拙的人,卻在她面前說出或做出自己都感到愚蠢的舉動。


同處在一台車內,兩人並沒有交談,容仙靜靜的看著窗外,星伊專心的開著車,一般會覺得尷尬的氣氛沒有出現,即使不說話,似乎也不會不自在。


只是容仙的存在,讓自己的小心臟不斷泛起漣漪。想偷看,又怕被發現,強迫自己專心開著車,內心那份悸動卻靜不下來,臉上漸漸浮現害羞的熱度。



(或許我⋯喜歡上她了⋯)



突然的,冒出她會不會其實,已經有男友的想法,可是也不能否定確確實實感受到她對自己有好感,至少她的眼神不會騙人。



(那個''''對於容仙而言⋯是什麼人呢?)



「容仙小姐,不用陪男友嗎?」戰戰兢兢還是提起勇氣說了出來。


「我單身。」


「看不出來呢。」星伊默默在心中比著勝利手勢。


「我知道。」在紅燈前停下,路燈一盞盞亮起,打在容仙的臉上,又是那傾國傾城的笑。


(如果妳仔細聽,會不會發現我那失靈的心跳聲呢?當妳說出單身時,我好像獲得了全世界般的喜悅。儘管妳不屬於我。)






到了餐廳附近,星伊尋找著車位,或許是習慣吧,找到位子後,倒車時自然將手放在副駕駛座的後方,讓容仙驚訝了一下。


「啊⋯抱歉⋯。」星伊抽了一下手。


「沒⋯沒關係,只是突然這麼近有點嚇到。」


「啊⋯嗯⋯」


趕緊停好下車,讓些許微風吹著有些灼熱的自己,深呼吸希望能讓心臟那喘不過氣的感覺平緩一點。


「走吧。」而造成自己失速的禍首走了過來「你的臉怎麼那麼紅?」


「車上有點熱。」星伊朝著餐廳走去。


「可是妳空調開20度欸!」


「還是熱。」不知道該怎麼辯解,只好強硬的向前走。


走進餐廳,星伊拉了張椅子,先讓容仙坐下,並且將菜單翻開。


「想吃什麼?」


「嗯⋯炸醬麵、糖醋肉!」


「好。」


點完餐回到位子上,卻看見容仙緊皺的眉頭。


「怎麼了?」


聽到星伊的聲音,那皺緊的眉頭又鬆開「沒事,只是在思考要怎麼調配方而已。」


「原來⋯」


「其實調香滿帶有個人特色的,每個調香師都有自己喜歡的材料,再將材料融入其他香料,創造出香水,所以厲害的調香師,只要聞到香水,就能知道是出自誰的手。」容仙提起調香時,眼睛就會閃閃發亮,而那雙眼睛就像黑洞般,吸引人「調香⋯靈感也很重要呢。」


「有點懂,就像刺青吧?」


「或許吧。」


「所以遇到困難了?」


「沒錯。」


「是妳所說的,''''的味道嗎?」星伊有些難受的問出口。


「是啊。」笑了笑「因為想創造屬於她,適合她的味道而苦惱。」


「我也因為容仙的題目苦惱呢。」有些同感的點頭。


「真的嗎?」容仙開心的睜大眼,透徹又可愛的眼睛,在星伊面前眨啊眨的。


「真的。」星伊看著容仙「因為說要刺出適合妳的香水瓶,所以苦惱著。」


「為甚麼啊?」


「因為我不了解妳啊。」看著一道道餐點上桌,兩人也開始吃著。



「那就來了解我吧。」



就像說著''今天天氣很好''一般自然的語調,但卻說著一件令人害羞的事,星伊不經猜測著她是不是情場高手呢?


「容仙小姐,很直接呢。」


「⋯⋯」抬起頭,看見容仙微微紅潤的雙頰印照在自己眼前,察覺對方也知道自己那句話的作用力。


「不了解,就不會畫出讓我滿意的作品,不是嗎?」


「是沒錯。」看見對方嘴角上淡淡的炸醬色,星伊直接反應,用大拇指輕輕的抹去。



「星伊⋯對每個人都這樣嗎?」



「嗯?」有些驚訝。


「看來是呢。」


無法理解她的話,只是低頭吃著東西,然後回想那句話(對每個人⋯⋯是說抹掉她嘴角的醬汁嗎⋯⋯我對每個人,似乎⋯不會吧。)




「只是因為是妳,所以我這麼做。」脫口而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