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樣的走進咖啡廳,或許是假日的關係,只剩下一張桌子,偏偏是自己的老位子,上面放了''已訂位''的牌子。


(外帶吧。)


走向櫃檯「我要外帶一杯熱可可。」


「有位子!」輝人從後方走了出來「老位子!」


「所以⋯那個預訂席是我的嗎?」


「嗯!昨天說要請妳吃蛋糕。」輝人急忙的說。


「謝謝妳。」星伊笑了笑「那⋯就改內用吧。」


「等我一下,等等就好了。」


「慢慢來吧。」星伊拿著包包走向老位子。


「今天比較晚來呢。」輝人將熱可可和巧克力香蕉塔放在桌上「還以為⋯妳不來了⋯」


「我不喜歡違約,放心吧。」切了一口蛋糕「哇!這塔皮我喜歡!」


「只有塔皮嗎?」輝人嘟起可愛的嘴,希望能聽到更多稱讚。


「都好吃。」


「嘻嘻!謝啦!」輝人的酒窩又加深了。


「去忙啦,人很多呢。」


「嗯!」




星伊看了一眼忙碌的輝人,有趣的打量,小小隻看起來那麼稚嫩的人,居然是店長,但忙起來也是挺有模有樣,拿起筆,開始畫下那嬌小忙碌的身影。


過了段時間,人潮漸漸變少,輝人一屁股坐在星伊前面「啊~好累!」


「辛苦啦!」星伊拿起包包起身「蛋糕的謝禮,給妳。」將那張簡單的畫遞給輝人,有些錯愕的看著那幅畫,是自己忙碌的身影。


「文星伊!」輝人急忙追出去叫住了星伊。


「嗯?」


「星期二來店裡好嗎!」輝人緊張的說「我朋友都剛好有事,我又想⋯試看看⋯新口味⋯」漸漸縮小了聲音。


「可能沒辦法,那天有預約。」


「喔⋯好吧⋯」輝人失望的轉過身。


「星期四吧?」


「嗯?」輝人驚訝的扭頭看著星伊。


「星期四沒有預約。」


「好⋯好啊!」


「掰啦!」文星伊心想,這朋友交得也挺有趣的。





-我想⋯刺上香水瓶


(容仙小姐真的愛上刺青了嗎?)明明才過了一週,又接著想刺下一個。


:有什麼概念嗎?

-給妳設計


:沒有需要特別備註的嗎?

-嗯,設計一個適合我的吧


:想刺哪呢?

-左腰前方,時間都可以配合


:那⋯設計好再通知妳

-


放下手機,文星伊打開了電腦,查詢著香水瓶的各種款式,但光是單純的香水瓶設計,自己並沒有到非常滿意(適合容仙小姐嗎?)自己不論是對香水或是金容仙都了解不多,怎麼會給我這麼自由的題材。


「是在找金容仙的圖嗎?」喜延站在身後看著。


「妳怎麼知道?」


「妳不是在找香水瓶嗎,就猜是她了。」走到一旁收拾著工具「感覺她刺上癮了呢。」


「是啊⋯」


「怎麼?苦惱?」喜延打趣的看著星伊。


「有一點,她說設計一個適合她的,但我又不了解她,只知道她是個調香師。」


「那就去了解她啊。」


「說得簡單。」


「我認真的,她是妳的客戶,既然單純的設計無法讓妳畫出有靈魂的圖案,那就去了解她,再去描繪出妳所想的。」


「也是⋯」星伊拿起手機。



:容仙小姐有什麼興趣嗎?

-突然的,怎麼了?


:想多瞭解

-瞭解什麼


:妳


打完後,忽然覺得自己的行為,有點像在搭訕,還是笨拙的那種,不能否定自己也帶著些私心,因為對她有著好感。


-星伊都這麼直接嗎?


(不⋯這個回話好像有點奇怪。)


:了解妳,才能設計圖案。

-明天,有空嗎?


(妳更突然吧!)雖然心裡這樣想,卻也是乖乖的拿出行程看著。


:早上有個預約,下午沒事。

-那⋯來我這裡吧


(什麼?)


:嗯?

-讓妳瞭解我,和我的工作


(原來如此。)


:嗯好

-地址是⋯⋯⋯⋯⋯⋯⋯


:知道了

-明天見


:好


雖然是藉著工作,但卻掩蓋不住雀躍的心,也好奇關於金容仙這個人,想到起上次和她對到眼的剎那,自己那有些失速的心跳,就不自覺的期待起明天的到來。




忙完早上的客人,星伊收拾著器材,看了下時間(嗯⋯大概兩點可以到吧?)計算到達目的的時間後,拿起手機先傳了簡訊告知對方。


「喜延,我出門了。」星伊拿起車鑰匙。


「自己小心。」


「知道了。」


準確的在13:50到達大樓。


:我到了

-


約莫五分鐘,葡萄紫大波浪苗條的身影出現了。


「走吧。」


「嗯。」


搭著電梯來到她工作的樓層,一進入時感到十分神奇,乾淨又明亮的工作場所,看起來就像容仙給人的感覺一樣,一排排的試管和試紙成列,讓星伊不經感嘆。


「調香師,很難考吧⋯」星伊私下找過調香師的資料,在韓國並沒有考取這張證照的方式,必須遠渡法國,並且需要擁有能辨認5000種人工與天然香料的鼻子。


「嗯⋯可是因為是夢想,所以努力去追尋了。」容仙笑說,而星伊在那笑容裡看到,她對於自己職業的驕傲與熱愛。


「怎麼會想當調香師?」星伊問著。


「一開始是喜歡自己去創造味道,但是最近⋯我⋯想調出屬於她的味道⋯」容仙邊整理那些試管邊說。


「她的味道⋯?」開始覺得這個人說話,有些天馬行空,卻能讓自己產生濃厚的興趣,伴隨著一絲苦澀,思考自己那剛萌生的好感似乎被扼殺了。


「她很特別,我是個不容易沈溺的人,除了香水,但是,她卻讓我沈浸在不同的感受裡。」容仙甜蜜的笑容,讓星伊吃味。


「嗯。」星伊淡淡的回「是個很好的人吧。」


「其實⋯我還不知道。」


「什麼?」詫異的轉過頭。


「我還⋯不了解她,也稱不上喜歡,但我想試著去了解她。」容仙直勾勾的盯著星伊看。


「是⋯嗎?」星伊也感覺到了那眼神,卻又不太確定「那除了香水以外,有什麼興趣嗎?」


「嗯⋯⋯看看電影、吃吃美食、出去走走,就這些很平常的東西。」


「不過⋯」想起第一次見面「那時妳說出我香水的名字時,真的嚇到我了。」


「哈哈哈,有些職業病吧。」容仙驕傲的下一秒嘟起了嘴,不滿的說「但妳喔!居然用那麼糟蹋香水的方式使用。」


「我之後有按照妳的方式使用了。」趕緊回應。


容仙靠近星伊「今天⋯沒有噴香水呢。」


「嗯⋯想說要來妳工作的地方,不能噴吧?」這點功課還是有查過。


「還不錯,有加分。」容仙拿起旁邊小小一罐香水「那⋯⋯借我實驗一下吧?」


「可以啊。」星伊伸出手,準備接過來,但容仙直接往自己的手腕噴,接著壓在星伊的脖子兩側。


「味道如何?」


淡淡的檸檬味,又帶著檀木及雪松的香氣「還不錯。」


「好吧。」容仙嗅了一下。


「怎麼了?」




「沒事,只是覺得這味道不適合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