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睜眼,我拿著劍狠狠地刺入,能感受到我是多平靜的下手,多冷漠的離去,月光零散的灑落,眼前卻是一片血色。




睜眼,我看見絢爛七彩的煙花綻放在夜空,身邊的女子讓我感受到安心,有別於血色,天空充滿令我溫暖的色彩,「X,妳在笑。」她帶著有些訝異的聲音,我卻沒聽清楚她說的話。




睜眼,身上多了見不屬於我色彩的外衣,「這是⋯⋯」我疑惑的看著,「要是妳生病,就麻煩了。」是⋯⋯那個公主。




睜眼,公主沿著河堤走著,接著雙臂打直向後仰,我心頭一驚趕緊上前攬住她,「這次,有好好保護我呢。」對於她的故意,我有些生氣的皺緊眉頭,「生氣了?」公主問。




睜眼,看見公主在花園裏來回踱步,我在一旁盯著她,她時而嘆氣,一臉愁容,轉頭,她終於看到了我,「我以為,妳不來了。」她轉過身抬起頭,她⋯⋯有些瘦了呢。




睜眼,夕陽西下,夜幕漸漸低垂,「累了。」她靜靜的說著,我像是她肚裡的蛔蟲般,背起了她,慢慢走著,而她的手逐漸圈緊我,越來⋯越緊⋯而我的心似乎也隨著那圈緊的手,加快跳動。




睜眼,公主在庭院裡,跳著,奮力的想抓住什麼一樣,我不自覺沈浸在看她,一身的悲傷與無助,卻無能為立。




睜眼,她躺在我的床上,睡得很熟,不忍心吵醒她,我默默地坐在床下,小心翼翼的撫過她細緻的臉蛋,像觸摸著稀世珍寶,這似乎是我第一次如此仔細的看著她,但在如此近的距離,我依然看不清楚她的臉龐。




睜眼,她走在沙灘上,靜靜的掉著眼淚,我感到我的心隨著她的眼淚,也墜落了,她靜靜的走向我懷裡,抱緊我,這感覺⋯⋯


為什麼這麼熟悉?


⋯⋯⋯⋯⋯⋯「叮咚!」門鈴聲響起。


星伊揉著眼睛,艱難地起床,走到門口,一打開便看到那張擔心的臉。


「怎麼啦,容仙。」


「星伊⋯⋯妳怎麼⋯⋯還沒穿西裝?」容仙也些震驚。


「嗯⋯?」星伊轉頭看看身後的鬧鐘,距離上班時間還有半小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文星伊妳個笨蛋⋯⋯」容仙站在門口搖頭,看著那個慌慌張張的人影來找回穿梭。


「好了好了!」星伊匆忙的穿上鞋子「出發吧!」


「等等。」容仙走近星伊「真是的⋯」


「⋯嗯?」星伊看到靠近的容仙,又開啟無害小倉鼠模式。


「沒打好。」容仙溫柔的拆下小倉鼠那急忙而打歪的領帶,再細心的綁好「走吧,今天開車,不然來不及。」


「好!」小倉鼠心情很好的回應。


「真是的。」容仙牽起小倉鼠。









星伊開著車,容仙默默地嘆口氣。


「怎麼了?」


「妳喔,沒設鬧鐘嗎?」


「有啊,可能沒聽到吧。」小倉鼠抱歉的吐吐舌。


「難怪常常壓線。」容仙沒好氣的戳戳她臉頰。


「好麻~我錯了~容仙公主原諒我好不~」小倉鼠軟軟的撒著嬌。


「下次再這樣⋯⋯」容仙的大拇指劃過脖子兇狠的表情讓小倉鼠抖了一下。


「我⋯我⋯我⋯會多多多設幾個鬧鐘。」小倉鼠害怕的說。


「很好。」


「呼~」小倉鼠鬆了一口氣。


聽好了車,剛好遇到上班的輝人。


「啊~~~怎麼連地下室都這麼亮!」輝人浮誇的演著。


「演技病。」星伊翻了個白眼。


「輝人早安。」


「早啊歐膩!」輝人選擇無視星伊,三人一起走向公司,腳短的輝人跟在兩人身後,好奇的觀察。


只看見容仙身後那隻小倉鼠,在容仙面前乖巧可愛,但看到別的男人在看容仙時,又瞬間變成兇狠的哈士奇,直勾勾瞪著別人,輝人在後面憋著笑。


進到辦公室,輝人走過星伊「歐膩,妳這人格分裂也太嚴重了吧?」


「什麼?」星伊一臉疑惑。


「沒事!」輝人大笑的走進部長辦公室。


「呀!鄭輝人!」


「輝人是說,妳在我面前一副乖乖的,看到別人看我立馬變樣吧!」容仙動手整理著東西。


「我就不能忍受別人看妳嘛!」星伊無辜的嘟起嘴。


「妳在我身旁邊,我很安全。」容仙打開了資料確認「但沒想到星伊醋勁這麼強。」


「嗯⋯我也不知道⋯」小倉鼠思考著是不是自己太過了些。


容仙看著小倉鼠顯而易見的心情,笑了一下,向著小倉鼠招招手。


小倉鼠噠噠噠的跑道容仙身邊,容仙靠近小倉鼠的耳朵,小聲的說⋯⋯


「放心,我是妳的女人。」


給了小倉鼠一個美麗的笑容,小倉鼠幸福的笑著。


「去工作吧!」


「是!」噠噠噠的,小倉鼠開始動工。









由於早上就完成了進度,輝人就讓兩人先下班去約會,自己將收尾工作完成。


「容仙,我們去吃飯吧。」


「嗯。」


「妳想去吃什麼?」


「炒年糕。」


「好!」星伊發動車子出發。


到了炒年糕店,星伊和容仙看著菜單。


「妳好,要點餐嗎?」一個女聲傳出。


「好⋯啊。」星伊一抬頭,不得了,是個妹子。


「今天想吃什麼?」妹子的笑容也很好看。


「兩份炒年糕、泡菜跟蘿蔔!」星伊直勾勾的盯著妹子,妹子有些害羞的低下頭。


「這樣就可以了嗎?」妹子嬌羞的偷瞄著星伊。


「嗯!」


「好的。」星伊望著妹子離去的背影。


「星伊。」小倉鼠感覺冷氣團來了。


「是⋯⋯」終於意識到自己失禮的小倉鼠轉過身看著容仙。


「好看嗎?」容仙滑著手機平靜地問。


「容仙當然好看啊!」小倉鼠趕緊說著。


「⋯⋯」容仙沒有說話,喝了一口水,繼續看手機。


直到男服務生來上了餐,容仙用了很美的笑容說著謝謝,甚至還撩了頭髮,用眼睛放著電,男服務生害羞的點了個頭離開,還頻頻回頭,看到這幕的小倉鼠就像看到滿月的狼一樣,生氣的站起身,想去找那個男服務生算帳。



「文星伊。」容仙冷冷的說。



「⋯⋯」星伊憤怒的看著男服務生。



「坐下。」容仙加重語氣,星伊只好乖乖坐著。



「以後要是在那樣⋯⋯」容仙帶著微笑說出威脅「我會更過分哦。」



小倉鼠明白,容仙是在報復剛剛自己的行為,只好心虛的低下頭「知道了⋯⋯」




























⋯⋯⋯⋯⋯⋯

我是妳的剋星,準備剋妳一輩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