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現在⋯」容仙思索著,星伊則露出期待的小眼神「回家睡覺吧。」說完,容仙走向自家門口。


「什麼?」星伊嚴重懷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壞了,是不是輸入錯誤了,告白成功以後回家睡覺?這是正常的步驟,還是容仙在暗示?


「回家睡覺啊。」容仙打了個哈欠,開啟了門,星伊緊緊跟在後面,準備進去,容仙擋住了她「妳幹嘛?」


「嗯?」星伊歪著頭裝蒜。


「妳家。」容仙指著隔壁「在那邊。」


「哦⋯」星伊有些失望的轉身走向隔壁,突然一個力量拉住自己,臉頰也出現柔軟的觸感。


「晚安。」容仙關上了門。









(等等!剛剛!那是什麼!)

星伊摸摸臉頰。



(容仙剛剛是親我的臉頰嗎?!)

鼻肌開始上升著。



(所以我今天被親臉頰跟嘴唇嗎?!)

星伊張大嘴無聲的大笑。



(Yes!Yes!Yes!)

不停的拉著弓。



星伊在門外High累後,終於肯回到家,容仙則透過門口上小小的孔,看見星伊雀躍的模樣(這個傻子。)雖然這麼想,但臉上的笑容也壓不下來。



星伊躺在床上,回想著那奇蹟似成功的告白,原來喜歡一個人是這種心情,一個親吻就讓自己有快升上天的喜悅,抱著她就像擁有全世界一般,帶著開幸福的笑容,星伊進入了夢鄉。









⋯⋯⋯⋯⋯⋯「容公主,我是耀之世子派來的侍衛,負責安全護送妳。」


對話自動的從我口中跑出,眼前是一位看起來十分美麗的女子,但感覺起來很冷漠也很⋯⋯無奈?想仔細看清那張臉,卻怎麼也看不清。那女子似乎冷冷的看了我一眼。


我騎上了馬,帶領著對伍前進,要去哪裡呢?我也不知道,身體自動的動著。


到了休息的⋯⋯旅館?我下了馬,吩咐了晚餐端進去給⋯⋯公主?但是卻被推到地上,沒想到這公主居然這麼任性,而我居然沒有生氣還乖乖的收拾。


突然那位公主摸上我的胸部,什麼!這位公主會不會太誇張!還懷疑我的能力?過沒幾天竟然還脫下我的衣服,但似乎被我身上的刀疤給嚇到了,嘿嘿,知道我不是蓋的了吧!居然面無表情趕我出去?


走在樹林中,突然有強盜出現,我奮力殺敵著,眼角餘光看到有人傷到了公主,趕緊衝去解決那個人。


看見她受傷,我問她有沒有事。


「連人都保護不好。」公主冷冷的說,我卻無法回話,的確是自己的疏失,所以我揹起她,去到河邊洗淨傷口。


看著她疼痛的表情,我越來越自責跟不甘,拿起的刀子往同樣的地方劃,告誡自己,以後要保護好眼前這個人。


「就保護我吧,XXX。」什麼?最後那三個字是什麼?


⋯⋯⋯⋯⋯⋯「逼逼!逼逼!逼逼!」








星伊睜開了眼睛,關掉了鬧鐘(是夢啊。)趕緊刷牙洗臉後換上西裝,到容仙家門口等著。多久就聽見開門聲,還有看見穿著正裝的容仙。


「早啊!」星伊有朝氣的打著招呼。


「嗯,早。」容仙默默地走向電梯。


(疑?)星伊頓了一下趕緊跟上去,有些懷疑自己昨天告白成功是不是做夢。


「容仙。」


「我聽著。」


「我昨天有跟妳告白嗎?」


「有。」


「那妳有答應我嗎?」星伊確認著。


「⋯⋯有。」容仙有些不明白星伊在搞什麼。


「哦⋯是哦⋯」(怎麼一點熱戀的感覺都沒有⋯)星伊洩像顆洩氣的氣球般,挺直的身體都駝了。




容仙看出那隻小倉鼠的心思,牽起了她的手「這樣,可以嗎?」




「可以!可以!星伊喜翻!」小倉鼠露出閃亮亮的眼睛,還裝著可愛,容仙則因為星伊的反應笑了出來「笑什麼?」


「因為,妳可愛。」容仙勾起星伊的下巴,星伊感覺自己耳根燥熱了起來「星伊,很可愛。」


情不自禁了,星伊輕巧的啄了容仙一下。


「呀!我有說妳可以親我嗎?」


「嘻嘻!」小倉鼠趕緊跑進電梯,容仙也追了上去,兩隻手將小倉鼠的手抓起來釘在牆上。


「誰說妳可以偷親我?」容仙撅起嘴問著。


小倉鼠心慌慌的左看看右看看「因為想親妳所以親妳⋯」




「所以想親就可以親囉?」容仙壞壞的笑著。


小倉鼠可愛的點著頭。




容仙眼睛瞇成一條線,加重釘著星伊的力道,開始親著小倉鼠的臉⋯⋯


「嗚嗚⋯」雖然容仙的唇落在臉上的感覺很美好,但是⋯⋯「怎麼都不親嘴巴拉!」


容仙盯著小倉鼠,慢慢的靠近,小倉鼠心臟噗噗眼睛閉起等待接觸的那刻,看著這模樣,容仙無聲的笑著⋯⋯


「叮咚!」一樓到了。


「真可惜,走吧!」容仙奸詐的笑著。


「哪有人這樣啦!」小倉鼠哀嚎。


「我也不知道!」容仙開心的走出電梯,一隻手將她拉向溫暖的懷抱,星伊的唇輕柔的蓋了上去。


「我不管,至少也要親到一下!」小倉鼠嘟起嘴巴。


「走啦!等等搭不到公車。」容仙拉起星伊的手快走著。









上了公車,星伊靠著容仙,擔心又有像上次那種變態騷擾容仙,但星伊沒注意到的,是自己逐漸變得冷酷的眼神,週遭的人還以為冰雪奇緣的Elsa來了,怎麼氣氛變那麼冷。


「星伊,眼神。」容仙的提醒著,星伊才發現自己有些誇張了。


「抱歉⋯沒注意到⋯」星伊低下頭。


「沒關係。」容仙牽起星伊的手,捏捏她「知道妳是想保護我。」


「嗯!」









下了車,快到公司時,容仙沒有再放開星伊的手,一走進去,全公司都用著驚恐的臉看著兩人。


「我的天,那不是全公司最難追的金容仙嗎?」


「居然被文氏三亂給收服?」


「一定在一起不久啦!」


「也是,文星伊那麼花。」


「我也想跟星伊來一晚。」


「文星伊哪時專情過啊!」


「輝人部長難過囉!」


「羨慕啊,下一個可以換我嗎?」


「過幾天分手要遞辭呈了。」


「哇!怎麼追到金容仙的?」


「對啊!之前追她都被打槍,難受。」


「我也是,她可是鐵壁欸!」


「文星伊到底怎麼辦到的?」


「沒關係啦,反正在一起不久。」


一句又一句的閒語,讓星伊有些沒自信,害怕自己過往的隨便,會讓容仙被蜚語傷害,悄悄的想放開容仙的手。


容仙感受到星伊的不安,不但不放手,反而握得更緊,星伊也因為容仙的舉動而感到安心。






容仙靠近星伊的耳朵⋯⋯







「放心,我絕不放手。」







































⋯⋯⋯⋯⋯⋯⋯⋯⋯⋯

好不容易牽起的手,不會輕易鬆開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