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伊感到陣陣熟悉的難受感迎向,不懂為什麼要發火,不懂為什麼要那麼在意那份冷淡,不懂為什麼要在乎那雙看著自己卻從未把自己放在眼裡的眼神。


而現在更不懂,容仙用痛苦的表情,說著心很奇怪時,為何自己那份心痛會不斷擴大,為何那股存在於夢境的撕裂感會湧上。



感覺有東西將要噴發。



「金容仙⋯」星伊憤恨的咬下唇艱難的吐出「妳到底是誰⋯⋯?」眼睛用力的看著「誰!」聲音不自覺加大「妳是誰!」歇斯底里的吼著「金容仙妳到底是什麼玩意!」


「同事。」容仙拿起手帕擦拭著星伊的臉。


星伊這時才察覺到自己流眼淚了。


「不是⋯⋯」星伊無力的顫抖「妳是誰⋯⋯?」

全身那份寒慄感從腳底往上爬竄⋯⋯


緊捆


逼近


纏繞


掩沒


⋯⋯眼前一黑,耳邊沒了聲音。






「妳⋯⋯」銀髮侍衛站在星伊的面前「⋯是誰?」


「記憶。」那人冷冽的眼神,讓從未害怕過的星伊感到一絲恐懼。


「什麼記憶!妳到底是誰!」星伊大吼著。


「我是⋯妳的⋯記憶⋯」銀髮侍衛走進自己,正想看清那張臉時⋯⋯


消失無蹤。


⋯⋯星伊艱難的張開眼睛,看見容仙躺在自己身邊,緊握著自己的手。





「妳⋯⋯」


「醒了?」容仙抽出了手,站起身「我回去了。」


「等等!是誰戴我回來的?」


「我和輝人。」


「別走。」星伊拉住容仙的手「陪我。」


看著星伊的模樣,容仙想起幾世紀前,也曾體驗過的無助感,星伊的眼神透露著現在的她有多需要自己。


「嗯⋯」容仙靜靜的坐著,任由星伊抱緊自己,還能感受到來自星伊身體的顫抖,容仙溫柔的撫摸著顫抖的背部。


「謝謝妳。」只是這樣抱著容仙,星伊就能感受到安心,甚至想要將她融入到自己的身體裡,漸漸不明白。自從遇見容仙,就有太多的情緒使然,一件件不清不楚的感受一再席捲,明明自己不是個弱小的人,為何現在卻無助成這副模樣。






「不會對我亂來吧?」容仙有些不安的說。


「噗!」星伊被容仙的話給逗笑了「妳沒有同意,我才不會亂來。」


「嗯。」容仙放心的呼出一口氣。


「我有這麼可怕嗎?」星伊笑著說。


「嗯。」容仙點點頭「文氏三亂。」


「妳也知道文氏三亂啊?」星伊瞬間苦笑起來。


「嗯。」


「因為聽到這個,才不喜歡接近我嗎?」


「妳,很油膩。」


「如果我不油膩了,妳就有空了嗎?」


「考慮。」容仙站起身「我餓了。」


「真的?」星伊也不知道自己這麼開心幹嘛,或許是容仙帶給自己的打擊感太大「我去煮!」


「嗯。」


星伊快速的衝到廚房,微波即食飯,接著打起蛋,幾分鐘後,簡單的泡菜炒飯就好了。


「吃吧!」星伊將炒飯放在容仙面前。


「嗯。」淺嚐一口「看不出來妳會做飯。」


「好吃嗎?」星伊露出期待的小眼神。


「嗯。」


「好吃嗎?」期待聽見容仙的稱讚。


「好吃。」


「嘻嘻。」只是兩個字,就可以讓自己開心成這樣(難道我⋯⋯喜歡她⋯⋯?)





吃完飯後,容仙拿起包包。


「要回去了?」星伊有些不捨的說。


「嗯。」


「再見⋯⋯」


「再見。」容仙轉身準備離去,星伊小心的拉住她的衣角「怎麼了?」


「⋯⋯沒事。」又小心的放開,此刻她渴望容仙陪在自己的身邊,難見容仙轉身的瞬間,難受的感覺就會出現。


容仙看出了她的不安,拍拍星伊的頭「我在隔壁而已。」


星伊點了點頭。


「明天要上班,輝人快被妳嚇死了。」容仙交代星伊。


「知道了。」(不要走。)


「早點睡。」


「知道了。」(不要走。)


「明天見。」


「知道了。」(不要走。)


「再見。」


容仙走出門口,關上門。




洗完澡後,星伊難得安分的躺在床上,也難得的⋯⋯安穩的進入夢鄉。

















⋯⋯⋯⋯⋯

妳的不安,由我來驅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