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清脆的鬧鈴打擾星伊那偶爾的熟睡,伸手按掉煩人的鬧鈴,星伊伸展著身體,拿著浴巾走向浴室,洗掉一身酒氣,將沾有口紅印的襯衫丟入洗衣籃,換上西裝,拿起公事包,出門。

「早啊!容仙!」星伊看見剛好也出門的容仙。

「我是歐膩。」

「容仙也搭公車嗎?」星伊略過容仙的話。

「給同事載。」

「是嗎?」星伊搭上她的肩膀。

「我不喜歡這樣。」容仙默默地將星伊的手拿下。

「哦⋯好⋯」星伊尷尬的笑,第一次被人拒絕,星伊不甘心的再度出擊「容仙今天還是一樣,美得讓我很心動!」

「妳一直都這麼油膩嗎?」容仙透著冷冷的聲音,沒有回頭的按下電梯鍵。

星伊因為容仙的冷淡感到措手不及(這女人是鐵壁嗎?),甚至讓擅言的自己語塞。容仙進了電梯,看著眼前的人那傻愣的樣子,輕輕的按下關門鍵,星伊看見那漸漸關起的門,趕緊衝了進去。

「容仙!怎麼不等我!」星伊的喘吁吁的說。

「我以為妳不搭。」

「心情不好嗎?」

「沒有。」

「還是容仙本來就是這麼冷淡的人?」星伊好奇的問。

「或許吧。」

容仙走出電梯,卻被一股力量拉住了手,一個重心不穩,跌入了溫暖的懷抱,眼前一黑,嘴唇上多了濕潤溫熱的觸感,接著星伊的舌探入了容仙口中。

「幹嘛?」容仙撇開頭,再盯著星伊的眼睛。

「不知道⋯⋯」面對容仙那透徹的眼神,星伊像個做錯事的孩子。

容仙勾住星伊的脖子,再度吻了上去,遲鈍的、笨拙的佔有,星伊卻因此感到⋯⋯

心跳加速。

⋯⋯分開濃烈的唇,對上容仙的眼,是那個眼神,穿透,但眼睛裡⋯沒有自己,憂傷又深情的⋯⋯

讓人想哭。

⋯⋯想哭?為什麼?星伊瞳孔地震著。


「公司見。」容仙頭也不回的走出電梯,星伊看著那道背影,才知道心塞是什麼感覺,抓著胸口,不明白這是什麼情緒。




「容仙,行銷部如何啊?」惠貞啟動車子。

「還不錯啊,部長人很好呢!」

「那就好,聽說行銷部的人都很有能力,妳要加油啊。」

「惠貞妳是媽媽嗎?」容仙竊笑著。

「呀!我這麼關心妳欸!」惠貞不滿的說。

「好拉開玩笑的,謝謝妳啊!」

「知道就好。」

到達公司,打卡後開啟電腦開始工作,沒多久星伊也到了,有一眼沒一眼的看著容仙,偶爾嘟起嘴、鼓起嘴,容仙感覺自己對面坐著的,是隻倉鼠,花心的大混球倉鼠。

「容仙!一起去吃飯吧!」星伊自然的拉起容仙的手。

「我跟人約好了。」容仙鬆開星伊的手,朝著業務部走去,惠貞剛好瞧見這一幕。

「容仙,離文星伊遠一點。」惠貞嚴肅的語氣。

「妳知道她?」

「文氏三亂全公司大概只有妳不知道吧!」惠貞搖搖頭「總之,別靠近她,歐膩又這麼漂亮,一定會成為她的獵物。」

「惠貞不喜歡她?」

「以同事角度,我是滿佩服她,但私生活實在太亂了,說人白一點,有點渣吧,之前亂搞的女人還跑來公司。」惠貞嘆了氣。

「是嗎⋯⋯」容仙越來越好奇文星伊這個人。

「總之,我擔心歐膩這麼單純,容易被騙。」

「我會小心的。」容仙有些勉強的撐起笑容(文星伊⋯妳知道妳的風評這麼差嗎⋯)

下班後,容仙在站牌下等著公車,看著來來往往的車輛,想著文星伊這個人,很多種複雜的情緒存在,煩躁的感覺越來越大,但唯一肯定的,這個人一定是星,只是為甚麼她會這樣呢?



電梯的樓層一到,門開啟後,容仙看到一位身穿和服,下巴留著有些長鬍子的男人。

「請問,文星伊住這裡嗎?」男子問著。

容仙有種不祥的感覺「我不知道。」

「是嗎⋯⋯」容仙看見男子眼中熟悉的⋯⋯銳氣「謝謝。」

直覺告訴容仙,這個人的來頭,不小,但那種看似與星伊不相干的人怎麼會找上呢?

容仙按下星伊家的電鈴,沒多久門就開了。

「哦!容⋯」容仙怕剛剛那人看到星伊,趕緊進去關上了門。

「有奇怪的人找妳。」容仙眼神透露著不安。

「女人?」星伊笑著說。

「穿著和服留著鬍子的男人⋯⋯」容仙對上了星伊的眼睛,那個眼神容仙熟悉不過⋯⋯

是殺意。

⋯⋯看著星出任務時、看著星面對強盜時、看著星伊對著要害自己的人時,那冷列的殺意,容仙再明白不過。

「星伊,妳⋯⋯」容仙有些不安,但看著那眼裡的殺意,卻又確信著自己的揣測。

「金容仙。」星伊冷冷的聲音清晰的響起「妳有說認識我嗎?」

「沒有。」

「好,剛走嗎?」

「嗯。」

「等等再出去。」星伊示意容仙坐著。

容仙盯著星伊看,只看見那越沈越冷的氣息與眼神⋯⋯

沒有感情。

⋯⋯上一秒笑容滿面的人,下一秒卻變了。


「文星伊。」容仙打破沉默。

「我聽著。」星伊眼神的冰冷沒有退去。

⋯⋯⋯⋯⋯⋯「我聽著。」


「妳殺過人嗎?」


「為何,有這想法。」星伊無表情的看著容仙。

「沒事⋯⋯」

「如果我說有呢?」

「是嗎。」容仙沒有太大的反應反而讓星伊皺了下眉頭。

「不怕嗎?」星伊得眉間越來越緊。

「不怕⋯」熟悉的眉間,容仙的手指,再次撫平星伊那煩惱的源頭「妳不會傷害我。」


星伊的眉頭皺得更緊,神色也變得痛苦。

「文星伊,妳怎麼了?」容仙有些擔心。


壓住自己兩側的頭,星伊用力的壓著。

「頭痛嗎?」開始感到⋯⋯些許害怕。


吃疼的甩了一下頭,再敲著頭。

「怎麼辦⋯⋯」容仙感到無助。



星伊緊緊抓住容仙的手,不知道該怎麼辦,容仙先讓星伊躺平在沙發上,握住她的手,撫摸著她的頭,看見星伊原本皺到可以夾死蒼蠅的眉頭,漸漸鬆開,容仙才放心下來。

容仙鬆開了手,走進星伊房裡拿件棉被,一走出來看見星伊在沙發上顫抖著,容仙跑了過去,趕緊先蓋上棉被,眼角餘光閃過星伊那呢喃的唇,容仙靠近傾聽⋯⋯

「公主⋯⋯」

「為什麼⋯⋯」

「⋯⋯丟下」

「⋯⋯不是⋯真的⋯」

⋯⋯容仙無法湊起這些呢喃,只能輕柔的將手貼在星伊的臉上,另一隻手牽著她那握得緊緊的手,漸漸的,星伊不在顫抖,呼吸也越來越平緩,容仙看見星伊安靜下累,抽出了手準備回家。

「別走⋯⋯」

轉身,又是那具顫抖的身子,容仙嘆了口氣,背起星伊,小心的放上床,握住她的手。

「沒事的,我在。」

「星,我在這。」

「我在這裡陪妳。」

像是聽見容仙的保證,星伊呼吸又趨緩,真實看著做惡夢的場景,讓容仙的心過分抽痛(七年⋯這七年星伊都是這樣過嗎?)緊緊牽住星伊的手,容也慢慢進入夢鄉。














⋯⋯⋯

對不起,這次不任性離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