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

(好痛苦⋯⋯)

(別走⋯⋯)

(不准傷害她⋯⋯)





「啊啊啊啊啊啊啊!!!!!」嘶吼著,星伊驚醒。(到底⋯⋯是什麼東西⋯⋯)

走下床,星伊有些恍惚(我怎麼回來的⋯?)看了看時間,中午12點了,難怪肚子有些餓,洗梳後,穿著輕便的衣服出了門。

自從18歲那年上來首爾念書後,夢靨便找上了自己,模糊的畫面,溫暖的感覺,接著裂肺般的疼痛,想看清楚,卻怎麼也看不明白,只知道每個夢的終點,胸口緊縮得快窒息,但七年了,始終看不透那個夢。

(放我出去。)

星伊身子震了一下,剛剛那是什麼?用力的回頭,看著周遭,但並沒有叫住自己「一定是喝太多酒了⋯⋯」

買了簡單的食物,星伊回到家,打開了窗戶「嘖嘖,真佩服我的眼光,真是個好地方!」不知道為什麼,星伊非常喜歡海邊和樹林,每到這兩個地方,內心總是有股暖流流經。

電話聲響起,星伊看了電話號碼,無奈地接起「喂。」

「文星伊,玩夠了嗎?」男人冷冷的說。

「我過得很好。」

「該回來了吧?」

「我可以自己生活。」

「就這麼不想回來接管嗎?」

「我不想。」

「不管妳想不想,妳終究屬於這裡。」

「你說過,把那件事處理後,我可以過自己生活。」換上的,是那沒有血色與溫度的眼神。

「妳會回來的。」男人掛上了電話。

星伊憤憤地咬著下唇,緊握自己的手低著頭,那男人從領養院帶走了星伊,教導她各種殺人手法與槍法,直到18歲那年,星伊的生活是沒有溫度的,直到那個夢出現。

一直都位男人的組織做事,星伊倦了,和男人說想平凡地過生活,男人給了她最後一個任務,而星伊也差點在那任務中死去,她隱約記著有個溫柔卻又憂傷的聲音不斷的喚著自己⋯

(我們還沒見面⋯⋯)

(醒來⋯⋯)

(堅持住⋯⋯)

⋯⋯自己也不知為何,奇蹟似的活了過來,而男人也遵守承諾,讓星伊離開。




Knock Knock

聽見敲門的聲音,星伊走向門口,透過小小的玻璃圈,看見容仙站在門口。

「妳怎麼知道我家?」星伊打開門問道。

「昨天,我送妳回來。」容仙拿出醒酒藥「拿去,我先走了。」

「⋯⋯謝謝。」星伊接過,看著容仙走到隔壁按著密碼「妳住這裡?」

「嗯。」解鎖聲響起「怎麼了?」

「沒事,妳好啊鄰居。」星伊升起鼻肌的笑。

「你好。」語畢,容仙進屋,關上了門。

「哇,真的好巧啊!」       *os.不巧我故事怎麼寫?

星伊關上門,整理情緒,深呼吸再吐氣,看著手上的解酒藥,笑了出來。




回到家後,容仙想起昨天晚上,星伊久最後輕喚的那一聲,熟悉的語氣(是星。)但文星伊卻又不記得所有的事,那為什麼會這樣呢?難道是因為自己嗎?

感到有些煩亂,容仙搖了搖頭(別想了,現在的文星伊可是個花心大蘿蔔,和星差了十萬八千里遠。)換上制服提起公事包,容仙出發到公司。


「歐膩!」輝人看見容仙趕緊跑過去。

「怎麼了?」

「星伊歐膩有對妳怎樣嗎?」輝人一臉擔心。

「沒有啊。」

「那就好,我昨晚才在擔心她會不會酒後亂性。」輝人放心的吐氣。

「沒那麼誇張吧!」容仙笑著說。

「我會怕麻!而且都是同個辦公室的,出事很麻煩。」

「嗯,我知道了。」

「容仙歐膩,自己要小心點。」

「部長,這麼擔心星伊啊?」容仙問著。

「她喔⋯好好想想吧,我不想管太多,也或許我永遠沒辦法管。」容仙看見輝人眼神中的無奈「從認識她開始,我就知道,這個人沒有心⋯⋯」

「不會的。」容仙走向自己的辦公桌,打開了電腦。

「容仙歐膩,我認識星伊歐膩七年了,真的沒看過她交過女朋友,上過的女性朋友倒是很多。」輝人苦笑著。

「是嗎⋯⋯」

「星伊歐膩和我說過,她沒辦法愛。」

「她不是沒辦法,而是不可以吧⋯⋯」自從聽見星伊喚的那聲,容仙感覺到星在她體內,想要竄出。

「嗯?」輝人疑惑的看向容仙。

「沒事,我先忙喔!」

「好!」




喝下了醒酒藥,不適感不再那麼大。十點鐘,星伊換上襯衫搭著黑色皮衣,穿上帥氣的黑色皮鞋,招了台計程車。

到了酒吧,星伊熟悉的點了杯酒,開始物色著漂亮的女人。

「嘿,妳好。」星伊換上無邪的笑容靠近。

「你好。」女人有些羞澀的回應,星伊看見女人眼神中對於自己的好感。

「遠遠就被妳吸引了呢。」最魅惑的微笑角度。

「謝謝。」女人的臉紅了起來。

「妳的眼睛很漂亮,我可以近點看嗎?」

女人點了點頭,星伊仰起女人的下巴,緊緊盯著女人的雙眼,用眼神告訴女人:今晚我要妳。女人感受到星伊眼神中的熱烈,緩緩閉上了眼,星伊徵求到了女人的同意,吻了上去。

又是一番翻雲覆雨,卻有些許不同,星伊留下紙條後,頭也不回的走出飯店。

自從那夜與容仙狂歡後,和別的女人在床上纏綿時,總會浮現那害羞的表情,和別的女人不同,容仙並不是叫床叫得多激烈也沒有技巧可言。

但是那眼神,讓自己沈溺,那眼神讓星伊感受到自己被愛著,即使是幻覺,那夜的美好,第一次讓星伊感到不捨與流連忘返,過後和別的女人的狂歡,就會想起容仙的嬌羞與深情。

「搞什麼,也只是一夜情啊。」星伊晃著頭,但又想起那是容仙的初夜「到底為什麼。」

按下家裡的密碼,星伊疲憊的倒在沙發上,緩緩地入睡。










⋯⋯⋯⋯

如果絕別是為了重逢,我願意承受撕裂般的離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