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真的很誇張欸!」輝人沒好氣的挖著飯。

「我也這麼覺得。」星伊萬萬沒想到昨天被奪走初夜的人,竟然是同事,想起以後還要在同個空間工作,頭就痛了起來。

「誰叫妳!就叫妳生活不要那麼亂,現在好啦!我都覺得尷尬了。」

「我⋯我哪有很亂!」星伊心虛的反駁。

「上次還真有個女人跑到公司來找妳,私生活亂就算了,還影響公司。」輝人瞪著星伊。

「我哪知道她趁我睡著的時候拿走名片啊!所以我之後都完事就走人了啊!」星伊無辜的說。

「到底可不可以正經點啊,虧妳還是我學姊。」

「我工作很正經啊。」星伊燦爛的笑。

「我是說妳的私生活。」

「輝人,妳也知道。」星伊突然苦澀的扯起嘴角「我沒有愛人的能力⋯⋯」

「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啊?」輝人皺著眉頭。

「其實我也不懂,明明很漂亮、個性很好、我也很喜歡,但就是沒有辦法愛上,沒有心動。」星伊仔細回想,從以前到現在,不是自己不想好好談場戀愛,而是⋯⋯

沒有辦法。

⋯⋯總有股被強制煞車的力量,然後看著那人,開始有種反彈感,明明是自己喜歡的類型啊,可是自己怎麼會想躲避呢?怎麼會想遠離呢?唯有每個夜晚的狂歡,一晚的愉悅,自己才有被愛或愛人的幻覺。

「妳該好好沈澱,不是妳不能愛,只是沒遇到。」輝人幸福的吃著飯。

「是嗎⋯⋯」星伊準備叉起熱狗「疑⋯?我的熱狗呢?」星伊轉過頭,看見可愛的熱狗早被輝人吃了一半「呀!丁輝人!」




回到辦公室,星伊有些尷尬的坐在位子上,容仙像是猜出她的心事一般。

「妳放心吧,我不會要妳負責。」容仙冷冷的說,眼睛盯著電腦螢幕。

「我不是擔心這個。」星伊嘆了口氣「只是沒有想到妳會是同事。」

「我也是。」

「身體⋯⋯還好嗎?」

「嗯,星伊很溫柔。」容仙給了星伊一個微笑。

「哦⋯⋯」看見那笑容瞬間有股羞澀感湧上(文星伊妳害羞什麼?人家都不介意了!)「沒事就好。」

「嗯。」

聽見容仙的話,星伊舒坦了許多,打開資料開始忙碌起來。

「今晚為了慶祝容仙來到行銷部!一起去吃辣豬排吧!!!」輝人開心的說。

「部長,我不吃辣。」

「文星伊我才沒問妳!」輝人轉頭看著容仙「怎麼樣啊容仙?」

「部長⋯我也不吃辣豬排⋯」容仙抬頭看到輝人備受打擊的的臉,趕緊開口「還是我們去吃炸雞呢?」

「好啊好啊!」輝人又開心的笑了起來「那下班就⋯⋯letgo!」講完後,帶著愉快的腳步回到辦公室。

「妳也不吃辣豬排?」星伊好奇的問。

「嗯⋯」

「那妳喜歡什麼?」

「辣炒年糕。」

「我也是!」

兩人就這麼聊了起來,星伊意外的發現兩人有著許多的共通點,只是星伊不明白,明明容仙是看著自己的,但那眼神卻穿越自己,感覺看的不是自己一樣,甚至那眼神⋯⋯擁有濃濃的⋯⋯悲傷?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時間,一夥人開心的到炸雞店用餐,星伊和輝人整路逗著嘴,容仙則笑笑的跟著。

「丁輝人妳這小不點,偷吃我熱狗還敢罵我!」

「歐膩妳不要那麼小氣好不好!」

「歐膩?」容仙疑惑的看著兩人。

「哦!輝人是我大學的學妹,對了,容仙幾歲呢?」

「我26。」

兩人驚訝的一起看向容仙。

「歐膩妳有26?」輝人張大了嘴「我以為我們同齡!」

「哇~容仙真的是童顏啊童顏!」

「妳們太誇張了啦!」容仙害羞的笑。

到了炸雞店,星伊熟悉的走到冰箱,拿了幾瓶燒酒。

「呀!歐膩!明天還要上班欸!」輝人大喊。

「我明天休假!妳個笨蛋!」星伊大喊回去。

「哦⋯是哦⋯哦⋯」輝人語塞「別喝太多啊!」

「好啦!」星伊拿了四五瓶燒酒放著。

「這會不會太多啊?」容仙問。

「不會啦!慢慢喝啊!」

「容仙歐膩,不用管她啦!」輝人嘆了口氣,而星伊早就開喝了。

「星伊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嗎?」

「對啊,她說如果不喝醉,就會做惡夢。」輝人想到大學時「以前大學我和歐膩是同寢室的,每天早上歐膩都是流著淚起床的,問她做了什麼惡夢,她總說不知道,只是感覺很心塞。問她這習慣多久了,她說自從18歲那年後就常常這樣。」

「妳們都在首爾念大學嗎?」容仙說著。

「是啊,我原本住全州,星伊歐膩住富川。」

「⋯⋯難道是因為靠近我所在的地方嗎⋯⋯」容仙呢喃。

「歐膩妳說什麼?」

「沒事。」容仙笑著搖搖頭「妳們關係看起來很好呢。」

「唉⋯⋯星伊歐膩愛喝酒就算了,關係又亂,要不是她當朋友真的很細心又中肯,上班也很有能力,我才不會跟她當朋友呢!」輝人用鼻子吐著氣。

「關係亂?」

「亂把妹,亂開房,亂生活,簡稱文氏三亂,歐膩妳也要小心,別被她騙了。」輝人提醒容仙「星伊歐膩啊,不會對人動真心的。」

「丁輝人⋯⋯我有這麼差嗎?」星伊不滿的噘嘴。

「當朋友是不差啦!哈哈哈!就朋友。」輝人大笑。

三人愉快的聊著,但到後來,星伊不勝酒力的倒在桌上。

「哎一夕!我明天還要開會,還給我添麻煩!」輝人不滿的戳著星伊。

「不然我送她吧,我明天下午才進公司。」容仙整理起星伊的公事包。

「好吧,我給妳歐膩新家的地址好了。」輝人拿出紙寫下,遞給了容仙「前幾天歐膩住的地方被亂搞的女人找到,跑去大亂,星伊歐膩怕她再來,馬上連夜搬家,唉,麻煩的傢伙。」

「嗯,部長先回去吧。」

「我們先一起把歐膩搬上車。」輝人和容仙拉著星伊,丟上了計程車「容仙歐膩也小心喔!」

「好,再見!」




「我要去這裡。」容仙將紙條遞給司機。

「好的。」

容仙仔細看著紙條,這住址怎麼那麼熟悉⋯⋯,前天好像看見隔壁有好幾箱行李⋯⋯,該不會就是星伊吧?司機將車停好,果然是和容仙同一棟大樓。容仙笑了一下(神啊,謝謝祢讓我們相遇。)

將星伊扛到家後,容仙拿出了星伊的感應鎖打開了門,沒想到星伊的家滿簡單的,把星伊丟上床後,容仙安靜的趴在床邊看著她。

「內⋯星⋯原來妳的表情這麼多。」容仙揚起了嘴角。

「原來妳笑起來有鼻肌呢!很可愛。」

「星⋯妳知道我等妳多久了嗎?」

「可是妳變得好不一樣⋯讓我好陌生。」容仙輕柔的撥開星伊的瀏海,讓那白皙的臉露了出來。

「木納的妳、傻傻的妳、害羞的妳,我好像都看不到了。」容仙靜靜的流著淚。

「為什麼明明⋯這麼靠近妳了⋯妳卻不再是妳⋯」

「我該怎麼辦啊⋯星⋯告訴我⋯」


容仙慢慢的吻上熟悉卻又陌生的唇。


「星⋯妳曾經那麼守護我,再次換我守著妳。」容仙再清楚不過的,眼前這個人,自己不能去糾纏「星⋯我愛妳。」所以就讓自己默默地待在身邊,就夠了。


「公⋯主⋯⋯⋯」星伊輕聲的喚著。











⋯⋯⋯⋯

我是我,妳卻不再是我熟悉和深愛的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