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在我身邊。」

「不能。」星的眉頭越皺越緊。

容冰冷的指尖沾上那煩惱源頭,畫著圈「星,走近妳,我需要多努力⋯」

「為甚麼,要走近。」

「因為喜歡。」容拉近星,將耳朵貼在她胸口。

「什麼,是喜歡?」

容將手環住星的腰,再狠狠的圈緊,透過耳朵,容聽見星不規則的心跳聲「這就是喜歡,妳的心跳,再說著。」

「我的⋯心跳⋯?」星摸著胸口,有股感覺讓自己有些窒息感,卻又不討厭。

「討厭我這樣抱妳嗎?」

星搖搖頭。

「討厭跟我並肩嗎?」

星搖搖頭。

「討厭觸碰我嗎?」

「我,不能觸碰。」星卸下容環住腰的手「妳是公主,是世子的未婚妻。」

「可是我的心,被妳掏走了。」容苦澀的傾訴。

「公主,該回去了。」星走向門口。

「星,我要妳陪我。」容緊咬著下唇,吐出「⋯⋯是命令。」

「⋯⋯是。」

終究,還是得靠這層關係,才能將星拉在身邊,明明知道星也喜歡自己⋯

咫尺天涯

⋯無所謂了,只要星在身邊,無論什麼辦法,都好,只要有星,只要星。




「公主,該回住所了。」

「星,這是哪裡。」容看著簡單的木屋問道。

「我生活的地方。」

「星。」

「是,公主。」

「妳知道,還有兩個多月,我就要成婚了嗎。」容走向星伊。

「⋯⋯知道。」星低下了頭,感受自己胸口那股難受的心塞。

「所以,在我身邊。」容再度抱起了星,熟悉的背,最愛的背,最沈溺的背「至少讓我擁有妳,這兩個多月。」

「公主⋯」星轉過身,抱緊了容,尊崇內心與身體最原始的反應「會害到妳的,我要保護妳。」

不爭氣的脆弱,又再度出現在容的臉上,但相反地是那堅毅的心意「那,帶我走。」

「不行。」星用力的拒絕「公主的國家。」

是啊⋯自己還有國家,為了自己渺小的愛情,犧牲國家,成了國家的罪人,容也做不到,戰爭的烈火,能摧毀多少,容清楚不過了。

「別離開我。」容懇切的請求,不想再用命令的請求,想聽見星答應自己的請求。

「總有天,還是得走。」星圈緊了手,容感到有些難以呼吸,但沒關係,這就是不善言辭的星對自己展現的在乎,甚至能感受星因為害怕而顫抖的身體。

「我想,成為妳的女人。」

容吻上星那柔軟卻又遲鈍的唇,再離開「這段時間,讓我擁有妳。」

「公主⋯⋯」從不有什麼奢求的星,此刻唯一的奢求,是希望容不是世子的未婚妻,星比任何人都還清楚容進宮後的生活,卻又⋯

無能為力

⋯明明是自己如此珍惜保護的人。星恐懼自己喜歡上容,喜歡上不該喜歡也不該觸碰的人,原以為離開,可以丟棄那不允許的感受,卻又不自覺的偷偷保護著觀看著,容的身影、聲音、所有的一切,早已深埋在星的腦海,揮之不去。

「讓我自私一次,最後一次。」

「是。」(剩下的時間,讓我好好記住妳。)星下定了決心。





回到了住所,容沒有讓星回到她房間。

「星,在這睡。」容脫下了外衣。

「公主,不好。」星準備打開門。

「星,回來。」

星停住了手。

「陪我睡。」容走向星,將她的外衣褪去。

「有些⋯奇怪⋯」透過星冷漠的表情,容看見那發紅的耳根,不自覺的笑了。

「妳也會害臊啊?」容摸了摸那對討喜的耳朵。

「不知道⋯這樣⋯跳很快。」星敲敲自己像是故障般的心臟。

容將星的手放在自己胸口上「星,感覺得到嗎?我也是。」

星訝異的看著容。牽起星的手,容勱向床邊,先走上了床,接著示意星上來,只見星傻愣愣的站著。

「傻子,上來。」

星左看看右看看,不安的看著地板。容看不下去,一把將星跩了上床。

「被看見,不好。」星在床上僵直的躺著,手不安的緊握。

「沒我命令,沒人能進來。」容將頭輕靠在星的肩上「星。」

「我聽著。」

「這是我有意識後,最幸福的時刻。」容偷偷的揚起嘴角。

「幸福,是什麼。」

容把手放在星的胸膛中央「現在的妳,有什麼感覺。」

「⋯⋯」星思考「跳動,厲害地。」

「還有嗎?」

「滿滿的⋯⋯感覺。」

「討厭嗎?」

「不討厭,有些⋯⋯著迷。」

「這就是幸福。」容抱緊了星。

「和公主,很幸福。」星小聲的說著,但容都聽見了。

儘管這樣的幸福,像曇花般只會是一瞬,但至少,確確實實地擁有過,墜毀又如何?這樣的星真實的躺在自己的身旁,比什麼都還要重要。

星放鬆了身體,閉上了眼,安心的睡意找上了兩人,接著緩緩進入夢鄉。




一早,先起床的容,緊盯著星那好看的側臉,小心的觸碰,確認星真實的存在,不是自己的幻想,情不自禁的,吻上了那有些纖瘦的臉頰。

「公主⋯⋯」星慢慢睜開眼。

「嗯⋯我在。」

「睡太晚了。」

「不會,還早。」

「要吩咐早點。」星吃驚著,平時都很淺眠的自己,居然能睡得這麼沉(是因為公主嗎?)或許是那股安心,星第一次睡得充裕。

「沒關係。」

「怕妳餓。」

「不餓,別起來。」

「是。」星著迷的盯著容(好美。)

「臉很糟嗎?」容皺皺眉頭「為何盯著?」

「因為,妳美。」

極端害臊的感覺,一口氣的湧上,容沒想過木訥的星,居然會說出這種話「妳知道什麼是美啊?」

「公主,很美。」

「知道,還不在我身邊。」容輕輕的責備。

「我在,都在。」

「不算。」

「為何?」

「我看不見,不算。」 星的嘴角揚起了小小的弧度。

「星,妳笑了。」容開心的埋入星的頸肩。

「是嗎⋯⋯」星有些不知所措。

容繼續眷戀著星頸肩,屬於自己的那份脈動。









⋯⋯⋯⋯⋯⋯⋯

神啊,若祢存在,能否將這幸福施捨於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