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星打直著背,任由容處置,一陣強風迎面吹上。

「星,冷。」

「是⋯⋯」星抱住了在懷中的容,緊緊地。

「嗯⋯溫暖多了。」容貪戀的佔據。

「嗯。」星腦中一陣複雜交錯,自己是因為命令,才如此緊抱著她,還是這是自己的心呢?如果是後者,那自己已經越過不能踩踏的線了。

過了許久,容都沒有放手,星也只是任憑懷裡的人,任性的依戀,內心也有股不想放手的意志存在。

「公主,該走了。」星放下了雙手。

「嗯⋯」容也鬆開了環抱的手「星。」

「是。」

「別再無聲無息的消失。」

「好。」星思索了一下「今晚,要出任務。」

「是嗎⋯⋯哪時回來?」

「一個月⋯至兩個月。」

「是嗎⋯⋯」容難過的低下頭,兩個月,距離婚禮就只剩下三個月了「快點回來。」

「是。」

「安全的。」

「是。」

容拿起星腰間的香囊「妳還有我得保護。」

「⋯⋯是。」在此刻星終於明白,容送給自己香囊的意義。



月漸漸被黑雲吞沒,星慎重的檢查著所有東西,接著走出門,便看見容站在中庭。

「要走了,是嗎。」

「是。」

「⋯⋯」(不要走)

「要吃飯。」

容沒有回應。

「別鬧脾氣。」

容沒有回應。

「別偷跑,危險。」

容依然沒有回應。

「我會回來。」

感覺到星的氣息消失,容急忙的轉頭,中庭,只剩下了自己。走到對面星的房裡,感受著上一秒還殘餘的溫度(為何和妳在一起的時間,就像稀有品呢⋯⋯)容瞄到了桌上的信紙,好奇的打開,一字一句間,是星那清晰的冷淡卻又笨拙的透露著關心,容落下了思念的眼淚,明明上一秒才分離。

[天冷了,明早會送一批衣服。吃不慣,和鄭玲說一聲。安份點,別做危險事。別貪玩,外頭沒有想像安全。     星 筆。]

(星阿,我多想和妳說句,不要走。)


沒有星的一個多月,容像是被抽空般,連自己也無法理解的空虛感,每天都襲擊著那空蕩的心。想起她時,就走進對面那個房裡,稍微打掃,拿起那些不多的物品溫習著,一天是怎麼度過,一週又是怎麼度過,容只能感受到時間的漫長所造成的痛苦。

兩種矛盾,希望時間過得快,才能趕緊見到星,卻又希望時間過得慢,才不用面對那該死的命運。

有人說,習慣是可以養成的,怎麼自己不是習慣沒有星的存在,而是養成思念它的習慣,每天每天只是思念著。




「鄭玲,我想去後山走走。」容走向門口。

「公主,我陪你去吧。」

「不用,我自己去。」不管鄭玲的想法,容獨自走出了大門。

走在後山的小路上,就會想起當時護送時,有一段路程,是在樹林裡度過。害怕自己被蟲咬,星總是想盡各種辦法,怕自己渴、怕自己餓,每晚守在自己的棚外,就怕有野獸傷害自己。雖然冷漠,卻又無比的心細,當有危險,第一個衝到自己面前的,永遠是星。

想起她,不自覺連心都暖了,卻又因為身份的差距,星對自己那只忠於命令的態度而感到心痛,依稀在記憶中留存的,是她那纖細卻又踏實的身影,不厚實卻又結實的背,甚至是她的呼吸與鼻息。


「嘿嘿⋯小美女自己一個人嗎?」落腮鬍看起來很骯髒的男子靠近著。

「不。」容冷冷的說。

「別這麼冷淡麻,要不要跟哥哥玩玩啊?」男子慢慢的靠近。

「不要。」明明危險不斷接近,容也不知為何沒有一絲恐懼。

「小美女這麼冷淡不好啊,哥哥讓你熱起來吧?」男子一把抓住容的手。

「我說,放開。」

「老子說不放呢?」男子有些不悅的說。

「放開。」

「臭婆娘!」男子拖走了容「啊啊啊啊啊啊!!!!!」

在森林中,一生淒慘的叫聲迴盪,轉眼瞬間,男子扯住容的右手就這麼血淋淋的落下。容只感覺到一瞬間,一雙冰冷的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再來便聽見慘叫⋯

「別睜眼。」

⋯那股氣息,容再熟悉不過。被打橫抱起,容依舊沒有張開眼睛,但只有一個人可以讓她放心。

那人將自己放下後,容打開了眼睛,入目是個木屋,與銀髮的身影。

「不是出任務嗎。」容冷靜的說。

「⋯⋯」

「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

「為什麼,在這裡。」容流下了眼淚。

「⋯⋯」

「就這麼,想遠離我。」

「⋯⋯不是。」

「一個多月,其實沒有任務嗎。」

「⋯⋯是。」

「騙了我嗎。」

「⋯⋯」

「星,回話!」不爭氣的眼淚,拼命的滴落。

「是。」

「妳去哪了。」

「這裏。」

「不是說好保護我嗎。」

「我有,用我的方式。」

容走向了星,用力的朝臉上一呼,星只是默默地承受,容又再度舉起右手,星閉上了雙眼,準備接下,卻有股力量拉扯自己的衣領,接著柔軟的觸感碰觸在自己的唇上,星睜開了眼,卻看見與自己貼近的容。


「我想妳。」


容潰堤的不只是眼淚,還有對於星那壓抑許久的感情,星拉著容進了木屋,關上了門。

「別鬧脾氣。」星放開了手。

「星。」容緊緊的抱著星「我想妳。」

「你是⋯世子的未婚妻。」

「妳明知道我不是自願的!」容無助的喊著「我只喜歡妳啊!當然也知道這種情感不被允許,可是我就是沒辦法控制啊!」容慢慢的癱在地上。

星蹲下,將容仙抱起,放到床上「公主,休息吧。」

「不要走。」

「⋯⋯」

「回答我,為什麼用這種方式對我。」

「⋯⋯」

「誠實回答。」

星轉過身,手抓住了胸口,皺起眉頭「和公主一起,這裏,很奇怪。」

「不在一起,就不奇怪嗎?」


星搖了搖頭

「沒辦法⋯⋯呼吸。」









⋯⋯⋯⋯⋯⋯

妳不在,我連呼吸都滲透著思念。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太妍美英是真愛
  • 一打開部落格就看到新文好驚喜~~~
    容公主跟文侍衛的故事~~~
    我其實不太喜歡古裝
    但這個坑讓我陷入了wwww
    加油~~~!!!
  • 這也是個大長劇喔哈哈哈哈哈!

    onepi850307 於 2017/01/07 23: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