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發現我真的無可救藥地喜歡上妳。」

對於喜歡,當時的星伊確實懵懂無知,怎樣才是真正的喜歡,兩人都在摸索尋找,容仙早在秀晶出現時,就明白自己對於星伊的喜歡,帶著佔有。而星伊則在出國後,發現自己對於容仙那份無法灑脫的態度,以及深深的思念。



隔日,攝影組來到容仙家,今天行程是準備去RBW一睹容仙平時的樣子,雖然星伊常去,但卻沒有見過容仙錄音或作曲的模樣。

攝影組開著一台車,星伊則是載著容仙。

「歐膩,我也沒看過妳在上班時的樣子,連妳錄製節目我也只是等待撥出時間。」星伊思考著。

「怎麼了?妳想看的話可以當我的一日經紀人啊!」容仙開心的說。

「可以考慮喔⋯」星伊若有所思。

到了公司,攝影組和星伊向RBW的員工們打招呼。

「容仙歐膩!星伊歐膩!」輝人從錄音室衝了出來,一看到攝影機又害羞了起來「歐膩妳們是來拍攝的哦?」

「對啊,新節目呢!」容仙說著。

「所以今天錄音都會錄影嗎?」輝人問。

「沒關係輝人,就向平常那樣就可以了。」容仙捏捏輝人的臉頰。

三人一同來到錄音室,攝影組只請了製作人與一名攝影師進去,這也讓認生的輝人放心不少,容仙和輝人先到旁邊開嗓。

「星伊有來過容仙的公司嗎?」製作人問著。

「有來過,但錄音室是第一次。」

接著容仙和輝人一起進了錄音室準備錄音。第一次看見容仙錄音,星伊卻無法將自己的視線從容仙真摯的臉上移開,耳朵也被兩人的歌聲徹底吸引陶醉。突然間容仙一個破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星伊在外面從沙發笑到地板上面。

「呀!!!文星伊!」容仙氣的在錄音室內大喊,旁邊的輝人可憐的成了代罪羔羊「鄭輝人妳笑什麼!妳也破過音啊!」

「可是歐膩那個破音真的太好笑了麻!」輝人憋不住笑意,而外面的星伊笑得脫了力還笑著。

「文星伊!不准笑啦!」容仙不悅的看著,星伊才咳了兩聲鎮靜一下,但嘴角漾著壓不下的笑意。



容仙轉換情緒繼續和輝人錄音著,這次就順利的錄完,容仙一走出錄音室立馬衝向星伊暴打著「妳在笑啊!哪有人像妳這樣笑女朋友的!」

「星伊歐膩可真是專業笑妻,自己的女朋友自己笑。」輝人在一旁補著槍「星伊歐膩,妳應該被容仙歐膩打壯了不少吧?全世界敢這樣對妳的大概只有容仙歐膩哈哈!」

「沒關係,攝影機都錄下來了。」星伊淡定的指著攝影機。

容仙這時才想起來現在在錄影「吼!文星伊妳真的很壞!」

「輝人,星伊和容仙平時都這樣嗎?」製作人向輝人提問。

「差不多,因為星伊歐膩很愛欺負容仙歐膩。」輝人停頓了一下「可能星伊歐膩很愛被容仙歐膩打吧!」

「呀!輝妮我哪有啊!」星伊反駁著。

「聽說輝人和惠貞也和他們一樣是同所高中。」

「是啊,我和星伊歐膩從很小就認識了。」

「那星伊遇見容仙後有什麼改變嗎?」

「星伊歐膩嗎⋯」輝人思考著。

「輝人好好說話啊⋯」星伊害怕輝人會不會突然蹦出什麼話。

「其實愈見容仙歐膩前,星伊歐膩不太愛笑,也很固執,但愈見容仙歐膩後,笑容變了很多,也第一次看見她那樣去包容別人,也不知道原來星伊歐膩寵女朋友寵得這麼無法無天。」輝人搖頭嘆氣看著容仙「這個歐膩已經被寵到壞掉了。」

輝人突然開始爆著容仙的料「而且這個歐膩還會跟粉絲吃醋!每次簽售會時,多少會有一些喜歡星伊的粉絲會送禮物,但這歐膩都會說[為什麼要送給星伊?]不然就是[文星伊是我的就算是木木也不行]粉絲請歐膩偶爾發一下星伊的照片,這歐膩還幼稚的說[為什麼?我要自己看]」

輝人嘆了好大一口氣「星伊歐膩也是標準妻管嚴,我的姊姊是星伊歐膩的秘書,她還說容仙歐膩上次去公司,只要女員工盯著星伊歐膩看,容仙歐膩就會發出[正宮在這]的眼神光束。」

「歐膩妳這樣了嗎?」星伊驚訝的看向容仙。

「呀!鄭輝人!」容仙此時只想鑽進地板裡(早知道不要讓輝人來了!)。

「歐膩真的在公司那樣了嗎?」

「你的女員工都盯著妳流口水了!」容仙打了一下星伊「你這遲鈍的傢伙!」



「所以容仙很常去星伊公司嗎?」

「很少去,除非完全沒有行程才會去找她,但星伊基本上在公司都很忙碌呢。」

「對,幾乎都在開會,所以沒什麼時間可以陪歐膩。」星伊解釋。

「兩位都是忙人,這樣不會很常沒見面嗎?」

「的確,如果歐膩開始活動的話,真的很難見面。星伊想起前陣子容仙回歸前的準備工作,兩人幾乎見不太到。

「那要怎麼維繫感情呢?不會爭吵嗎?」

「不會,星伊她很貼心,常常發訊息給我,看到訊息我就很開心了,畢竟星伊也很忙碌,卻會記掛著我。」容仙看向星伊笑了一下。

「歐膩也是,我們幾乎都會用訊息,有空的話會打個電話,加上以前分開的經驗,現在我們也成長成可以支持彼此夢想的人了。」

「那兩位家裡對於兩人交往的反應呢?」

「其實我們都還沒有正式到對方家拜訪,所以還不清楚呢!」星伊尷尬的笑著。

「如果是星伊歐膩的爸媽的話⋯」輝人想起了什麼的笑著「星伊歐膩的爸媽都超級寵歐膩,所以隔天新聞報出來的時候,與其說是反對,更多是女兒被搶走的感覺,歐膩的爸爸還打給容仙歐膩的爸爸說請容仙歐膩一定要常常叫星伊歐膩回家。」

「真的?我怎麼沒聽我爸爸說起呢?」容仙說道。

「可能妳爸爸覺得我爸爸在鬧事吧。」星伊想起那個女兒控嘆了一口氣。

「所以兩位家長事實上沒有反對嗎?」

「我們兩家關係太好了,所以很支持呢!」星伊笑著說。

「星伊歐膩的爸爸知道的那天還哭了呢!」輝人笑彎了腰。

「看來星伊的爸爸很愛女兒呢!」製作人也笑了。

「星伊她爸爸真的是標準的星伊狂粉!」容仙說著。



結束在公司的錄製後,一行人來到部隊鍋店吃飯錄影,正當容先準備開吃時,眼尖的星伊看見上面的起司,並且阻止了容仙。

「容,起司,食過。」接著默默地走向櫃檯,點了一鍋沒有起司的部隊鍋,走回座位敲了敲容仙的頭「歐膩,你怎麼那麼不小心。」

「對不起麻,星。」容仙不好意思地吐舌。

部隊鍋煮滾後,星伊先為容仙盛了一碗並吹涼放到面前,容仙嘗了一口點點頭後,星伊才開始吃,邊吃還邊挑著容仙喜歡吃的放入碗裡。快吃完時,星伊走向旁邊抽了些紙巾,容仙吃完抬起了頭,星伊迅速的為她擦嘴,接著拿出容仙包裡的口紅和鏡子。

「星伊吃飯的時候都這樣嗎?」製作人看傻了眼的問。

「因為歐膩傻傻的,如果不看好她一定會出事。」星伊無奈跨越又甜蜜的說著。

「我哪有啊!」容仙不服氣的說。

在吵吵鬧鬧下,終於結束了一天的錄製。




《播出當天》

星伊和容仙守在電視機前等待播出,一到六點,節目準時播放,而開場第一眼看到的是帥氣的星伊與⋯奇怪的註解[寵妻狂魔與專業笑妻文星伊/22]接著換容仙的出場畫面與註解[家暴達人與專業控夫金容仙/23]。

「呀!我什麼時候家暴了啊!」容仙指著電視說。

「歐膩妳很常啊。」接著就被打了一拳「你看你看你看!!!」容仙只好默默地繼續看電視。

兩人坐在沙發上,容仙靠著星伊,兩人一起笑到節目結束。

「星,妳好像真的很寵我。」看著影片,從第三方的角度來看,容仙感受到的是星伊對於自己的溺愛。

「有嗎?我覺得還不夠。」星伊正經的看著容仙。
























「星,我真的被妳寵壞了,要負責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金容仙的臉頰肉
  • 吃飯那裡文星星也太體貼了<3
  • 星伊就是個標準寵妻狂魔

    onepi850307 於 2017/01/04 02: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