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是間接承認妳是我老婆囉?」

容仙一反平常的態度,兩手勾著星伊的脖子「我從來沒有否認過啊。」

面對強勢的容仙,星伊反而害羞地放開「趕快吃飯啦!」

容仙勾著星伊的下巴,輕輕的在她耳邊說「老公,這樣開心嗎?」

「呀!歐膩!妳在學我油膩啊!」星伊慌張的看向別處,容仙像是發現了星伊的另一面般開心(文星伊這小鬼,也不擅長應付油膩呢!)

「誰叫妳總是調戲我!」容仙驕傲的看著星伊。



飯後,兩人一同到了容仙家稍微整理。

「歐膩,這邊真的快變妳的禮物屋了。」星伊到處看看。

「這可是木木們精心的禮物呢!」

「哦!傑尼龜!」星伊拿起玩偶和容仙比對著「歐膩真的很像傑尼龜,叫聲傑尼來聽聽。」

「傑尼傑尼!」沒想到容仙真的學了,聽到後的星伊笑的鼻肌都快裂開了。

「自從我們公開以後,還有木木要拿禮物給妳呢。」

「我怎麼都沒收到?」星伊疑惑著。

「因為我都收起來了啊,誰叫上面都寫著星伊好帥、星伊我愛妳。」容仙生氣的嘟起嘴巴。

「歐膩妳連粉絲的醋也要吃啊?」星伊捏捏容仙可愛的雙頰。

「我才不管!」容仙緊抱著星伊「我不管,我就是愛吃醋。」

「哎一古我可愛的小醋桶。」

容仙其實有不明白,即使是木木們,只要和星伊牽扯上關係,自己就是會吃醋,明明知道星伊沒興趣,還是會感到不開心,但星伊對自己就沒有這麼嚴重的醋意,這也讓容仙有些挫折(唉⋯但我的身邊根本沒人啊⋯好想看看星伊吃醋的模樣喔。)



到了星期六,攝影組早早就到了容仙家,首先是粉絲提問的部分,架好攝影機後,開始錄製,迪諾將裝滿問題的紙箱放在桌上。

「今天第一天錄影,想請兩位為我們解答粉絲的疑惑,對於兩位交往的過程粉絲都充滿好奇呢!現在請星伊為我們抽出第一個問題。」

星伊將手伸進紙箱中,抽出第一個紙條,打開並閱讀「請問兩人的第一次見面?」

「我和歐膩第一次見面是在高中,學校的琴房,那時候我為了躲避人群,所以只好到琴房用餐。歐膩一打開門就很兇的說:琴房不能吃東西!」星伊笑著說。

「呀!我哪有很兇啊!」容仙反駁著。

「星伊怎麼會到琴房吃飯呢?」製作人提問著。

「這真的是事實,當年我真的走到哪裡,人就跟到哪裡,但偏偏我喜歡安靜的地方,所以就躲到琴房了。」星伊接著說「那時歐膩兇我的時候我真的嚇到了,但後來看見歐膩彈鋼琴的模樣,就知道歐膩有多珍惜鋼琴。」星伊甜甜的笑。

「所以那時候一見鐘情了嗎?」

「不是。」星伊否定「但我知道歐膩一定一見鍾情了。」

「呀!」容仙沒法反駁,畢竟當年真的是一眼看到星伊就被迷住了。

「所以是誰主動想去認識的呢?」

「哦!那時候因為我們公司和歐膩家公司有合作的案子,所以我和歐膩才有交流。」星伊突然大笑「而且歐膩在學校跟聚會那天的模樣真的差很多。」星伊打開了手機,裡面有張容仙的學生照「看看,真的很呆吧?」

「文星伊!」容仙暴打著星伊「妳怎麼這樣破壞我形象!」

「哇!真的很呆!跟現在的樣子差很多呢!」製作群都驚訝的看著照片。



製作人接著請容仙抽出紙條並閱讀。

「請問,兩位現在是同居嗎?」對於這個問題,容仙愣了一下「我們是住同一棟大樓,走路不到五分鐘,星伊常常來蹭飯。」快速地回答後,星伊看得出容仙想快結束這個問題,便快速的抽出了紙條。



「請問,想看看兩人的情侶戒跟項鍊,以及由來。」星伊和容仙將手上的戒指與手鍊拿了下來給鏡頭看「這個手鏈,是我那時候出國,怕歐膩跑掉,所以送給她的,但那時候沒有跟她說是對鍊,光是要送給她,就緊張好幾天。」

「真的?」容仙非常驚訝,因為當時的星伊看起來很自然的為自己戴上。

「真的,其實出國前一星期就買了,只是不敢給妳,那時想說隔天就要出國,才鼓起勇氣給妳。」星伊回想那時,還是會感到害羞「至於戒指是歐膩第一次幫我過生日時我們一起去選的。」

「聽說現在兩人的合照還放在店裡呢!」

「是啊那時候做好還幫老闆拍照。」容仙回答著「星伊戒指的內圍刻著[Sunrise]我的則是[Moonstar]。」容仙將戒指放在攝影前仔細照著。

「兩人的名字也很特別呢,容仙的英文剛好有Sun,星伊的英文有Moon而且還是一個頭一個尾,非常有始有終呢!」

「是啊,歐膩是我的初戀,我也是歐膩的初戀。」容仙看著星伊的雙眼,閃閃發亮著,自己不知道從哪時開始,可以去讀懂星伊一個眼神與舉動「我們也會是彼此的最後。」



接著容仙繼續抽出下一張紙條「兩人有吵架過嗎?」

「我們滿常吵架,但是也和好的很快呢!」容仙笑了一下「文星伊油膩就算了還很白目又很像初丁!」

「呀!換妳破壞我的形象了啊!歐膩!」星伊緊張的想遮住容仙的嘴。

「每次講話講一講,她就會突然跑出一句油膩的話,不然就是在我專心做事情時一直鬧我!而且說都說不聽。」容著先抓住機會的告狀,將星伊的真面目公諸於世。

「星伊呢?不喜歡容仙什麼點呢?」

「我全都喜歡!」星伊不猶豫的說,容仙則因為星伊的回答而感到意外。



接著星伊抽出下一張紙條「請問,容仙歐膩之前在節目提過自己的創作靈感是來自一個人,那個人是星伊歐膩嗎?」

「沒錯。」容仙沒有遲疑。

「容仙寫的歌不完全是快樂的歌,也很多悲傷的歌,是跟星伊吵架所寫的嗎?」製作人提問著。

「其實我和星伊,高中交往了兩年多,之後中間分開了四年,是到星伊回國後,我們才又在一起。」想起失去星伊的時候,現在也會感受到那時的心痛。

「為什麼會分開呢?」

「那時候我開始練習生生活,星伊則是專心在自家公司,我們變得各忙各的,加上一些誤會才分開。」

「那時候的我常因為工作忽略歐膩,也常常沒有赴約。」星伊回想當時還是有沈重的愧疚感「分開後沒多久,誤會其實就解開了。」

「但星伊在日本待了四年呢,很早就解開誤會怎麼不回來呢?」

「因為我很害怕。」星伊不再看著攝影機,而是緊盯著容仙「我害怕我們又重演,所以我選擇我們各自朝著自己的夢想努力,因為我相信我們一定會再相遇的,畢竟我們是天生緣分!」

「哇!兩位的愛情真的是很得來不易呢!」



結束第一階段的錄影,節目組接下來要拍攝的是兩人平常在家所做的事,在車內裝好攝影機後,一位攝影師隨同兩人前往超市購買晚餐的材料。

一上車,容仙打開了音響,隨著歌曲歌唱和跳舞,一旁的星伊則是淡定的開著車,有時容仙跳激動不小心擋到視線時,星伊會抓住她的手,並且握緊。

但是當容仙打到星伊時⋯⋯「呀!歐膩!等等出車禍怎麼辦!」

「呀!文星伊!我是歐膩!」容仙不開心的回著。

「內⋯」星伊又默默地繼續開著車。

到了超市,星伊自動的先去拉推車,容仙則在入口等著星伊,接著一起出發。

「星,今天想吃什麼?」容仙看著架上的食材問。

「歐膩煮什麼我就吃什麼。」星伊自然的回應。

「內⋯」容仙一邊思考一邊拿著材料,星伊則是盯著這樣的容仙看,沒有言語,但能感受到兩人間自然生活的氣息。

結帳後,星伊主動的把東西都提完,因為不是只做兩人份,所以袋子特別重,星伊卻一聲不吭的拿著。

「星,一起拿啊,不然會太重!」容仙想拿下星伊手中的袋子。

「那歐膩妳拿這個好了。」星伊伸出自己的右手。

容仙錯愕了一下就明白星伊的意思「妳喔!太重要說喔!」語畢,牽起星伊的手。


攝影師OS:這裡是高度閃光現場,早知道就帶墨鏡了。


回到家後,容仙綁上圍裙在廚房忙碌著,星伊則是在旁邊看著,幫容仙拿拿東西端端菜,不一會功夫,容仙就結束變且收拾好,兩人一起吃著飯。

「容仙那麼忙的行程都會煮飯嗎?」製作人提問。

「沒有,沒有行程加上星伊晚回家才會做。」容仙比著星伊「她總是叫我多休息,不要下廚。」

「歐膩難得休假就是要休息啊。」星伊理所當然的說。

「星伊對於容仙的手藝感到如何呢?」

「非常滿意呢!」星伊驕傲的向鏡頭投射一個wink。

結束晚餐後,今天的錄製便結束了。

「辛苦了!」容仙和星伊一一和工作人員說著。

「那明天也打擾囉!」製作人說。

「好的!路上小心。」


收拾完東西後,兩人一同回到星伊的住處。

「好累啊!」星伊倒在床上說。

「對啊,可是知道了以前不知道的事呢⋯⋯」容仙也躺下抱著星伊。

「什麼事啊?」

「就是手鍊的事啊,明明當年那麼油膩的為我戴上,該不會是節目效果吧!」容仙嘟起嘴。

「不是啦!」星伊用手指夾住容仙的嘴唇「我真的想了很久,畢竟那時候我們還沒有在一起,可是我要去日本了,想給妳,卻又找不到理由,原本想說算了。」

「那最後為什麼又給了呢?」

































「因為我發現我真的無可救藥地喜歡上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