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ba,妳男友不是在妳面前嗎?六年前不是問句,六年後,也不會是。」



容仙哭花了雙眼,模糊的看著眼前的人,始終抹不去的歉疚油然而生。

「⋯可是星伊⋯我那樣傷害妳⋯妳還要我嗎?」容仙後退了一步,星伊發現了,便抓住了她。

「我知道那是個誤會。」

「可是我後來的確有跟他交往過啊!」容仙輕輕的放開星伊的手。

「我只問一句,妳心動了嗎?」星伊再度握上她的手。

「⋯⋯沒有。」

「難過、絕望的時候,人都會拼了命地尋找能開心的事,我做的荒唐事也不少。」星伊苦笑著「所以我不會怪妳的傻瓜。」

容仙積了四年的歉疚愧疚一次爆發了出來,止不住的淚水奪眶而出,星伊拿出了手帕,輕柔的為她擦拭。

「別哭了。」接著對她說「我們逃跑吧?」

「可是星伊,今天妳是主角,這樣不好吧⋯⋯」容仙擔心的說著。

「沒關係的,我打過招呼了,分頭走吧,地下停車場見。」

「好。」

話一落下,兩人神色自若的走進會場,再用最快的速度離開,容仙搭著通往地下室的電梯,覺得這一切都很不真實,卻又感到滿足的幸福。



一台黑色的車開了過來,容仙有些詫異,搖下車窗看見星伊後便放心坐上副駕駛座。

「看妳開車,好奇怪喔。」容仙笑了笑。

「我又不是一直都要給人載,何況如果我不會開,怎麼可以像這樣逃跑呢?」星伊也笑了「歐膩,我們先去買衣服吧,要是我們這樣走在路上,應該是前進不了。」苦笑著說。

「星伊⋯有聽過我的歌了嗎⋯?」容仙怯生生的問著。

「沒有。」容仙一聽到,難過的低下了頭「我怕我聽到,就會衝回韓國⋯,但是每張專輯我都有買。」星伊笑著牽著容仙的手。

「哼。」容仙不悅的捏著星伊的手,像是想到什麼一樣,容仙拿出手機,打開車內音響的藍芽,開始播放著音樂「這是我的出道曲Woo Hoo,這首歌可是想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寫出來的呢!」一首首播放著,一首首容仙和星伊說著。

「歐膩還記得嗎?我曾經說過妳一定可以的。」星伊欣慰的笑了笑。

「如果沒有星伊,我一定沒有辦法的,自從妳出現後,不論開心難過,生氣害怕,所有情緒都是因妳而泛起,這些都成了我寫歌的泉源呢⋯⋯」容仙說著又留下了眼淚「我真的很想妳,星伊。」

「⋯⋯我也是啊。」星伊說著「一直都很想妳。」

「但是沒有想到,妳還帶著這些呢⋯⋯」容仙觸摸著那條太陽手鍊與戒指「我以爲⋯⋯妳不會再來到我身邊了⋯⋯這四年,只能透過電視報紙跟週刊知道妳的消息。」容仙突然笑了出來「也因為星伊,我才開始玩遊戲,雖然玩的不好。」

「說實話,這四年我都不去觸碰關於妳的消息,我怕一知道妳的消息,我會奮不顧身的回來。」星伊微微笑著。

「妳真的是大壞蛋。」容仙不滿的嘟嘴。

「是啊⋯我希望我們都能夠成長。」星伊夾了一下她嘟起的嘴唇「我怕我又因為工作,忽略妳太多,倒不如先專心工作。」

「哼,也是。」容仙思考著「我也是吧,一直都在練習和寫歌⋯⋯」

「所以我倒是希望我們都能沒有束縛的向夢想前進,而且我有自信,不管過了多久,我都能吸引妳。」星伊壞笑著。

「這麼有自信?」容仙用鼻孔哼著氣。

「我就是有能力一再把妳電得不要不要的啊。」星伊突然將容仙壓住,因為這個突然的舉動,容仙羞紅了臉「妳看,就像這樣。」

「呀!文星伊!」被看透的容仙惱羞的推開星伊。

「我去買衣服,妳在車上等我吧!」語畢星伊走進一間服飾店。

容仙在車上看著店內挑著衣服的星伊,幾年不見,星伊的魅力不減反增,以前純粹的冷冽感,現在成了冷冷的魅惑感(哼文星伊,只是買個衣服也吸引那麼多人。)容仙不開心的想著。

星伊看見人好像變多了,便趕快買完上車「歐膩,妳先換衣服吧,帽子跟口罩都在袋子裡。」

「好。」容仙接過了衣服,星伊為了不讓人發現,趕緊的開車離開。到達目的地後,兩人快速的換完裝,走上了南山塔。



「星伊,妳還記得妳的鎖嗎?」

「當然啊。」

「我們來玩個遊戲,要不要?」容仙看向星伊「看誰先找到自己的鎖,贏的人可以要求一件事。」

星伊挑了挑眉「好啊。」

「那我數一二三就開始喔,一⋯⋯」才數到一容仙就偷跑了。

「歐膩!妳很奸詐欸!」

接著兩人便開始尋找自己的鎖,但過沒多久星伊就找到了「Yeba,妳該不會是為了讓我看見這個才玩這遊戲吧?」星伊指著旁邊的鎖,上面容仙的字跡清晰的讓人一眼就認出⋯⋯

-星伊,我會一直等妳的。-

「嗯⋯⋯」容仙害羞的低下了頭。

「那我現在可以要求歐膩一件事對吧?」星伊壞壞的打量著。

「妳⋯妳⋯妳想幹嘛?」容仙護住自己的胸口。

「我要歐膩實現六年前我的願望。」

「什麼?」容仙驚喜的看向星伊。




「一起生活吧,我們。」




一回到星伊住所,容仙就被星伊充滿慾望的眼神所挑逗著,門一關上,星伊就將容仙打橫抱起,強硬的吻著容仙,兩人都貪婪的在對方的身上,品嚐著這幾年索魂牽夢縈的味道,不停的在對方口中索取這幾年失去的心跳,星伊小心的將容仙放在床上。

「歐膩的味道,越來越讓人著迷了。」星伊將頭埋入容仙的頸間,輕柔的咬著她的脖子。

「星伊也是啊⋯」對於星伊熟練的技巧,容仙突然想起星伊說過她曾經做的荒唐事「對了星伊,妳所說的荒唐事是什麼?」容仙抵著星伊問道。

「晚點說,好嗎?」星伊將她的手拉開,親吻著容仙的耳後。

「不要!」容仙堅定的擋著星伊「不說我不理你喔。」

星伊無奈的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容仙,又強硬的將頭埋入她的脖子中。

「哼!我才不要讓妳得逞呢!」容仙翻一圈下了床。

「為什麼~歐膩我都慾火攻心了。」星伊鬱悶的說著,上起來的火被容仙硬生生的澆熄。























「我才不要把我的第一次這麼輕易的給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