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

再度被噩夢驚醒的星伊,自從那天後,即使再累也無法睡的安穩,闔上眼時,一樣的夢不斷的重複。星伊無奈的摸著自己的臉頰(又⋯⋯哭了,是嗎⋯⋯)

(原來⋯偶像劇裡失戀後的食不下嚥是真的呢⋯)來到日本的第三天,星伊沒有一餐能好好吃,不是不想吃,而是只要食物進到了口中,就有反胃的感覺,這幾天都是靠流質的食物在支撐自己的體力。

在臉上,反反覆覆出現著淚痕,聽著歌會哭,看見自己會哭,想起容仙會哭,淚水像關不住般拼命宣洩。諾大的房間裡,只見星伊一人捲縮在沙發上,腦袋中不斷在奔跑的,是種種和容仙的跑馬燈。

星伊想起自己總是要容仙等她,總是臨時地取消約會,甚至有幾次還忘記說,讓容仙癡癡的等,明知道容仙放一次假多難得,自己卻執著於工作。

(容仙一定很恨我吧⋯⋯)

說好要讓容仙開心,最後呢?一次次自己總是讓容仙期待又失望,但她始終沒有責備自己,這也讓星伊更加的愧疚。



星伊帶上毛帽與眼鏡,走在不熟悉的東京街頭。

⋯⋯⋯⋯⋯⋯「我們翹課吧!我幫妳偽裝,包準看不出來。」

⋯⋯⋯⋯⋯⋯「歐膩不要這樣丟下我。」


街上不再有容仙愛的內臟湯跟炒年糕,不再有熟悉的語言,不再有熟悉的身影,看著旁邊的小男生站在門口等著人。

⋯⋯⋯⋯⋯⋯「幫我開門,文理事,我來加班了。」


突然有個小女孩,拿著衛生紙給星伊,並比著星伊的臉,下意識的,星伊摸著自己的臉(原來⋯⋯是眼淚啊⋯⋯)走著走著,星伊看見了一間夜店,便走了進去。

拿出身分證對照後,走到了吧台開始喝起了酒,對於沒碰過酒的星伊而言,每一口帶著強烈酒精味其實不好受,但喝著喝著,星伊感受到自己的頭開始微暈,卻有股上癮感。喝到暈的星伊,走下了舞池,跟著重節奏的音樂搖擺,不用想什麼,只要跳舞就好,只要喝酒就好,這種感覺⋯

真好。




從那天起,晚上星伊總留戀在夜店之中,喝酒、跳舞,每天睡在身旁的都是不同的女人,但無所謂,只要快樂就好,誰能給我快樂⋯

我就帶誰走。

原本只拿來放水和一些飲料的冰箱,漸漸的被不同種類的酒給塞滿著,拿來放遊戲的櫃子上,解酒藥也逐漸增多。

醉生夢死。

可是沒關係,星伊只想擁有可以持續讓自己上癮的快樂。




「星伊~我來找妳了~」秀晶開心的打開門,看見的卻是陌生的半裸女人。

「秀晶歐膩嗎?」星伊咬著牙刷走了出來。

「星伊那個女生是誰啊?」秀晶錯愕地站在門口。

「等等就會走了,也不用特別介紹。」星伊繼續刷著牙「歐膩怎麼會來呢?」

「只是覺得很久沒看到妳,來看妳好不好。」秀晶看著陌生女人快速的穿衣,並趕緊離開「星伊那是⋯⋯?」

「只是個炮友而已。」星伊淡淡的說著「所以歐膩要來我這邊住是嗎?」

秀晶瞬間無法反應過來,眼前這個人,是她所認識的星伊嗎?

「歐膩⋯?」

「哦,對啊,會打擾到妳嗎?」

「不會,當自己家吧,我先去上課了。」星伊著裝後走出了門,留下錯愕的秀晶。




秀晶來日本已經三天了,每天每天,她只看見不停喝著酒的星伊,然後看著她醉倒,一邊流著眼淚一邊喊著容仙的名字,但秀晶也只能幫她擦淚蓋被子。

到了第五天,秀晶真的看不下去了。

「文星伊!妳不要跟我說妳來日本就是為了過這種生活!」秀晶一把搶下星伊的酒。

「還我。」星伊微暈的說著。

「妳到底在搞什麼東西!」秀晶看見星伊走去冰箱要拿酒,立馬擋在前面。

「歐膩借我過。」

「不要。」

「為什麼?不要擋我。」星伊伸手想將秀晶移開,秀晶憤怒的拍開。

「文星伊!妳到底怎麼了!」秀晶大吼著「是金容仙那個女人讓妳變成這樣的嗎!」

「哪個女人妳說清楚?」星伊怒視著秀晶。

「為了金容仙那種女人,妳要把自己搞成這樣嗎!振作點好嗎!」秀晶不敢示弱的吼著。

「你他媽哪個女人說清楚!」星伊怒吼回去「金容仙是我最愛的女人,妳鄭秀晶永遠比不上的⋯⋯」

話還沒落下,秀晶便重重的打了星伊一巴掌。

「歐膩,對不起。」星伊清醒了一些,開始掉著眼淚。

「星伊我知道妳不好受,可是妳不能這麼頹廢啊,這樣過去幾年妳所努力的一切算什麼?」秀晶拿起手帕擦著星伊的臉,不小心看見星伊那充滿抓痕的手臂「妳的手怎麼了?」秀晶強硬的把星伊的手拉過來「這是妳自己抓的?」

星伊把手扯回去,緊緊的抱著自己,秀晶明白為什麼會有那些抓痕了,秀晶抱著星伊,輕拍她的背「沒事了星伊,想哭就哭,我不會笑妳的。」

也許是在異鄉,出現了自己熟悉的人,星伊開始放聲大哭著。

「歐膩,我的胸口,很痛很痛很痛。」星伊用力地垂著自己的胸「幫我拿掉好不好?求求妳⋯我不要這種感覺⋯」星伊用力的哭喊。

「星伊乖,會好的。」

「每天每天,只要我一停下來,就會一直想起她。」星伊用力的抓著胸口「想起她,我的胸口就像要裂開一樣。」崩潰的、像孩子般的,秀晶從沒見過這樣的星伊「我像是被回憶追著跑一樣,歐膩,如果愛情這麼痛,我為什麼還要去愛?好不容易對一個人打開了心房,她卻在最接近我心臟的地方,狠狠刺上來,我到底該怎麼辦?」

「會過的,星伊。」

「曾經想過,恨她我是不是就會好過點,可是我卻發現我連恨她都做不到。」星伊抓著自己的頭「她的東西我一樣也丟不掉,一樣都沒辦法!」

「那就留著吧星伊。」

「歐膩,救救我好不好?」星伊像瘋了一樣跪在秀晶面前「秀晶歐膩,快點幫我把這難受的痛苦的撕心裂肺的感覺拿走,我不要!」用力的撕吼著「我文星伊憑什麼要受這種苦!」哭喊著「金容仙到底憑什麼可以這樣傷害我!」叫喊著。

秀晶緊緊抱著星伊,任憑她在自己的懷中讓眼淚肆虐。哭了很久的星伊,終於冷靜了下來。

「謝謝妳,歐膩。」

「妳是該發洩了,我寧願妳這樣,也不要妳繼續傷害自己。」秀晶摸摸星伊的頭。

「這是我最後一次哭了。」星伊擦乾自己的眼淚,站起了身。























「我要振作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