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娜,上次的報告再回去整理一下。」金容仙不停翻閱著桌上的資料,並仔細編排。




「痾⋯好、好的,編輯。」女孩一臉不知所措的臉,欲言又止。




「怎麼了?」金容仙察覺了她的異樣。






「金編輯,那個⋯我叫智喜⋯⋯」女孩一臉感到有些抱歉。






金容仙瞄了瞄她的胸前,嘆了口氣「請妳找一下人事處領取你的工作證。」




「是、是的。」女孩尷尬的走出辦公室。




停下手上動作,金容仙滿是煩躁,有些事,突然出現,卻怎麼也趕不走。








譬如這莫名而來的臉盲症。












自那天起,就無法記住其他人的臉,即使上一秒才看過,下一秒卻又忘得一乾二淨,甚至無法將人臉與名字連上。




或許,這是一種淺意識的防衛。




在人類有限的記憶體裡,若是記住太多人的臉,那是不是記憶最深的那張臉就會被抹滅?






現在的金容仙,不確定自己是否學會了人們說的堅強,若是這種堅強是需要種種失去才換取的⋯⋯⋯






那不如不要。












她永遠記得那天,兩人空洞的坐在車裡,眼神裡交織著不同又雜陳的想法。




她想擁抱她,想靠近她,最後卻只是淡淡的靠在她肩上,從後照鏡裡看見她略帶悲傷的轉頭,望向窗外。






(是什麼讓兩人走到如此?)






有時在深夜,金容仙總會對著鏡子問問自己,再不爭氣的忍住眼淚,若是它不小心墜落,就狠狠地擦掉它⋯像是要擦掉最深處的記憶般,但卻不小心地,更深刻了傷痛。




既鮮豔又燦爛的疤痕,明晃晃地無法忽視。








在空無一人的街道,回憶那天的畫面,沒有靈魂的搭上與那天不同的車,卻在心裡不間斷重複那天場景。




心裡是空的,空的必須讓自己如此,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那人不在後,只剩下觀看眼前變換不斷的場景,才能讓自己感受到這世界。








曾經,她感受到百花盛放,風光明媚,彷彿世界的花草都圍繞自己綻開,心是充實的、快樂的,那股正能量塞得心滿卻不會漲開。




那是名為幸福的飽和。






最燦爛的笑、最閃亮的眼,都只為一人,就是那一人,世界的中心是那人,生命的圓心⋯⋯也是。










下了班,塗上最華麗的眼影,抹上最鮮豔的口紅,狂歡。




在吵雜的舞池裡,放縱自己的靈魂,拒絕其他莫名的人踏入,只想自己也只要自己。








一閃而過。






一瞬。










「呀!」








金容仙喘著粗大的氣,頭因為酒精而感到昏重,叫出這一聲像用盡全力般。








她可以認不得全世界的人⋯⋯








「文星伊妳站住!」








但她只會認得一個人,也只想認得那個人,因為再次見面時,她才不會錯過,才不會擦肩,所有的不認得,都是為了認得。








熟悉的側臉,熟悉的一切,只是那眼神多了惆悵,以及⋯⋯⋯




對自己的感情。




不能明說,可眼睛已經透露出所有,那眼神她再了解不過。










「給了幸福不負責到底嗎?」這次她沒有哭泣,沒有像小孩耍賴一樣。










「要是妳不想負責了,就換我來負責吧!」












縱使全世界笑她瞎了眼,只看見一個人,看不見更好的草木也無所謂,愛情的盲目,她只給那一人。



這次,我們誰也不負誰。



⋯⋯⋯⋯⋯⋯



看完預告整個炸了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