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一夜未眠,文星伊內心充斥各種複雜情緒。

 

故鄉,曾經是最孰悉也是最不願回去的所在,狼族的血腥與殘忍,她比任何人都了解,如今卻不得不冒險經過。

 

日光漸漸綻放,灰暗的大地逐漸明亮,但文星伊的內心卻怎麼也無法亮起。

 

 

 

 

 

 

「少主。」康澀看向面露沉重的文星伊,他很明白文星伊所掛念的事情「百年沒回去了,當作見見夫人和老爺吧,他們肯定很想念您的。」

 

「我知道。」她重重嘆了口氣。

 

「少主不是要回家嗎?何必愁眉苦臉呢?」裴柱低聲在康澀耳邊詢問。

 

「那...那...那是因為少、少主很久沒回、回去了!」裴柱突然地靠近,讓康澀有些控制不住的血壓升高。

 

「臉那麼紅幹嘛?很熱嗎?」裴柱一臉疑惑。

 

「哪、哪有!」康澀草草回答,趕緊的收拾行李,準備趕路。

 

「這麼涼的天氣還會臉紅,你這隻狼身體怎麼那麼虛阿?」

 

「我沒有!」康澀強烈表達異議。

 

「我沒有!」小蘿蔔童言童語的模仿,頓時讓氣氛輕鬆不少。

 

 

 

 

除了文星伊。

 

 

 

 

 

「怎麼了?」孫勝看出那股不尋常的氣氛。

 

「即將到達的地方,你知道吧。」並不是疑問句,她知道孫勝和她一樣清楚。

 

「那又如何。」孫勝滿臉的不在乎。

 

「你不怕?」

 

「哈!狼妖兇猛又如何?又不是無法可治,不是嗎?」

 

聽見孫勝的回答,文星伊揚起嘴角「是。」

 

「不過我很好奇,你雖是狼族,卻不帶血氣,這是為何?」

 

「理念不合罷了。」

 

「不懷念故鄉嗎?」

 

「......」只是沉默。

 

孫勝看出他的沉默是種拒答。

 

 

 

「前面就是狼族活動的區域,一旦踏入,凡事小心。」孫勝牽緊小容仙的手。

 

「是!師傅!」

 

 

 

 

 

 

踏入狼族生活的領域,文星伊察覺出不對勁。

 

「少主...這氣息...有些不對勁...」康澀也察覺出了異常,再次踏入此地,血戾之氣更甚百年前,甚至......

 

「狼的氣息,少了。」文星伊握緊拳頭,即使理念不合,即使她不愛狼族那殘忍的本性,但這是她的家鄉,是她成長的所在,這裡也有著她在乎的人。

 

「捉妖師。」孫勝淡淡地說出「這裡有用法的痕跡,也許......」

 

「狼妖的靈力很強,他們...」

 

 

 

 

 

憤怒。

 

 

文星伊不顧一切地往更深山的地方奔去。

 

 

「少主!」康澀緊跟在文星伊身後。

 

「唉...」孫勝錯綜複雜的嘆氣「我們走吧。」帶著小容仙與裴柱,跟在文星伊他們後方。

 

 

 

 

 

 

看不見。

 

 

 

 

 

 

在往山上的路途,並未看見狼族,那股憤怒的火焰不斷往心頭上燒。

 

「少、少主...」康澀也一臉的不可置信,最強悍的狼族,曾經繁盛的狼族,為何如今會變成這樣。

 

停下了腳步,站在自己曾經居住的所在,只剩下狼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悔恨,狼族在遇難時,她卻不在甚至一點也不知情。

 

 

 

 

 

 

 

狼的味道。

 

 

 

文星伊回過神,衝向味道的所在,康澀也緊跟著。

 

是一隻被吊起的狼,看起來已經快撐不過去。

 

一爪過去,文星伊將繩子斬斷。

 

「還好嗎?」文星伊割了自己的手腕,讓血氣滴入狼的嘴裡。

 

狼吃力的睜開眼睛「文...少...主...快...逃...」

 

 

狼的驕傲、自信、堅強,在此時只剩下的是殘餘的生命。

 

 

「康澀,她交給你照顧了。」文星伊站起身,血紅了眼。

 

「是...」康澀明白,文星伊氣昏頭,但自己無法阻止她,因為氣昏頭的不是只有文星伊。

 

 

 

 

 

「哪個王八蛋!敢把老子抓到的狼放走!」捉妖師怒氣騰騰的蹬腳。

 

「是我。」文星伊緩步向前。

 

「臭妖,敢把老子賣錢的東西放走,不想活啦!」捉妖師抽出利劍,往文星伊衝去「那只好殺了你去賣啦!」

 

 

 

「該死的...」文星伊露出利牙與利爪,人性啊...真醜陋「是你。」

 

 

 

純淨的仙氣,在此刻染上血氣,淨白的衣裳也沾上血跡。

 

原本淡泊一切站在高處俯瞰俗世的人,也走進了凡俗,開始有了憎恨。

 

 

 

 

「不夠...」文星伊的眼越染越紅,由鮮紅逐漸血紅「殺了你們這些人渣..都不夠血祭那些被殺害的狼族...」

 

 

 

 

 

 

「仙兒!!!!!」孫勝大喊著,而在她眼前的,是染上血氣而逐漸妖化的文星伊。

 

 

 

 

 

 

小容仙衝向文星伊,抱住了她的腿...

 

 

 

「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文星伊感覺到自己的腿被什麼撞了一下,低頭一看,是小容仙擔心的眼神,瞬間,她愣住了。

 

伸出利爪的手,文星伊緩緩蹲下,直到平視著小容仙「我怎麼能不生氣呢?我的族人、朋友...他們可是被殺害了啊...」

 

 

 

 

 

 

 

「可是...你還有我們...」小容仙只知道,眼前的文星伊不可怕,而且...很可憐。

 

 

⋯⋯⋯⋯⋯⋯

出個車禍

深深覺得台灣的法律啊⋯⋯

明明被機車撞已經夠壞運了

對方還說謊硬要掰

甚至索賠65萬

到了現場被拆穿謊言還要惱羞

一直強調自己的小孩傷得多重

 

這位阿姨

你小孩傷得重

究竟是身為行人的我走路過快造成

還是她自己車速過快呢?

 

原本我是連這隻腳都不用賠上的!

我賠上的不是只有我的腳

甚至還有我的運動生活

 

這陣子被搞得心累

睡也睡不好

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