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孩子睡得可真熟。」孫勝苦笑,小蘿蔔剛一臉正經地說有重要的大事,如果不讓她出去,會後悔一輩子,結果現在睡成小豬被抱了回來,難道這就是那件『不做會後悔一輩子』的事嗎?

 

「嗯,那我先回去。」與冷淡的語氣相反的,是那輕柔的動作,慢慢將熟睡的小蘿蔔放下,並蓋好棉被。

 

「你挺特別的。」孫勝意有所指。

 

「多謝。」文星伊敷衍了一句便離開。

 

孫勝瞇起眼睛,以前遇過的狼族,血氣和戾氣都很重,那是殺戮的證明,在她印象裡,狼族噬血尤其噬人血,對於地域的佔有欲也很強,她能明白,那是驕傲自大如狼族。她曾聽師父說,百年前狼族曾入侵百濟,捉妖師集體對付來勢洶洶的狼族,最後雖然捉妖師們也付出慘痛代價,但狼族也成功被捉妖師們擊退並反擊,狼族妖數銳減,現在成了少數族群,但對人類的憎恨,卻比山高,那場戰事場恥辱,極大的恥辱。

 

但讓孫勝意外的是,文星伊雖為狼族卻脫俗,身上並沒有狼族的血氣與戾氣,沒意外,修行千年後並能成仙,但……這些是否太早了?文星伊還屬於青年狼族,大約還有五百年以上的修行,變數極大,想到如此,孫勝不經的嘆氣。

 

 

 

 

 

 

沒出幾日,康澀那眉頭皺得都能夾死一群蚊子,想到自己這幾日,被小蘿蔔當成白老鼠般,不停地折磨便感到疲憊不堪,但看著那孩子清澈透亮的眼神,又不好意思拒絕,這下好了捉妖繩、捉妖術、捉妖符、捉妖令……等等,甚麼奇葩的東西層出不窮,雖然並不會造成傷害,可是累阿!日覆一日的被捉,儘管自己再年輕,也要被操老了,想到這,康澀哀怨看著令一邊屁顛屁顛跟在孫勝後面的裴柱。

 

 

鬱悶阿……

 

 

「所以妖也能捉妖囉?」裴柱驚訝得睜大雙眼。

 

「可以,不僅如此,其實大多捉妖師身邊都會有認識會跟隨的妖。」

 

「捉妖師不是都仇妖嗎?

 

「妖阿,和人一樣,有好必有壞,合作並不意外。」孫勝耐心的解釋,不太明白為何突然對這事有興趣。

 

「孫勝。」裴柱的眼神堅定「請教我除妖。」

 

「不要。」孫勝一口回絕沒有猶豫「看到那邊那根蘿蔔了沒?教她就夠我受了。」

 

「孫師父~~~」見來正經的沒用,裴柱開始用軟政策,那撒嬌得模樣,路人都情不自禁多看了幾眼,但遠處的康澀看了,心裡那醋翻得天翻地覆,憑什麼自己那麼用心照顧的小白兔如今都黏到別人那裏了?不就是救了我們?

 

「你還嫩著。」文星伊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不甘心?

 

……」康澀不語,卻是默認,這次遇難讓她明白自己有多麼渺小,以前總認為練功有甚麼好,練個能夠護身就好,而且以往遇到的對手,自己從沒認真對付過,除了這次,她深刻體會到,死亡離自己有多近,而自己卻無能為力。

 

「不甘心,就好好練功。」

 

「少主。」康澀叫住文星伊「以後少主修行,可否帶上我。」

 

文星伊露出滿意的笑「有何不可?

 

「澀哥哥~~~」稚嫩的聲音響起,康澀差點暈過去,這小蘿蔔真的是不會看眼色氣氛的主,這麼好的情境,澀哥哥?色哥哥?我康澀的一世英名阿……

 

「仙兒你又怎麼啦?」康澀彎下腰問著小蘿蔔,雖然不問也知道要做什麼。

 

「練功啦!」小容仙笑得開心。

 

「可以啊……」康澀閃過一個念頭「不過……

 

「怎麼啦?澀哥哥。」小容仙一臉天真爛漫。

 

「第一,不准叫我澀哥哥,多難聽阿,叫康澀!第二,從今日起,我可不會乖乖的站在讓你捉,可不是每隻妖都會站著讓你捉。」康澀正經八百的說著,她就不信她開始跑動,還能被那小蘿蔔捉住,每日每日總被當白老鼠,哼哼,這白老鼠總不能當一輩子。

 

小容仙聽得一楞一楞「好啊!

 

 

 

 

 

 

星伊看著遠方,瞇起眼睛,快到了,很久沒有回去的地方,想起孫勝和小容仙,她必須想個兩全的辦法,或是,最壞的打算。

 

「嘿咻」文星伊轉過身,看著小蘿蔔爬上來,她打趣的挑挑眉。

 

「大哥哥!」抬頭看見文星伊的瞬間,小容仙的眼睛都亮了。

 

「還沒休息?」孫勝那傢伙,怎麼捨得讓她家小蘿蔔在外面溜達?「師父呢?

 

「我說我想賞月,師父就讓我出來」小容仙好不容易爬上來,一屁股的坐在文星伊身邊。

 

「哦?」這麼奇葩的理由,文星伊忍俊不已「但是今天似乎沒有月亮呢。」

 

小蘿蔔的眼睛睜大大的看著被烏雲遮住的天空,慌了,恰巧一陣風吹來,天上的雲漸漸飄散,小蘿蔔開心地跳起來「你看你看!月亮這不就出來了!

 

「坐下。」文星伊嚴肅的說「小心摔下去。」

 

「不會的。」小容仙對文星伊露出自信的眼神「大哥哥不會讓我有危險的。」

 

「我可是狼呢。」

 

「那又如何?」童貞的眼神裡沒有意思的害怕「我曾經看過一隻大狗呢,全身雪白,可是卻不可怕也沒有傷害我,並不是每種妖都是惡妖,師父也常常說,不是妖就是惡,有時候人也會比妖惡呢。」

 

文星伊聽到第一句話,眼睛都瞇成一條,大狗?「小蘿蔔,你該不會狼跟狗都分不出來吧?

 

「狼跟狗差不多吧?」小容仙天真浪漫的說著。

 

「差得可多了。」文星伊不服氣地回嘴,才剛回嘴就發現自己挺小孩的,居然在計較這種事。

 

好吧,我下次好好注意。」小容仙認真的點頭。

 

「天色不早,我送妳回去。」文星伊一手抱起小蘿蔔,小蘿蔔也開心地環著她,小容仙很崇拜文星伊,儘管她話少又不太愛理人。

 

 

 

但,至少,她覺得文星伊,就像師父一樣溫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推推~~期待下一篇的到來⋯⋯
  • 謝謝😂

    onepi850307 於 2018/01/25 11: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