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是殺意 ,文星伊猛然睜開眼睛,她能感受到康澀和裴柱遇上危險,意識到有事發生,文星伊衝出門,尋找他們的氣味。


「仙兒,在這邊等著。」孫勝買了個饅頭遞給小容仙。


「師傅要去哪啊?有妖怪嗎?」


「不⋯在這等我吧,仙兒乖。」孫勝溫柔的摸著小容仙的頭。


「嗯!師父放心,仙兒會乖的!」小容仙用力的點頭。


看著師傅離開的背影,小容仙總有些落寞,她能懂師父是擔心自己,而自己若是跟去,以目前的能力不但不能幫上師父,反而是累贅,所以只能更加勤奮的練功。


小容仙百般無聊的走來走去,忽然一陣淡淡的妖氣,儘管極力隱藏,但只要專注體會,一下便能發現,小容仙拿起身邊的捉妖繩「嘿嘿,今天就連練練功吧。」


順著妖氣,小容仙小心翼翼的跟隨其後,念完咒語印下自己的血在捉妖繩後,便甩了出去。







文星伊從沒想過自己這麼悲催,居然會被個小孩給抓住,還是趁自己專心運功找尋康澀和裴柱的時候,就這麼被套住。


「喂,放開我。」文星伊瞪著眼前的小蘿蔔。


「呃⋯⋯」小容仙有些為難,這個人看起來就很危險,放開他會不會被吃掉?


「唉⋯」文星伊看出眼前小蘿蔔那徬徨的眼神「我不會傷人的,但我必須快點去救我的同伴,所以放開我好嗎?」


「不是不放妳⋯⋯」小容仙眼神漸漸往旁邊飄,聲音也越來越小「⋯⋯只是師傅還沒教我怎麼解除捉妖繩。」


「⋯⋯」文星伊發誓,如果不是這小蘿蔔還小,不然她一定!一定!一定!會把她折成兩半。


「我⋯我⋯我帶你去找我師父!她可以解開的!」小容仙著急的回應。


「⋯好吧。」除了這樣還有什麼辦法?被捉妖繩綁住根本不是去救人,根本是自投羅網,但想想現在這副丟臉樣被看到,不被笑死才怪,,文星伊不經哀怨起來,看得小容仙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兩位沒事吧?」將三名道士都解決後,孫勝趕緊將兩人鬆綁。


「感謝大俠相救。」裴柱感激的說。


「沒什麼,妳們下次還是小心點。」孫勝看見康澀肩上血流不止的傷「把這個藥擦上吧,至少可以先止血。」


「謝謝。」康澀接過孫勝手中的藥。




「師父~~~」小小稚嫩的聲音傳來。




「嗯?」孫勝急忙轉了頭,看見小蘿蔔開心的跑了過來⋯⋯⋯



還綁著一個人⋯⋯喔不,是一隻妖,那隻妖還滿臉的不悅。


「仙兒⋯這是⋯⋯?」孫勝詢問著。」


「裴⋯裴⋯裴⋯裴柱,我有看錯嗎?」康澀看著被小蘿蔔套住的文星伊,驚嚇得快說不出話。


「大概⋯大概是和少主長得像而已吧⋯⋯」裴柱也瞪大眼。


「喂⋯還不是為了找你們,太過專心才被這個小蘿蔔抓住。」文星伊惡狠狠瞪向康澀和裴柱。


「師父⋯我、我只會套住⋯可是我不知道怎麼解開。」小容仙吞吞吐吐的說著「他、他不是壞妖!」


「唉⋯我知道。」孫勝無奈的看向文星伊,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主「過來吧,為師教你如何解開。」


「好的師父!」


沒過多久,文星伊就從捉妖繩內解脫「你們兩個還好吧?」


「少主,我和裴柱都沒事,多虧孫勝道長相救。」


「別叫我道長,叫我孫勝就可以了。」


「感謝孫公子出手救了這兩位。」文星伊禮貌的回應。


「不過你們也該特別小心。」孫勝嚴肅的說。


「關於捉妖製藥,是嗎?」文星伊回應。


「呃⋯對。」孫勝多少覺得有些丟臉,原本斬妖除魔的道士,既然走樣成如此貪婪的模樣。


「我明白,此趟出來,就是為了調查此事。」


「喔?」孫勝意外地回答「我也是為了此事,聽說那群人集結在朔州附近,在下正想過去看看,閣下前往哪呢?」


「中國黑龍江。」文星伊簡短的回答。


「恰巧我們是同路,何不結伴而行呢?」


「閣下若不介意我們是妖的話。」


「怎麼會介意,何況你們三個身上都沒有血氣,代表並未害過人,我當然相信你們。」


「那就同行吧。」


文星伊轉過身,查看康澀的傷勢,並且確認傷口的狀況「康澀,近期別運功好好療傷,你越是運功,傷口會越裂越大。」


「但⋯少主⋯」


「別擔心,專心養傷。」文星伊嚴肅的說道。


「是⋯⋯」康澀緊握自己的拳頭。


「臭狼,不要覺得自己沒用。」裴柱摸摸康澀的頭「至少妳救了我。」


「救妳的不是我⋯⋯」


「也是,孫勝⋯滿帥氣的麻。」裴柱微微笑了。


「是嗎。」康澀不明白自己心裡為何有些苦澀,她不喜歡裴柱欣賞少主以外的眼神,因為她從來沒有用那樣的眼神注視自己。


「站的起來嗎?」裴柱攙扶著康澀。


「我自己來。」康澀賭氣的站起來,不料肩上一痛,吃疼的嘶了聲。


「不要勉強。」裴柱沒好氣的嘟起嘴「小心傷口又裂開。」


「嗯。」康澀不明白,為何自己在裴柱眼裡,總像個討厭鬼麻煩精一樣。








「何事?」文星伊感受到背後那道眼神。


「狼妖哥哥,對不起。」小容仙慢慢走了過來,坐在文星伊身邊。


「我已經忘了。」


「但是我還沒⋯⋯」小容仙撅起嘴「師父說,我不分青紅皂白就亂綁妖,造成你的困擾了⋯」


「都過了。」文星伊摸著小蘿蔔的頭「別有下次了。」


「大哥哥⋯妖怪也能這麼溫暖嗎?」小容仙閉上眼睛,睏意席捲而來。


「溫暖⋯?」文星伊有些詫異,她從沒聽過有人這麼形容她。


懷中突然一重,低頭一看,原來小蘿蔔就這麼睡著了,文星伊會心的微笑「也知道累啊?」抱起懷中那隻小蘿蔔,無奈的笑了,只好趕緊把她送還給孫勝。







「大哥哥⋯」朦朦朧朧的奶音傳來,懷中小蘿蔔蹭了蹭「是個好妖呢⋯⋯」

創作者介紹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