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孫勝,妳的能力明明不錯,為何不與我們同行?」崔道長說著。


孫勝揚起嘴角,帶了些鄙夷「我是捉妖師,可我只捉作惡的妖。」


「既然是妖,都是必須除掉,何不利用它們最後一點價值呢?反正死了也是剛好。」崔道長不屑的說。


「呵呵道長,既然道不相謀,就別互相勉強了。」


「哼,有天妳會明白我們在做的可是件偉大的事,就不要後悔當初沒有與我們同行。」


「希望如此。」孫勝打了個哈欠後,離開了肅清觀。



「師父你好久啊!」小容仙坐在門口有些不耐煩的等待著。


「仙兒我們走吧。」孫勝拉起小容仙的手。


「師父我今天學會怎麼用補妖繩了呢!」小容仙興奮的甩著手裡的繩子。


「哎呦,我們仙兒真厲害,那待會讓師父瞧瞧吧!」孫勝的表情與剛剛截然不同,看著小容仙一臉慈祥,至少他覺得在這世間最溫暖的事情,莫過於小容仙陪在她身邊。


「嗯!」小容仙用力的點點頭,孫勝看著她,欣慰許多。


(姐姐,看見了嗎?仙兒都長得這麼大了,捉妖也與妳一樣的有天份,妳也可以安心長眠了。)






「少主那我們何時啟程呢?」康澀一邊收拾行李一邊詢問。


「到中國黑龍江,也需一個月,慢慢來吧。」文星伊不急不忙的說。


「不過少主,去黑龍江的路上,會經過太白山寨⋯⋯」康澀有些擔心,自己是條『孤狼』也就罷了,但少主可就不一樣了,當初偷偷離開山寨,想必寨主和夫人一定很擔心。


「順其自然,無須多想。」


「好的少主。」康澀轉眼一看「欸裴柱,你不用準備些什麼嗎?我和少主本來就是雪狼自然不畏寒,妳這隻單薄的兔子不穿多一點,小心變成天山凍兔。」


「不勞妳煩憂,我早就準備好了。」裴柱白了康澀一眼「一樣都是狼,怎麼跟少主差那麼多。」


「我跟少主本來就不能相提並論。」康澀的回應讓裴柱有些無語,這笨蛋好像把這句話當成對少主的稱讚而不是自己的貶義。


「你們倆早點休息,明日啟程。」


「「好。」」






隔日一早,三人帶上簡單的行李後便出發,說不擔心一定是假,除了太白山外,文星伊一直耿耿於懷的,莫非是捉妖製藥這回事,她也明白,妖界如人界,有善必有惡,此趟的行程,也想趁機查出專門捉妖製藥的主使者,斬草除根。


但過了三天,路上都還沒遇到捉妖的道士,文星伊心想,或許捉妖製藥的組織還不算太大,畢竟在兩百年年前,人世的道士和捉妖師總是以剷除惡妖為榮,其中不乏身邊帶著小妖的人,憑藉著妖或是神器找尋妖,接著除妖。


「少主,您在這邊稍作休息吧。」康澀將放中間稍微整理一翻「我出去買些用品。」


「嗯。」


「喂!臭狼,我跟妳去吧。我也有想買的東西。」


「唉⋯還是不會說話的小白兔比較可愛,怎麼成了人形就⋯⋯」康澀感嘆的說。


「妳、說、什、麼、呢?」裴柱笑得有些令人害怕,那笑容的背後透著寒光啊。


「我說⋯陪妳逛街真榮幸啊⋯呵呵⋯呵呵⋯」這也是奇了怪,一隻狼居然會怕一隻白兔,文星伊在一旁也是無解。


「要去快去。」文星伊無奈的搖搖頭,要是不出聲,這兩隻大概會一直吵鬧下去吧。


「好的。」






「裴柱,妳要買什麼用品啊?」康澀看著眼前興致勃勃的兔子。


「沒什麼,我只是想出來走走看看。」


「唉⋯也好,放妳一隻兔子在那邊,我想少主也不用休息了。」


「喂!我在少主面前是很溫馴安靜的好嗎?」裴柱瞇著眼看像康澀。


「是是是。」康澀也只好皺著眉昧著良心回答。


「臭狼,妳有沒有聽見什麼聲音?」裴柱豎起耳朵,想仔細聽清楚那股聲音。


「妳幻聽啊?」康澀不以為意。


「不⋯臭狼,妳等等⋯」裴柱將心神專注在雙耳。


「怎麼了?」康澀隱約感受到一股虎視眈眈的眼神,也警覺了起來。


「有想捉我們的道士。」裴柱嚴肅的說「我們先往另一個方向走再回客棧,不能讓他們找少主麻煩。」


「好。」儘管私下吵得多兇,兩人想保護文星伊的心總是一致的「裴柱,那處宅邸是廢宅,我們去那邊解決他們吧。」


「走,裝得自然些。」裴柱和康澀立馬換了個臉色,像是沒有這回事般。


一到了廢宅,立馬有隻畫上血字的匕首劃過。


「哼哼,惡妖,納命來吧。」三名道士手裡拿著劍來勢洶洶。


「你這話可就有錯了,我倆並未害過人類,何來惡妖之說?」裴柱不服氣的反駁。


「怪就怪妳身為妖吧!」一名道士首先衝了出去。


「這邏輯可不通啊!」裴柱閃過了一劍,康澀看情形不對,立馬想到前幾天所說的道士。


「裴柱,他們⋯⋯」


「應該沒錯,小心點。」


康澀沒有多說什麼,她明白此刻的嚴重性,要不先暈了或殺了他們,要不就是葬身他們手裡並被拿去做藥,此時她慶幸,至少遇到的是她倆而不是少主。


「吼⋯⋯」康澀低吼一聲,眼睛成了血紅色,耳朵與尾巴也露出。


「就說吧,是條狼妖,這貨真不錯。」另一名道士見狀也殺了出去。


康澀感受到劍氣,一個翻山閃過那劍,並且補了一腳,卻注意到一旁的裴柱有些支撐不住,立馬趕去她身邊。


「裴柱還可以嗎?」


「勉勉強強,不知道為什麼,越打越無力⋯」裴柱不能明白,每擋下一招,力氣就越少。


康澀看了道士手中的拂塵「裴柱,別正面接下他的拂塵,否則妳的氣力會被拂塵驅走。」


下一秒拂塵便掃過來,康澀將拂塵捆在手上,四五爪把拂塵撕個破爛,在賞給他一腳,可此時她撇在門口那名道士寫了血符在弓箭上,變且瞄準著裴柱。


「臭兔子小心!」康澀飛奔而去,將裴柱緊擁在懷,肩上一重,疼痛感便開始蔓延。


「妳幹嘛!」裴柱被眼前的景象嚇著,回過神只見長長的箭插在康澀的肩上,能感受到抱著自己的人因疼痛而顫抖,裴柱趕緊將箭取出。


「呀⋯沒事吧⋯」


「妳都擋下了我怎麼會有事!」


「呵呵,別做無謂的抵抗了。」那名射箭的道士拿著恭走上前「乖乖跟我們走吧。」


「哼臭道士,誰要跟你們走!」康澀惡狠狠的說。


「我無所謂,在這邊取妳的內丹也可。」道士說完後便將康澀與裴柱綁了起來。


「準備取內丹。」三名道士開始進行著儀式。


「啊呃⋯⋯」康澀隱約的感受到身體內開始在扭曲,那股不舒服的感覺在體內蔓延。


「臭狼!還好嗎!」裴柱問著身後的康澀「我覺得有點⋯⋯詭異啊⋯⋯」


「呵呵,妳放心,我會想法子讓妳走的。」


「說什麼傻話,要想就想能讓兩人一起走的啊!」


「你們都別傻了,都不可能走,今日我們便要斬妖除魔。」




「喔?」一道聲音劃破,接著三名道士的雙手應聲而斷。




「「「啊啊啊啊啊啊啊!!!」」」三人不約而同的慘叫。


「所謂的妖與魔,是指你們嗎?」


康澀努力的睜開眼,想看看聲音的主人。


「妳⋯妳⋯妳是誰!」其中一名道士忍著痛問著。


「我?」那人拿起劍,朝著道士走去。





「我是捉妖師,孫勝。」刺下。

創作者介紹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