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可是師父,我只遇到狗妖啊,雪白色的大狗狗呢!」


「妳啊⋯⋯」孫勝無奈的搖搖頭,不明白自己怎麼就收了個如此愚笨的徒弟,是狗是狼都分不清楚⋯⋯


「她的毛很柔軟呢,而且一點都不像妖。」


「下次小心點,不是每種妖都如此好心。」孫勝提醒著。


「是的,師父。」






「少主您總算回來啦!」看見文星伊的身影才放下心,康澀每每看見文星伊那銀白色頭髮和眼睛時,總會冉起澎湃的崇拜之感,這時候的少主那股神聖的感覺總讓人不敢輕易接近,怕那仙氣會被自己污染般。


「先休息吧,明早就出發扶餘。」


「是。」


隔日一早,兩人一同前往皇宮。有人說,一國的盛衰看首都就能知曉,不是單看看首都繁華的地方,而是首都那些不為人知的角落。


文星伊的確對陛下多少有些好感,畢竟連都市的角落,都不見貧窮或是髒落不堪的景象,這代表著人民生活的富足,及一個國家的強盛。




「來者何人。」門衛將兩人攔下。


「在下全州商人文星伊,奉陛下之名前來覲見。」文星伊掏出陛下的聖旨。


「公子這邊走,李參上官已在前方等候。」門衛指著路。


「好,多謝。」文星伊照著門衛的指示前去。


「哇~少主,這就是皇宮啊,比太白山上的山寨大上好多啊!」康澀驚訝的看著。


「嗯。」文星伊內心有些驚嘆,只是病媒右像康澀那般激動。



「這位就是文公子吧?」


「請問是李參上官嗎?」


「是的,陛下已在前殿等候。」李參上官領著兩人繼續前行。


越往皇宮地方前行,路上的建築也讓文星伊心裡訝異著,各種雕刻精細的小細節,甚至是屋子的設計、做工都讓人驚訝,同時也佩服人類的聰明,尤其那莊嚴肅穆的感覺,進到宮內更能感受得到。


「下官李成覲見陛下。」文星伊及康澀也跟著李參上官作揖。


「起身吧,這位就是文公子嗎?」


「在下文星伊,斗膽詢問陛下邀請在下來扶餘的原因。」文星伊不卑不亢的說著。


「好,寡人也不拐彎。」國王捋了捋鬍子「聽說閣下的商隊專賣稀奇古怪的異寶,是嗎?」


「陛下過獎了,基本上都是常見的商品,偶爾運氣好,才會出現奇珍異寶。」


「那⋯⋯閣下是否聽說過中國黑龍江一帶的奇水?」


「在下聽說過。」文星伊有些詫異國王為何會問起這樣東西,隨後卻明白了。


「聽說過便好辦事,根據傳聞,只要開得起價錢,閣下都有辦法弄到。」


「沒錯。」


「寡人想請妳為我取這黑龍奇水。」


「陛下要以什麼作為條件呢?」


「事成之後,寡人封妳為通運官,掌管這國家的商業命脈,這可是名正的商權,外加賞銀千兩。」


「在下,遵旨。」






「沒想到我們少主有天居然能當官。」康澀除了神奇說不出第二個形容詞,一個狼妖居然能當上人類世界的官,這可是史無前例啊。


「陛下這算盤也打得太精了。」文星伊拉起嘴角。


「少主此話怎說?」


「利用我得到黑龍神水,誰都知道黑龍江地險奇奇水的所在更是險上加險,好聽一點是賞我個官,另一種說法便是要我想辦法使國家經濟能夠更上層樓,甚至是能與中國日本進行商貿,不管怎麼說,陛下可是雙贏。」


「不過陛下怎麼會想要黑龍神水呢?」


「呵呵⋯⋯妳說呢?」


「我記得父親說,黑龍神水煞是奇特,最讓人驚訝的,莫過於同性生子,不過陛下要這⋯⋯」康澀想到一半,像是發現新大陸般,驚訝又驚恐。


「想到了?」


「少主,該不會陛下⋯⋯」康澀嘴張得不能再大了。


「跟妳想得一樣。」文星伊悠悠的聲音,像是陳述著一件再平凡不過的事「陛下好男色。」


「⋯⋯」康澀已經嚇得說不出話,更想不明白自己家少主怎麼能這麼淡定。


「康澀,人世的事皆與我們無關。」文星伊看穿了康澀的想法「陛下娶男娶女都與我們無關。」


「明白了。」康澀點點頭,她明白太去在意人間的瑣事,只會引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少主,我們快回客棧吧,我怕裴柱那隻笨小白兔沒東西吃會餓死啊!」


「不是出門前才餵過嗎?」


「這都過三個時辰,裴柱應該餓了,少主待會幫她帶根蘿蔔吧?」


「隨妳開心。」







「妳⋯妳⋯妳⋯⋯是誰!?」康澀指著眼前的人,詫異的問著,但眼前的人根本沒有理會她,直到看見文星伊。


「恩公,感謝您那日相救。」


「是那隻白兔吧。」文星伊並不感到意外「腳傷和元氣都恢復了?」


「什麼!妳是裴柱?那隻呆頭呆腦的裴柱?」康澀今日已被兩件大事嚇著,她怎麼也不敢相信眼前這渾然天成又仙氣十足的女人是那隻笨蛋白兔。


裴柱撇了她一眼,一腳用力往康澀的腳踩去。


「啊啊啊!!!」康澀不停跳著「臭兔子居然敢踩我!」


「誰讓妳再這樣叫我。」裴柱哼了一聲別過頭「真的很感謝恩公那日相救。」


「說吧,怎麼會被捕獸器抓住又傷了元氣?」


「那日我原本在街上逛著,被一個莫名其妙的道士衝拍了一掌,幸好我跑的快反應也快,才沒有被抓住,但也因為傷了元氣沒有注意到捕獸器,才會被夾住。」裴柱如實相告。


「妳並不是會傷人的妖。」文星伊不明瞭,為何這麼沒有殺傷力的妖也會平白無故的被傷害。


「我也不明白,不過有聽說,有些道士想抓妖去製藥。」


「藥?」


「長生不老藥。」裴柱緊緊的握緊拳頭「人類嚮往妖長生不老,便有些異想天開的道士,將妖抓走,並取出妖的內丹藉此提煉長生不老藥丸,不少像我們這群較為弱小的妖⋯⋯都被⋯⋯都被⋯⋯」


「嗚嗚嗚⋯裴柱⋯沒想到妳的遭遇如此。」康澀一陣悲從中來,她無法去想像那些妖被抓走以後的下場,取出內丹,那簡直是痛到不能再痛的折磨「以後跟著我們吧!我們會保護妳的!」


「恩公⋯您方便嗎?」裴柱露出無辜幼小的眼神,看起來可愛極了。


「不影響。」


「恩公⋯⋯?」裴柱有些不明白。


「少主的意思是不會影響到我們,所以可以跟著!」


「真的太感謝恩公了!」裴柱跪了下來。


「起來吧,我不習慣如此,以妳的修為的確會很危險。」文星伊瞇起眼睛,這件事情她多少有聽到些風聲,但沒有想過實情是如此,人類的貪婪,果然是沒有極限的「一妖危險,三妖至少能互相幫忙,遇見了也不至於被捉。」






「加上我也想見識⋯⋯貪婪的道士。」



⋯⋯⋯⋯⋯⋯⋯⋯⋯⋯⋯⋯⋯



目前以周更為目標朝日更加油邁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