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吱⋯吱吱⋯⋯」細微的聲音傳入文星伊的耳朵。


「康澀,停下。」


「是,少主。」


「妳顧著馬,我馬上回來。」


「是。」


文星伊循著聲音找尋,那聲音像是求救般無助。



「是你嗎?」循聲發現的,是被捕獸器夾住的幼小白兔,前方還有一頭飢餓的獵犬,或許在晚個幾步,那隻小白兔就成了獵犬的晚餐。


「去吧。」文星伊手一揮,驅走了獵犬,將捕獸器解開「這傷也不小⋯⋯」小心翼翼的將小白兔抱著,照著走來的路回去。


「少主,這是⋯⋯?」康澀瞧著文星伊懷裡的小白兔。


「康澀,身上有沒有帶些草藥?」


「這邊有些創傷藥⋯⋯」康澀掏出了一個小瓶子。


「好。」文星伊盡可能輕手輕腳地幫小白兔抹藥,即使如此塗藥上去的瞬間,小白兔還是哀疼的叫了出來「沒事,忍著。」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只能這樣說道。


包紮好傷口後,文星伊將小白兔放在地上「去吧,下次小心點。」


小白兔並沒有離去,而是傻傻的跟著文星伊,在她身後吃力的跳著。


「怎麼?」轉過身蹲下來看著小白兔「想跟著我?」


小白兔直盯著文星伊,代替了回答。


「好吧。」輕輕的將小白兔放在肩上,一道微微的銀光出現在小白兔的腳上「別怕,不會墜落。」


小白兔像是聽懂她的話語般蹭了蹭她的脖子,便安靜的在她的肩上休息。






「不過少主,我們為何要這麼費力的過去呢?」康澀有些不解,這馬的速度會比她們快嗎?


「太快會起疑。」文星伊淡淡的說著「至少五天的路程變一天,不合理。」


「還是少主想的周到。」康澀看著她肩上的小白兔,摸了摸牠的頭「不過這隻兔子也真可愛⋯⋯只是站在少主肩上,瘦瘦的真像根柱子。」


「⋯⋯」


「啊!陪襯的柱子,就叫它裴柱吧!我真聰明!」康澀驕傲的笑了,伸手想摸摸小白兔,不料,被咬了一口。


「幹嘛啊!裴柱著名字還不錯啊,是吧少主?」


「你說怎麼著就怎樣吧。」文星伊無奈的搖搖頭。


「不過少主您知道陛下是怎樣的人嗎?」


「誰知道。」


「聽這路上的居民說,陛下上任這五年政績相當不錯,不僅給人民減稅,對商業的限制也少了許多,甚至也開始科舉考試,只不過⋯⋯」康澀拉長了尾音。


「說。」


「至今膝下無子呢,唉⋯⋯年紀輕輕就不行了,可惜可惜。」康瑟遺憾的搖搖頭。


「康澀,不許胡說。」文星伊撇了一眼康澀,光是看到那銀色的瞳孔,就令人心生敬畏。


「是,少主。」






到了第五天,兩人終於踏入漢州境內。


「少主,您要直接前往扶餘覲見陛下嗎?」


「天色已晚,先找客棧吧。」


「是。」


與全州不同的是,首都扶餘的繁華,就像兩個國度般,叫賣的、雜耍的、美食的,販賣的種類可說是琳琅滿目,這當然也不排除⋯⋯


「好俊的公子啊⋯⋯」


「公子要不要來坐坐?」


「仙境樓可是擁有上等的美酒啊!」


「胡說!醉仙樓才有上好美酒與美食甚至是美女!」


各家酒樓女子紛紛在門前搔首弄姿,只為了文星伊一個眼神。


「哇~不愧是扶餘,少主不進去坐坐嗎?」康澀瞪大了雙眼,這麼熱鬧的地方她可是第一次見到呢。


「要去自個去。」文星伊淡淡的說,看到間不錯的客棧便走進去。


「少主我哪敢啊!」康澀緊跟在文星伊身後。


走進房間,文星伊將肩上的小白兔裴柱放在床上,細心的檢查傷口。


「少主啊!這兔子不知乾不乾淨,怎麼直接放上床了呢,我這就請店家幫我們換個床吧!」


「多慮了,康澀,我出去趟。」


「少主,要入夜了。」康澀有些緊張,畢竟今日,是日圓之夜。


「我知道。」語畢,文星伊就像陣風,消失在房間。


「少主也真是的⋯⋯」康澀看向床上的小白兔「小畜生來這邊睡吧!」康澀拿了件自己的外衣,折成小床,將小白兔裴柱放了上去,不過裴柱不領情,自顧自的跳上床。


「呀!那可是少主的床啊!快下來!」康澀著急的想將裴柱抱下床,不料被咬了一口「啊!妳這兔子根本是隻潑兔!沒錯!潑兔!」


裴柱不理會康澀的叫囂,慢慢進入夢鄉。





文星伊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奔入離扶餘有段距離的樹林,常理來說狼族很難去控制總在月圓時分漫溢的能量,文星伊算是優秀的狼族,至少在月圓時分還不至於露出狼的原型,也不會發狂似的到處亂竄、傷人,卻還是無法維持人形,但這在狼族內已經很好了,畢竟能夠完完全全維持人形的,至今不超過十人。


望著天上那顆圓月,文星伊感到的是迷惘,不同於同族的狼妖們,她一直很困惑和痛苦,卻不願意勉強自己去學會那些,好在父親並沒有去勉強她。


「啊⋯⋯」遠遠的,文星伊聽見了一聲驚呼。


「師父⋯師父⋯您在哪⋯」小小稚嫩的聲音傳來,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你是妖怪嗎?」



睜開眼睛,莫約5-6歲的小女孩站在她面前,身上穿著簡單輕便的衣服,眼睛清澈透亮,看起來靈巧靈巧的。


「離開。」文星伊說著,眼睛漸漸成了比平時更加銀亮的顏色,兩雙雪白的耳朵和尾巴也露了出來。


「哇⋯⋯是狗狗妖怪耶⋯⋯」小女孩讚嘆不已。


文星伊有些不滿的抽動眉角,化身成原形,銀白的雪狼,看起來更加神聖。


「天阿⋯⋯是雪白色大狗狗,好帥氣啊!」小女孩毫不畏懼的走向文星伊,摸了摸她的頭「好狗狗乖狗狗。」


「哼!」文星伊輕哼了一聲,又化身回半人形「不怕?」


「不怕。」小女孩笑著說「妳是好妖怪。」


「哦?不怕我吃了妳?」


「不怕!」小女孩大聲回應。


「哼。」文星伊坐下,百萬再理會那女孩,只是靜靜的望著月亮。


「大哥哥,我該走了,否則師傅找不到我,會心急。」小女孩有些不捨的說。


「走失了?」


「嗯⋯」


文星伊站起身,摸摸她的頭,在她身上下了道結界,萬一她不測,至少自己還救得了她,小女孩一人在樹林實在有些不安全。


「去吧,妳師父會找到妳的。」


「好的,狗狗⋯喔不,大哥哥再見。」小女孩揮揮手,和文星伊道別。



「要不是妳還小,不然我一定一掌扇了妳⋯⋯」文星伊無奈的笑了。








「師父!」小女孩看見前方的人影,不停喊著。


「妳啊!又亂跑了!」孫勝彈了下小女孩的額頭。


「哪有!我是飯後散步!」


「好拉,我們快回去吧,天色都這麼暗樓。」


「嗯!」小女孩牽起孫勝的手。


「等等。」孫勝拉住小女孩。


「師父怎麼了?」






「仙兒,妳身上怎麼會有狼妖的氣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