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是夜,伴隨著些許的不平靜,夜空高掛著滿月,一批商行連夜趕著貨。


「留下車上的財物,爺可以饒你們不死。」一個滿臉鬍鬚的刀疤男子帶著十來人攔下了商行的車隊,打定主意非搶到這財寶。


「這可不行。」領頭的不慌不忙,甚至還打了個哈欠,鄙夷的揮揮手「趕緊去一邊吧,爺我可不想傷人。」


「你.......!禁酒不吃吃罰酒啊!爺今天不宰了你,就不是這寨主了!」語畢,刀疤男子提著刀,像領頭的砍了過去。



「「「嗷...」」」細微的狼嚎零散的出現。




刀疤男子大刀一揮,原以為命中那該死的兔崽子,睜開眼卻看見一名纖瘦的男子,兩指夾著大刀,單眼皮內一點畏懼也沒有。


「你.....!」刀疤男子看著那泛著銀光的眼神,畏懼油然而生。


「滾,或者死。」下一秒,刀疤男子的大刀,便從頭碎裂到尾只剩下刀柄,他身邊的小弟早已嚇得四處逃竄。


男子見苗頭不對,嚇得兩腿發軟,他甚至不知道這名男子從何處、何時出現,連滾帶爬得趕緊離開。




「少主怎麼出來了呢?」剛剛那名領頭有些錯愕「這種貨色交給我處理就可以了。」


「處理?」銀光在眼裡閃耀著「多久?」


「抱歉,少主。」


「康澀,我們正在趕路。」那人盯著夜空上那滿月,原本烏黑的頭髮漸漸變得銀白,頭頂也不知何時冒出一對耳朵「耽誤交貨日子不好。」


「是。」


在明月下逐漸照亮那張臉龐,美得不像男子的容貌般,也的的確確......




她是名女子。




文星伊,剛出生才五百年的小狼妖,卻與其他的狼妖有著極大不同,銀白的皮毛、眼睛、頭髮、氣息,甚至不像一般狼族,以殺人、吸食人類氣息為食,狼族們總是她為異類,瞧不起她,要不是她的父親是狼王,他們早就將她逐出了。


正因為狼王明白這點,便將文星伊以男兒的身分來教養,甚至更嚴苛,不想被欺負,那就壯大自己,因此培育出文星伊那般氣宇不凡的狼妖。



「李老闆,貨都在這了。」康澀將車上的明細交與老闆。


「辛苦了兩位。」李老闆拿出一小盒銀子交給康澀「這條路的搶匪特別多,兩個人會不會太危險了些?」


「李老闆多慮了。」康澀禮貌地回復「時候不早了,我們也該回全州了。」


「也好,趁早上路吧。」




康澀將手中的盒子交給文星伊「少主都在這了。」


「回府吧。」文星伊淡淡說著。


五十年前,文星伊厭倦狼族的生活,留了封信後,便帶著江瑟從朔州來到泉州,從一開始不知為何,到了如今成了富甲一方的商行,這一點一滴都是累積得來的。


全州文府,對當地人來說比什麼都還要神秘,極少數的人能夠窺見到文府主人的面貌,甚至是名字,但當地人都知道一件事,文府主人是個難得一見的美男子,有著銀色的瞳孔,像仙人般。


當然這些傳聞也傳進陛下的耳朵,更好奇這一號人物。



「少主,你說陛下怎麼閒來無事,這麼突然地想召見你呢?」康澀不解地問著。


「樹大招風,越是神祕的地方,越有人想窺探。」文星伊說的不急不徐。


「那怎麼辦?見還是不見?」





文星伊抬頭看向缺了一角的月「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nepi850307 的頭像
onepi850307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