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年輕時的自己,總在思考「完美愛情」的定義究竟是什麼?後來才發現,沒有所謂完美的愛情,只有真實的愛情。


你可以在對方面前呈現最真實的自我,那叫做放心,但也有一個說法⋯⋯


「放縱。」


「放縱?」姜澀琪有些不解。


「呵⋯」文星伊的嘴角參雜無奈「沒錯,因為放心所以開始放縱,你覺得這就是最真的自己,覺得這才是愛情該有的樣子,可是這一切的誤會了。」


拿起面前的可可輕啜一口,接著說「是該在對方面前展現最真,但不代表有資格不做任何的修飾,也許你會覺得,我就是這樣,可是愛情的基本是建立、溝通和處理。」


「嗯⋯⋯」姜澀琪理解的點點頭「沒想到妳體悟這麼多。」


「人都會幼稚過啊,但總有個人,會讓你成長。」



只是那樣的成長,帶著痛、帶著折磨,還帶了些⋯⋯



遲來的成長。



⋯⋯



關於,金容仙離開的第100天。


以為那些傷口正在結紮,但回想起時,一道道鮮明的記憶總不斷的回放。


曾認定某些傷痛會隨著時間漸漸撫平,但那似乎都只是為了讓人有希望而編織的,能被時間抹去的,只有不重要或不重視的。


依舊記得她愛吃的、愛用的、愛說的、愛去的、愛買的,活在體內般,像呼吸一樣的自然。



「呼⋯呼⋯呼⋯」



除了奔跑,文星伊想不到有什麼方式能夠暫時的遺忘,奔跑,直到腦袋剩下喘不過氣的想法,剩下如何換氣調氣的想法,除此之外



都消失吧。



⋯⋯



「輝人,這邊是慶豐的案子,結構上已經規劃好了,剩下的交給妳處理和監督。」


「總經理不親自處理嗎?」輝人歪著頭問。


「不了,我相信妳可以好好的做完。」文星伊沒有抬起頭,只是盯著電腦,再輸入自己的想法。


「明白了。」



「文星伊,請問是哪裡找。」文星伊接起手機。


「金容仙。」


「是,怎麼了嗎?」口氣上的平靜,胸口那有些激動的動靜。


「覺得廣告有些地方太過累贅,而且不夠吸引人。」


「好,有哪裡需要再做修改嗎?」


「有點難說,或是麻煩輝人跑一趟?」


「不用了,我去吧,輝人在忙慶豐的案子。」


「嗯,那就在太陽的第三會議室吧。」


「嗯。」


文星伊站起身,將關於太陽廣告案的資料收進公事包,拿起車鑰匙準備出發。



⋯⋯



「吃過了嗎?」


打開門所迎接的,是戴著圓圓眼鏡坐在電腦前的金容仙。


「⋯⋯嗯。」


「看來還沒。」


「⋯⋯」文星伊有些錯愕,移動僵硬的身軀,拉開會議桌對面的椅子,將資料與電腦整齊的擺放在面前。


金容仙撥通電話「幫我送一杯熱可可和三明治上來。」


只是憑藉著,她那有些遲疑的嗓音,飄忽的回答,就能夠得知。



只是,一種反應。



「謝謝。」


「超過了三點還不吃東西,不健康的,很容易胃痛。」


「知道了。」


像個做錯的孩子,文星伊有些抱歉的搔頭。


「叩叩。」


「請進。」


「金特助,這是剛剛妳所交代的東西。」


「拿來這裡吧,謝謝。」


一個眼神,文星伊明白金容仙的意思,乖乖地拿起三明治咬了起來。


「這個部分,介紹產品用了太多旁白,很容易讓人厭煩,所以請盡量用畫面的方式去吸引人。」


「但是如果單用畫面會無法詳細告知消費者所使用的產品特性。」


「非得用旁白的話,就減少多餘台詞,以簡潔的方式呈現。」


「加上簡單的配字?」


「嗯。」



⋯⋯



轉了轉有些僵硬的脖子,金容仙抬頭看一眼時鐘。


「哇,12點,太晚了,今天先討論到這裡吧!」


「剩下的部分?」


「明天繼續吧。」


「那明天下午,早上我有會要開。」


「好。」


文星伊偷偷瞄了一眼,欲言又止。


(就這樣⋯⋯回去嗎⋯⋯)


「痾⋯⋯那個⋯⋯妳怎麼來的?」


金容仙停下收拾文件的手,有些錯愕。


「⋯⋯搭公車。」


「有點晚了,我載妳回去,好嗎?」


帶點膽怯,文星伊的手心不自覺的出汗。


「不順路吧⋯」


「不會的,再說,這個時間沒公車了,那你怎麼回去?」


「⋯⋯好吧,麻煩妳了⋯⋯」


金容仙推推圓框眼鏡,表情沒有呈現太多的情緒。





「看在⋯⋯妳進步的份上。」

創作者介紹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終於等到了~
    還以為作者要棄坑了😭
  • 不會啦~~只是剛開店很忙

    onepi850307 於 2017/10/30 23:38 回覆

  • 訪客
  • 是因為最近有發糖,所以才有心情寫嗎?好想繼續看下去~~~~
  • 不是啦
    是剛開店太忙
    要連續上班22天
    下班就直接倒頭睡了

    onepi850307 於 2017/10/30 23: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