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怎麼…會在這裡?」對於眼前的文星伊,金容仙除了出乎意料外,沒有別的形容「你們公司的負責人不是妳吧?」

 

「一開始確實…不是我啊。」一如四年前般,一樣的壞笑,屬於文星伊的專屬痞子笑「但後來就變成我拉,歐膩,希望我們合作愉快囉!」

 

「……」金容仙淡定的表現與外表,永遠都讓文星伊猜不透她此刻內心真正的想法。

 

「歐膩,昨天的問題還沒回答我呢。」儘管如此,那些微若的瞳孔震動,手指細微的糾纏,文星伊都看在眼裡,所以更加知道,金容仙其實不如她外表般,風平浪靜。

 

「什麼問題,我已經忘記了。」

 

「歐膩怎麼知道我是總經理的?」明明已經25歲,卻唯獨在金容仙面前,永遠都像個3歲的孩子,沒有甚麼成孰的包袱,不用刻意佯裝成能幹的模樣。

 

 

唯獨,在她面前。

 

 

「這裡不是有寫嗎?」金容仙比著文星伊胸前的名牌說。

 

「唔…歐膩妳好賊…!」文星伊有些不甘心的嘟起嘴,卻又因為她的話而啞口無言。

 

「該開會了,文總經理。」金容仙不是個…擅長用冷漠的人,文星伊比誰都還要清楚,所以看著因為自己變成這樣的金容仙,更感到,難受。

 

 

「容…」撇除掉幼稚的玩笑偽裝,文星伊發自內心的呼喚,金容仙也確實的,停下了腳步。

 

「如果當初我不放開手,我們就不會分開嗎?」

 

「可是容…我不覺得我們分開是錯誤的阿…」

 

「我不懂得愛,歐膩也不懂啊,這樣的我們在一起,真的可以一輩子嗎?」

 

 

「一輩子?」金容仙回過頭看向文星伊,言中盡是疑問。

 

 

 

「如果妳真的想一輩子,怎麼會這樣放?怎麼會在我還要努力時,妳選擇了放棄?妳要我…在怎麼相信?」

 

(怎麼相信妳口中的一輩子,是多長?)

 

 

 

……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啊!!!完蛋了啊!!!」早上9點鐘,文星伊看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後,悲慘的叫著。

 

「不對不對,要先打給容仙歐膩才對!」

 

文星伊急急忙忙的撥通金容仙的電話號碼,嘟了幾聲終於有人接起。

 

「怎麼了?」

 

「容仙歐膩...我睡過頭了,會晚個半小時到,對不起阿阿阿啊!!!我等等請你吃飯好嗎?真的很抱歉啊!!!」文星伊在電話另一頭簡直道歉得要跪了下去。

 

「妳喔,自己說要約會的耶,還是乾脆取消呢?」金容仙帶著有些不愉快的語氣說著。

 

「不要!不行!不可以!我不準!」文星伊悲劇的吶喊。

 

「不要還敢給我睡過頭?難道我這麼不重要啊?」

 

「不是那樣的啊!歐膩!給我半小時我馬上到!」

 

「不用。」金容仙在電話另一頭嘆了口氣「既然都遲到了就慢慢來,安全第一,不要趕,知道嗎?」

 

「唔…我知道了歐膩,真的很對不起阿。」

 

「好啦,看在妳之前都早到的份上,我就當妳這次是失誤囉。」

 

「當然是失誤啊!」

 

「知道了拉,快去準備!」

 

「摁!」即使金容仙在電話另一頭看不見,文星伊還是用力的點著頭。

 

 

「哼哼,都幾歲了還睡過頭?」金容仙看著她沒好氣的說「看妳下次還敢不敢。」

 

「哦?所以我跟歐膩還可以有下一次囉?」明明是句警告意味濃厚的句子,文星伊卻不這麼覺得。

 

「誰跟你說的?」

 

「歐膩說下次還敢不敢阿,所以還有下一次是吧?」

 

「我這麼說又不代表有下一次啊!」

 

「缺。」文星伊失望的嘟起嘴。

 

「這麼想和我約會?」說不開心一定是假的,金容仙的梨渦不斷出賣她的笑容。

 

「當然!」文星伊也毫不猶豫的回答。

 

「想跟我約會可能要排隊喔,歐膩我可是很搶手的。」金容仙驕傲地抬起下巴,用鼻孔看著文星伊。

 

 

「不,歐膩。」文星伊真摯地盯著金容仙的雙眼。

 

 

「我才不會乖乖的排隊,當然是直接插隊,然後告訴你後面那些王八蛋,這女人我要定了,所以不用再排隊。」

 

……

 

 

 

「以上就是太陽這邊的計畫。」

 

不得不說,雖然金容仙平常的樣子傻氣十足,但每每在報告這種企劃,和工作時那真摯的眼神,總能讓文星伊沉浸其中,然後不可自拔。

 

「文總經理有甚麼意見嗎?」金容仙有些無奈的看著那個明顯是緊盯自己發呆的文星伊。

 

「咳…」被抓到的文星伊尷尬的咳了一聲,迅速收起臉上剛剛瞬間出現的驚慌,恢復鎮定後開始表達自己的看法。

 

而在一旁的鄭輝人則都看在眼裡,她從沒看過這樣的文星伊,這樣有豐富小表情的文星伊,這樣會緊盯著一個人,甚至露出著迷的眼神。

 

鄭輝人看向金容仙,略帶著敵意。

 

 

「歐膩歐膩,要不要吃個東西,妳會不會餓?這附近有間很好吃的辣炒年糕喔!」會議結束後,文星伊鼓起勇氣厚著臉皮的和金融仙說。

 

「不好意思,我很久沒在吃辣炒年糕了。」金容仙冷冷的回應,讓文星伊的心寒了一下。

 

「好…我知道了…」

 

金容仙看了她一眼後,便自顧自地離開了。

 

 

(歐膩真的…變得好冷漠。)

 

 

「唉…」一回到家,文星伊放鬆的倒進舒適的沙發裡,回想起金容仙那冷漠的眼神與口吻,心臟就不自覺得隱隱作痛著。

 

「嗷!嗷!」大發像是感受不到文星伊的低氣壓般,用鼻子蹭著她垂下來的手。

 

「大發阿…」文星伊抱起大發,摸摸牠的頭「容仙歐膩都不怎麼理我呢…」

 

「嗷~~~」

 

「就是上次跟我一起撿到你的漂亮歐膩阿,她還餵你吃熱狗呢!」

 

「汪!」

 

「說到熱狗就興奮,你這現實的小狗!」

 

 

 

(難道我…真的錯了嗎?)

 

 

 

……

 

三個月,不常不短的時間,曖昧的氣氛在兩人之間越來越濃厚,就連肢體接觸都遊走在邊緣,並肩而行時,偶爾摩擦的手背,只是沒有人有勇氣牽起。

 

 

(歐膩她...會喜歡女生嗎?我可是女生呢…歐膩之前也都是交男朋友的阿…)

 

 

每個晚上這樣的想法就會出現在文星伊的腦海中,告白,又或是保持沉默,總有感覺金容仙對自己也有不同的感覺,但那有沒有可能只是自己的誤會呢?會不會她對朋友都是這個樣子呢?

 

 

(阿~~~~~~~~~~煩死人了!)

 

 

文星伊坐起身,拿起手機看了下日期,2/12,再過兩天就是西洋情人節了。

 

 

(不管了,那天,就像歐膩告白吧!失敗就失敗,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壯烈犧牲!)

 

 

“星伊,睡了嗎?”

 

正當文星伊下定決心準備睡覺後,卻突然的收到金容仙的簡訊。

 

“還沒阿,歐膩怎麼了?”

 

2/14那天你有空嗎?我想要幫人挑個禮物,可以幫我看嗎?”

 

 

(幫人挑禮物?)

 

看到這裡,文星伊內心的警鈴不停響著。

 

“嗯…好。”

 

儘管如此,因為是金容仙,因為想見到她,所以還是答應了,是有那麼點沒用,但……又怎麼樣呢?

 

“那天我們就約下班之後吧?六點鐘可以嗎?”

 

“可以。”

 

 

2/14,俗稱告白集中日、該死情侶放閃日、單身虐狗日,文星伊下了班回家換套輕鬆的衣服後,就前往金容仙家,靜靜地門口等著,帶著有些複雜的心情。

 

「星伊!走吧!」金容仙帶著燦爛的笑容和兩個可愛的梨渦出現,但在文星伊的眼裡卻有那麼一點刺眼。

 

「好。」

 

戴上安全帽,就像平常一樣的跨上後座,而不同的是,金容仙的手悄悄地默默地抓著文星伊的衣角,就連文星伊也都沒有發現。

 

「阿…到了。」金容仙指著前方不遠的店面「我們去那邊看看吧!」

 

「知道了。」停好機車後,兩人一起走了過去。

 

「星伊你覺得這個好嗎?」金容仙拿起旁邊可愛的倉鼠玩偶。

 

「要看對方喜不喜歡吧。」連頭也沒有抬起,文星伊只是自顧自的環視店面,看近了什麼也不知道不清楚,因為沒有任何的心思。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她喜歡什麼,所以想說找你幫我挑,星伊的眼光一向很好啊。」

 

「哪有…是歐膩你太高估我了。」文星伊撇過頭,依舊不敢和容仙對視。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文星伊的臉也越來越臭,看著金容仙用心的挑著禮物,內心那股憤怒與酸楚就加倍加倍的放大再放大。

 

 

「跟我來。」終於承受不住內心那股躁動,文星伊拉起金容仙的手走出店面。

 

「等等阿…星伊!慢一點阿!你要去哪裡啊!」

 

像是沒有聽到金容仙的話一樣,文星伊只是拉著她走著,接著到了附近公園的涼亭上才肯鬆手。

 

「文星伊你怎麼了?幹嘛突然生氣?累了可以說啊!」金容仙也有些生氣的說。

 

 

「以後,不要再找我來幫你挑喜歡的人的禮物。」

 

 

「什麼?」金容仙睜大自己的眼睛,看著眼前怒火沖天的文星伊。

 

「我說,不要再叫我幫你挑你喜歡的人的禮物了!」文星伊大聲說著。

 

「為甚麼?」

 

「為甚麼…」文星伊緊抓住自己的胸口「因為我會難受啊!」

 

「可是……」

 

「沒有可是,我不喜歡這樣。」文星伊轉過身,不想從金容仙口中聽見任何關於那個人的事情,能夠走多快就走多快,只是想要離開這令人無法喘息的氣氛。

 

 

「我就是不知道你到底喜歡什麼才讓你挑嘛!!!這樣也錯嘛!!!」

 

 

聽見金容仙的話,文星伊停下了腳步,震驚的回過頭。

 

「歐…歐膩,你是甚麼意思?」

 

「我想說要送你情人節禮物,可是我又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才帶你一起挑啊!」金容仙想起文星伊那冷漠的樣子,情不自禁的紅了眼眶「因為我……」

 

 

「金容仙!」文星伊大喊一聲,阻止金容仙繼續說下去。

 

 

(YEBA…接下來,換我勇敢走過去吧。)

 

 

「……有!」斗大的淚珠就這麼滑下了。

 

 

 

「金容仙!我喜歡你!很喜歡你!到底要不要當我的女朋友啦!」

 

……

 

 

 

(歐膩…現在的我到底該怎麼靠近你呢?)

 

文星伊把玩著那一隻當年告白的那個情人節,金容仙送給自己的小倉鼠,回憶的浮現帶著苦澀,可是卻還是蘊含著甜蜜。

 

還不懂得愛的時候,互相傷害著,就像把手中大把大把的籌碼,不停的揮霍,曾經如此相信,儘管自己的缺點畢露,對方還是會留下,曾經以為,這雙手牽著牽著就走到最後了。

 

曾…以為…

 

離開彼此,用力狠狠商過痛過,然後反省過,知道該怎麼去愛,懂得去珍惜對方所付出的,成長後,才能夠長久。

 

 

(現實似乎…並非如此是嗎?)

 

 

一口接著一口,心理的苦澀,接著酒精的刺激,試圖這樣去揮發那些掙扎和複雜的情緒。

 

 

「真是…連給我一個人的空間都沒有嗎?」文星伊不悅的接起手機「什麼事?」

 

「你喝酒了?」

 

「有事嗎?」文星伊不耐的說。

 

「醉了?」

 

「醉了跟妳又有甚麼關係?」

 

「唉…妳是我的合作夥伴。」

 

「哼…」文星伊冷哼一聲「放心吧,該給妳的文件我會給妳,再見。」

 

掛上手機後,文星伊聽著那煩人的鬧鈴不停響起。

 

 

「妳到底要幹嘛!對我冷漠的是妳!又何必這樣呢!」

 

 

 

「文星伊可以不要總是這麼懦弱嗎?證明妳對我的喜歡有這麼困難嗎?可以不要每次都用妳的方式在逃避嗎?妳這樣我到底該怎麼相信妳不會再放手呢?」


創作者介紹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想看下集了😁
  • 下集待續⋯⋯

    onepi850307 於 2017/05/03 23:45 回覆

  • futagoza0608
  • 啊啊啊啊辛苦了!!!
    期待後面!!
    每次看到這裡更文就會覺得很感激整天心情都很好😂
  • 太浮誇了啦哈哈哈
    因為這次的題材沒碰過
    表達的東西也想很久
    所以就會花比較多時間

    onepi850307 於 2017/05/05 15:3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