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人啊…」文星伊撥了通電話。

 

「是的總經理,怎麼了嗎?」

 

「我...會晚點進公司。」文星伊低著頭,溫柔的撫摸懷中那個可愛的小動物「有些事情要處理。」

 

「需要我......」

 

「沒關係,我自己來就可以了。」在鄭輝人將話說完之前,文星伊打斷了她想說的。

 

「......好吧。」

 

結束通話後,文星伊將大發小心翼翼地抱在懷裡,牽著單車前往附近的動物醫院,幫大發做基本的檢查。

 

 

「大致上都沒有甚麼問題,牠只是餓了太久了,待會先餵牠吃一些東西,然後再幫牠清洗一下,然後幫牠點個除蚤劑就可以了。」醫生專業又快速的將大發檢查一遍「差不多下午就可以接牠回去了。」

 

「好的,醫生謝謝你。」

 

"歐膩,醫生說大發很健康。"

 

發了一封簡單的訊息,雖然理智上知道不會有甚麼回應,但感性總在期待,有甚麼奇蹟會發生,苦笑了一下,內心有些酸澀泛起,文星伊默默的將手機收起。

 

 

 

......

 

"星伊,怎麼辦?"

 

與金容仙相識快兩個月,兩個人都沒有想過的,是彼此因為一本書而相遇,也許看到對方的第一眼,早就已經不一樣了,或許就是俗稱的...來電吧?

 

從咖啡廳將書交給金容仙之後,原以為兩人可能再無交集,但沒想到某天卻收到金容仙的簡訊,內容則是在訴說自己看完書的感想,這也讓文星伊十分興奮與意外,兩人就這麼聊了起來,並且互加了katalk。

 

聊天的內容由書的交流開始,漸漸延伸到了生活上,慢慢的,變成早上起床互道早安,晚上睡覺互說晚安,互相分享工作上的事,誘惑是和朋友發生的小趣事。

 

 

"歐膩怎麼了?"

 

一看見金容仙那封交集的簡訊,文星伊也不自覺的緊張了起來。

 

"JingJing牠早上吃到了巧克力了...怎麼辦?"

 

"歐膩先帶牠去看醫生吧,我等等下班過去找妳!"

 

雖然文星伊恨不得現在立刻飛奔到她身邊,但畢竟自己只是個小職員,實在不適合這樣臨時請假,只好乖乖的把工作優先完成。

 

"好...星伊來的路上要小心點,好嗎?"

 

"我知道了。"

 

下班後,文星伊快速的拿了自己的文件包和外套,就前往金容仙的住處。

 

 

「叮咚!叮咚!」文星伊擔心的按著門鈴。

 

「星伊妳終於來了...」金容仙的眼睛有些泛紅,讓人看了有些不捨。

 

「JingJing呢?還好嗎?」

 

「嗯...醫生說幸好吃到的量不多,有幫牠催吐了...」金容仙大大的眼睛內又開始泛起了霧氣「都是我沒有注意到,才會讓JingJing吃到巧克力..」

 

看著這樣的金容仙,文星伊不知道為什麼,感到心疼,也不知道為甚麼...就這麼將她拉入懷裡...

 

 

「沒事,我在這裡,都在。」

 

......

 

 

 

「歐膩,你還好嗎?」一進辦公室,鄭輝人看到文星伊後,馬上過來關心。

 

「沒甚麼。」

 

「嗯...」鄭輝人難掩失落,總是這樣,文星伊總是這樣,難以看透,也不輕易的和人訴說關於自己的事情,關於自己的,所有事。

 

「慶豐企業那邊有回應了嗎?」文星伊開始翻閱著桌上那些資料。

 

「有了,他們願意和我們做合作。」

 

「很好,我等等會親自和他們做接洽,輝人你先幫我開始準備資料吧!」

 

「是的。」鄭輝人此時像是想到甚麼般,趕緊回頭「對了,那個討人厭的鄭經理剛剛說有事情要找妳。」

 

「好,我知道了,跟她說我有空了。」

 

「好的。」

 

 

「喲!我還以為總經理不想看到我呢!」鄭經理一走進辦公室,就帶著討人厭的酸言酸語。

 

「講重點。」文星伊連看都沒有看到她一眼。

 

「缺,你還真是一如既往的無趣。」鄭經理感到有些無趣的撇撇嘴「這是和太陽的合作企畫書,你看完同意後,幫我簽個字吧。」

 

「……」文星伊接過那份企劃說,但印入眼簾的,是對方負責人的名字…

 

“金容仙”

 

「這份合作案的負責人名字改掉。」

 

「怎麼了嗎?」鄭經理一臉疑惑「友娜是很好的人選阿,不然還要換成誰呢?」

 

 

「我。」文星伊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

 

 

 

……

 

“真的假的?”

 

對於剛剛金容仙說的事情,文星伊還是感到非常不可置信。

 

“真的阿,你在實習的那個案子,是和我們公司的合作,而且負責人是我呢!”

 

“哇!原來是美女上司啊!”

 

“少嘴甜了!我可是很嚴格的,就算是星伊我也不會放水的。”

 

“哼哼,我才不需要歐膩放水勒!”

 

“那我可要好好期待你的成果囉?”

 

“如果表現得好,有獎勵嗎?”

 

“呀呀呀!表現好是理所當然吧!怎麼還要獎勵呢?”

 

“阿…瞬間無力,沒有獎勵沒有動力阿…”

 

“呀!那你先說你要什麼獎勵,我考慮一下。”

 

“我還沒想到,先留著吧,如果我的案子脫穎而出,就給我獎勵吧!”

 

“哼哼那可不容易,好,我答應妳。”

 

文星伊在電話另一頭露出得逞的笑容。

 

 

(不愧是…YEBA…)

 

 

沒有獎勵與有獎勵的最大差別,當然就是動力的有無,何況今天要給獎勵的,可是金容仙,一想到這裡,文星伊興致滿滿的拉起袖子,並且更認真的,開始動工。

 

 

「不會吧?」金容仙瞪大了眼睛看著文星伊「真的用了你的案子?」

 

「那當然,我不開玩笑的呢!」文星伊驕傲的挺起那沒有多少分量的胸部。

 

「好吧,妳要什麼獎勵?」

 

「歐膩這麼乾脆喔?」文星伊壞壞的笑著,像個小痞子般。

 

「不然呢?願賭服輸阿。」

 

「那…」文星伊笑得鼻肌都升起來了「歐膩這個周末有空嗎?」

 

「有是有阿」金容仙一臉疑惑的看著文星伊,搞不懂眼前的人又想做什麼了。

 

 

 

「我們…去約會吧!」

 

……

 

 

 

“大發今天就回去了嗎?”

 

文星伊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手機,大大的三個字”金容仙”浮現在手機上頭,但卻是如此的不真實。

 

“摁對,醫生幫牠點個除蚤劑之後就可以了。”

 

“你確定你照顧得來?”

 

“我?可以啊,怎麼會這樣問?”

 

“總經理...不是很忙嗎?妳這樣有時間陪大發嗎?養狗不那麼容易的事。”

 

“歐膩我知道。”

 

(等等…!)

 

文星伊瞬間的瞳孔放大,震驚的再回頭看過一次金容仙所說的話。

 

 

 

“歐膩,妳怎麼知道,我是總經理了?”


創作者介紹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