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文總經理!」


聽見聲音的文星伊轉過身,看見齊劉海有著單邊酒窩的女生迎面走來。


「哦,是丁輝人呢。」


「哎依!歐膩別叫得這麼陌生麻,叫我輝人啊!」笑的時候,酒窩裡像是可以裝滿水一般。


「我盡量。」文星伊繼續朝著自己的辦公室前進,諾大的落地窗朝向漢江,像幅巨大的水彩畫一般。




兩年了。




從原本小小的職員,然後忘情的投入工作,每天每天就是用公事不斷的轟炸自己,默默地靜靜地,便爬到了今天的職位。


只是刻意的,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工作上,因為現在,不會有人再去擔心自己,因為工作少吃一頓、多喝一杯咖啡,又或是熬過幾夜。


文星伊下意識的,抬起手摸著自己的右臉頰,苦笑了一下。




(吶⋯我又想起了呢⋯妳呢⋯)




⋯⋯


「文星伊!不要再喝咖啡了!」金容仙拿起書桌上的杯子,還不留情的走向流理台倒掉。


「可是歐膩,人家會想睡啊⋯」文星伊無辜的嘟著嘴喃喃的說。


「那就去睡!」


「可是我還沒用完欸⋯」文星伊指著桌上的文件。


「唉⋯」金容仙看過去,抱住文星伊嘆了口氣「真的不喜歡妳這樣子熬夜,對身體不好,我會擔心的。」


「傻瓜。」文星伊在那眼神當中看見了許多的憂慮,頗受感動的回抱「我會注意的,以後會努力不讓自己熬夜處理公事,好嗎?」


「妳說的喔!」


「我說的。」


「星伊。」


「嗯?」


金容仙用再認真不過的眼神,直勾勾的看著文星伊,深怕她看不見自己眼中那份嚴肅。




「我不想我們好不容易有了生活的基礎,卻沒有享受幸福的身體,知道嗎?」




「我知道了。」文星伊點點頭。


「嘻嘻,知道就好。」金容仙在文星伊的臉頰上輕輕一啄。




一啄⋯⋯


然後就成了烙印,無形的存在,無影的承諾。


⋯⋯




「文總經理!」丁輝人拍拍文星伊的肩膀,想叫回還在神遊的她。


「怎麼了嗎?」文星伊回過神後,插起盤中的花椰菜,咬下。


「沒有啊,只是看妳發呆很久了。」丁輝人嘟起嘴,漫起一些不滿,好不容易吵著文星伊陪自己吃飯,結果她居然發呆發了快十分鐘。


「哦,只是剛好想起一些事情要處理。」


「吃飯就專心吃飯,公事晚點再處理也不遲啊!」丁輝人將盤中的肉夾到文星伊那邊「多吃點啦,不然妳的工作量那麼大。」


「嗯⋯」


「對了,聽說上次鄭經理跑去找碴,還好嗎?」


「沒什麼。」


「確定?」丁輝人擔心的問。


「當然。」文星伊繼續默默地吃著飯。


「哦⋯⋯」


丁輝人一直不能理解這麼不冷不熱的文星伊,一直都是,可是卻又控制不住對她的好奇心,所以鼓起很多的勇氣,再加上不怕死的厚臉皮,拼命地纏著她。


看似冷漠的文星伊,也會有溫暖的一面,總是禮貌性的讓自己走在內側,然後偶爾一起吃飯時,也都是讓自己選擇想吃的餐廳,即使自己沒有興趣。


有次,不知道為什麼那天特別想吃辣豬排,硬是拖著文星伊和自己去,原本以為她也會吃辣,沒想到居然那麼的不能吃辣,然後不吃辣的她,卻沒有拒絕自己。


許多許多的暖意,始終存在著距離感,認識文星伊一年多了,那股距離感一直都存在著,也不知道該如何去消除。



「走吧。」文星伊拿起掛在椅背上的外套,準備離開。


「啊啊啊啊!等等我啊!」丁輝人急匆匆地拿起包包追著文星伊「呀!等我啦!」


「還有空發呆啊,小短腿。」


「吼!妳可以發呆我就不可以嗎!」


「我沒這麼說。」文星伊自顧自的往前走。


「對了,妳明天休假對吧?」丁輝人眼睛閃爍的問。


「要幹嘛?」


「我也剛好休假呢!妳打算做什麼啊?」拉起文星伊的手晃呀晃的。


「在家睡覺。」說完後,文星伊打了個大哈欠「剛把和星鴨的合作案做完,想好好休息。」


「別睡啦,我們一起去⋯⋯」話還沒說完,文星伊突然的睜大眼睛,甩開丁輝人的手,往反方向急匆匆地走過去。


「呀!妳去哪裡啊!」丁輝人不知所措地喊著,文星伊就像聽不見任何聲音般,自顧自的向前走。



不要命的走。


害怕失去什麼而快速的走。




⋯⋯


(唉⋯⋯)


文星伊在書店裡一排排找著,但一直沒有看到那本自己想買的書,已經跑了第五家書店了。



(天啊⋯是因為太冷門了嗎?)



正當文星伊準備放棄時,眼前忽然一亮,約三到四公尺的書架上,有熟悉的顏色,似乎正是自己尋找很久的書。



(哦?難道有嗎?)



一個箭步,文星伊伸手將那本書抽了出來,仔細一看,真的是自己尋找很久的書。


「太好了⋯⋯」找到的剎那,下意識的笑了出來。




「妳也喜歡西洋詩集啊?」




文星伊立馬的回頭看,眼當前這個人太多讓自己訝異的點。


好聽的嗓音讓人驚訝,可愛的梨渦惹人喜愛,漂亮的雙眼引人注目,右眼角的痣吸引目光,一頭的飄逸無限美麗。



一切的一切再自然不過,自然的就這麼把文星伊所有的心思都偷走,在第一眼。



「嘿!」看見文星伊那呆滯的眼神,女孩揮了揮手。


「哦!哦!哦!」反應過來後,有些羞怯的移開目光,文星伊沒想過會被這麼漂亮的女生搭話。


「妳也喜歡西洋詩啊?」女孩笑著問。


「嗯,覺得寫得很美啊,很多的英文字句,很優美。」


「不怕看不懂嗎?」


「看不懂就找囉!」文星伊笑得鼻肌都升了起來。


「這本書很難找呢⋯」女孩有些可惜的說。


「不然⋯」文星伊有些捨不得的將書塞給女喊「這本先給妳吧!」


「不用拉!我知道這很難找,何況是妳先找到的啊!」女孩慌張的把書又塞給文星伊。


「沒關係啦!」


「不可以!」


兩人就這麼再書店推來推去的,然後在同一秒停下,一起大笑著。


「吼!我們不要再推了啦!」女孩沒好氣的說。


「就說給妳了啊!」


「啊!我想到了。」女孩睜大了她那明亮的雙眼。


「嗯?」文星伊一臉好奇地盯著她。


「我們一起買吧!」


「一起買?」


「對啊,然後妳看完之後換我看,怎麼樣呢?」女孩一副自己很聰明的樣子看著文星伊。


「這倒是可以啦,不麻煩嗎?」


「不會啊,我給妳我的電話吧!」女孩從包包拿出紙筆,俐落的寫下號碼後遞給文星伊。


「好,我知道了。」文星伊收下紙條,小心翼翼的放入包包裡。


「那我先走囉。」女孩準備轉身離開。


「啊⋯等等。」文星伊出口喊住女孩。


「怎麼了?」


「呃⋯那個⋯妳⋯叫什麼呢?」文星伊有些尷尬的問出口,還搔搔自己的鬢角,多了一點緊張。




「我叫金容仙。」




那個笑容,很暖,暖得在瞬間,把文星伊的心都熱了起來。


⋯⋯





(是妳嗎?)



文星伊急忙的跟上那道熟悉的身影,太熟悉了,在這曾經陌生的城市裡,那身影實在太過突出了。


好不容易追到那道身影,文星伊伸出手拉住那人,而那個女孩⋯不⋯已經是女人了,那女人回過頭,有些訝異,眼神充滿許多情緒。




「妳怎麼⋯在這裡⋯」文星伊先開了口。


「來⋯工作的。」女人也開了口。




接著,一起的沈默,不是沒有話說,而是⋯⋯太多的話想說。




「過得好嗎?」文星伊鼓起勇氣再次開口。


「嗯⋯」女人簡單的回應。




但文星伊無法明白,這個回應,是好,或是不好。




「妳好。」


「嗯?」女人瞪大那依舊清澈的眼睛。







「我叫文星伊,今年25歲。」


「想⋯⋯」


「認識妳。」

創作者介紹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utagoza0608
  • 哇哇哇原來是這個走向我喜歡!!!
    加油啊等你更新~
  • 什麼走向~~~~~~?

    onepi850307 於 2017/04/06 17:0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