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我是想妳的。」

「大概⋯我是放不下的。」

「大概⋯我⋯依然是愛妳的。」

「大概⋯我⋯依舊是踏著妳的腳步的。」


短短的話語,文星伊簡潔的打在無人認識她的網站上,似乎在這裡就能夠毫不保留的,宣洩心中那份屬於金容仙的愛戀,然後不受責備。



卑微的,繼續,愛著她。




⋯⋯


「文星伊!」


金容仙從日本回來的那天,在機場裡不顧旁人眼光的喊著,然後下一秒朝向文星伊奔跑,緊抱。


「幹嘛啊,又不是生離死別。」雖然嘴上如此說著,手卻牢牢的環起金容仙,讓兩人的身體,紮實地緊貼。


「我就是想妳麻!」將頭埋入文星伊的頸肩、呼吸她身上特有的香氣,想讓那個味道充滿自己的肺部,想讓那人的所有氣息,停留在自己的體內,彌補那幾天空虛的感覺。



「我也是。」



沒有過多的言語強調,沒有甜言蜜語的點綴,簡單的三個字,訴說那份相同的思念,彼此的溫度在身上流竄,交錯,接著心就這麼充滿幸福了。


「哼!我不在妳有沒有亂撩妹!」金容仙拉開與文星伊的距離,憤恨的眼神緊盯,然後滿嘴的醋意。


「怎麼可能,妳想太多了。」文星伊輕敲她的額頭,然後在那顆小腦袋上,留下自己唇上的觸感與溫度。



「那就好。」


⋯⋯




分手的第二個月,文星伊終於在工作上能夠專注,心裡還是會有空虛的感覺,偶爾的落寞,但至少能把注意力轉移到工作上面。


「還在難過嗎?」康瑟琪一邊看著文星伊呈上的報表,一邊打探著文星伊此時刻的想法。


「還好。」


「最近終於恢復正常了呢!」


「再不恢復,妳可能就要我辭職了吧!」


「的確是。」康瑟琪假裝正經的點頭。


「呀!」文星伊沒好氣的說。




「話說,下個月,要不要調去總部呢?」




「什麼?」因為康瑟琪突然的決定而感到驚訝。


「總部現在有缺人,妳要不要去呢?可以轉換一下心情啊,反正妳現在也沒什麼束縛,是吧?」


「是沒錯⋯⋯」文星伊認真的思考這個提議,的確,要是還在和金容仙交往,這個提議她絕對會沒有任何猶豫的回絕。


「如何?」


「我去。」但是現在不同了,那個人已經離開,沒有什麼可以阻止她去向上的阻礙。



(也好,離開有她的城市,至少⋯不用提心吊膽著會不會哪天在街道上相遇,因為⋯還不知道該用怎樣的表情去面對她,甚至該說什麼,也不知道。)



「好,那就下個月一號,收拾好行李就可以出發去首爾了。」康瑟琪在一份文件上愉快地簽下名字「好好專心地去拼工作吧!」


「我會的。」




⋯⋯


「容⋯我不喜歡妳離我太遠⋯」文星伊拉著金容仙的手說著。


「沒辦法啊,那邊的公司最近人手不足,我必須去幫忙,妳乖,說不定還可以升個職位回來。」金容仙安撫著文星伊。


「唔⋯⋯一定嗎?」拉著金容仙的小手,心有不甘的嘟起嘴,用著微微奶音撒嬌。


「妳乖,一星期就回來了,好嗎?」


「嗯⋯⋯好啦,我知道妳一向很重視工作的。」文星伊失落的垂下頭。


「現在不努力點,以後要怎麼舒服的過日子,不是嗎?」金容仙臉上沒有笑容,一本正經的吐出這句話「我不希望我們的未來只是空談。」


「我知道。」文星伊當然知道「路上小心。」


「我會的,安全到了會跟妳說,別太擔心。」


「嗯⋯」


⋯⋯




將衣服一件件裝箱,接著換把雜物也整齊的裝起來,然後一箱箱用膠帶貼好貼穩,好不容易完工,文星伊環視面貌不同的房間。


兩個人的東西還好好的放在箱子裡,任何一件都捨不得⋯就那麼扔掉,沒辦法。


記憶那回事,就是如此,會因為想起而感到失落,但真的要去遺棄,卻一件也無法落下。




「呀⋯⋯真的要離開這裡了呢⋯⋯」




有很多的歡笑,在這個空間飽和過,生活的點點滴滴,都像是昨天發生的一樣,似乎昨天早上金容仙還匆匆的在自己刷著牙時,衝進廁所裡面,自然的坐在馬桶上面開始排泄,臭味瀰漫的讓人難以在刷牙刷下去。


想起當時的畫面,文星伊不自覺的揚起嘴角,是啊⋯即使分開再難過,那些快樂的記憶也不會受到折損,不好的回憶有,但是快樂的觸動大於很多。


這間屋子就像回憶小屋,簡單自然,沒有什麼大驚喜大爛漫,只有生活,兩人的AA制,衣櫃也像是共同般,有時拿了就穿,沒有再分妳的我的。




(又⋯⋯想起妳了。)




門鈴的聲音打破回憶的播放,文星伊搖了搖頭,走向門口,讓搬家公司的人進來搬東西,一樣又一樣的搬離再搬離,明明每樣都帶著深厚的感情,在別人眼中卻顯得⋯⋯


不重要。




⋯⋯


「星,我以後一定離不開妳。」金容仙緊緊抱著,語帶甜蜜的說。


「那就不要離開啊。」文星伊順著她柔順的髮絲,一撫又一撫,溫柔地輕輕地觸摸。


「嘻嘻,這種話似乎說了一百遍都不夠呢!」


「如果妳喜歡聽,那我就一直說。」


「星,妳知道為什麼我離不開嗎?」金容仙將臉上的笑容,收下,嚴肅的眼神讓人不自覺挺直腰桿。


「為什麼?」文星伊也板正了臉色。





「要是離開妳,妳的所有東西我一定捨不得丟掉,然後身邊就會充滿著每一樣妳的東西,每看一眼,回憶一定會再次浮現,天啊⋯我根本無法想像那是什麼樣的生活!」





文星伊露出了微笑,一把將旁邊那個胡思亂想的小白兔抱緊處理。


「不會那樣的。」


「⋯⋯是嗎。」


文星伊拉開兩人的距離,眼睛直勾勾盯著金容仙,想讓她看見自己那堅定的眼神。




「也許有天,我們會放開彼此緊握的手。」


「嗯⋯」光是聽了第一句話,金容仙的心便開始蔓延苦澀。



「也許有天,我們會說出傷害彼此的話。」


「嗯⋯」眼眶內隱隱約約有些酸楚。



「也許有天,我們⋯會向對方提出分開的要求。」


「星⋯」淚珠就這麼從臉頰旁滑下。



「也許有天,我們會成為⋯陌生人。」


「不⋯」一想起那個畫面,淚腺開關就像被打開般。



文星伊微笑著將那一道道的抹掉。




「但是,不管走了多遠⋯」


「不管我們之間的距離有多心痛⋯」


「不管中間有再多的困難⋯」


「我不會馬上的去求著妳⋯」


「會好好的充實自己、磨練自己⋯」


「直到能夠不再那麼輕易分開⋯」








「然後我會找到妳,再將妳拉回我的身邊。」

創作者介紹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