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星伊,領帶歪了。」容仙解開掛在星伊脖子上的領帶,重新打了個漂亮的結。


「嘻嘻,歐膩謝啦!」


「妳路上小心喔!」


「知道了,趁著今天南氏董事會,我要拿著手上的證據把他拉下來。」星伊堅定的說。


「好,我晚點也會去的。」


「嗯,好。」


南氏涉嫌偷工減料以化工號稱天然食品,藉機提高售價的事已經在新聞上鬧得沸沸揚揚,南允道被拉下來的機會很大,只差在星伊手上那份最關鍵的報告書。


而星伊此行的目的,便是將這份報告公諸於世,讓南允道徹徹底底的失去南氏的企業,加上文家手中也握有股份,星伊另一個身分,就是文家的出席者。



到了南氏,會議上瀰漫沈重的氣氛。


「現在開始,南允道繼續適任與否的會議即將開始。」


星伊站前身,拿著資料緩步向前,南允道臉色難看的死盯著她。


「我是,文家的出席人,這份報告,是南氏偷工減料的證據,請各位過目。」星伊播放那些報告的PPT,台下的股東粉粉變了臉色。


「不要相信那個女人!南氏是良心企業啊!」南允道對著星伊大吼。


「哼,良心企業?這些證據的真實性,不該由你判斷!」星伊氣勢上壓過了他,拿出一份份的檢驗報告。


「那麼,就開始進行投票了。」


股東們紛紛在紙條上,寫下南允道適任與否,然後投進箱子內。


隨著一張張公開的紙條,南允道如坐針氈的看著兩邊差不多的票數,直到公開最後一張,南允道適任的選項多了一些,才讓南允道卸下重擔。



「等等,我還沒投票。」



正當星伊氣憤著南允道收買股東,導致無法扳倒南允道的負情緒時,聽見熟悉的聲音而抬起了頭,看到容仙穿著正裝氣勢凌凌的站在門口。


「容仙!」南允道驚訝的大喊。


「抱歉南先生,我和你並不熟。」容仙自顧自的走到星伊身旁,坐了下來「這是我手上的股份,我也擁有投票權。」


南允道看著容仙的股份,臉色鐵青起來「妳⋯!是妳私下一直吃掉股份!」


「是又怎樣?」容仙一副沒什麼的模樣「我買我的股票,就只是剛好買到你家罷了。」


「金容仙!」南允道無法克制的怒吼。


「南先生,就說打狗也要看主人了。」容仙俐落的在紙上寫上大大的三個字''不適任''。


「妳!」


「那沒什麼事了我也該告辭了。」容仙一手拉起還在恍神沒回來的星伊,給了她一個溫暖的微笑「還發呆?該走了!」


「哦!哦!哦!」星伊匆忙的起身跟著容仙。


「歐膩,妳怎麼在這啊?」上車後,星伊拉著容仙詢問。


「我不能在嗎?」


「不是麻,我就只是好奇。」星伊真摯的望著容仙。




「只是,不想讓妳一個人去扛起我們未來而已。」




星伊頗受感動的望著容仙,此時再多的千言萬語都無法闡述那份被挑起的心弦,一個人試著頂起一份未來,雖然疲憊卻是種甜蜜責任,但當妳發現身後還有一人陪妳扛起時,更多的⋯⋯



是觸動。









「柱現歐膩,不知道星伊她們怎麼樣了呢~」承歡賴在柱現的腿上,順手抓起一顆草莓放到柱現的嘴邊。


「一定成功了啊,容仙不做不肯定的事呢。」柱現咬下承歡手上的草莓,戳著承歡的臉頰肉「倒是沒想過承歡也是滿狠的。」


「還好吧,我只是剛好看到南家的財務狀況,小小推了一把。」


「把人家搞到瀕臨破產邊緣,然後死不借貸,這是小推嗎?」柱現捏捏承歡的鼻子。


「歐膩是在責備我嗎?」承歡突然板起一張嚴肅的臉。


「沒有啊,我是想說⋯⋯」柱現拉長了尾音。


「嗯?」


「幹得好。」


「吼!歐膩!嚇死我了,還以為妳要說我做人不留情面。」


「如果對方是南允道就沒差了。」柱現笑著說。


「那當然,誰叫他欺負星伊啊!」


「對了承歡,既然⋯⋯星伊的事都處理完了⋯⋯」柱現帶著撒嬌的語氣在承歡耳邊慢慢吐露「⋯⋯我們可以去約會了?」


「嘻嘻!歐膩那當然啊!」




「歡⋯隔兩天,一起回家探望我的父母親吧!」




「歐、歐膩,妳認真的?」承歡壓著撲通的心跳再次詢問。


「嗯!好嗎?」柱現緩緩將手伸向承歡。


「嗯!」


承歡握緊柱現的手,大力的點了下頭。


即使前方暗潮洶湧,但似乎只要牽著手去面對,那些以為很可怕的事情,就能擁有足夠的勇氣去面對處理,去開拓屬於兩個人的未來。








「輝人!」惠真站在酒吧的門口,未開工的酒吧,寧靜的環境放大了惠真的聲音。


「黑金?怎麼來了?」輝人抬起頭。


「聽說最近酒吧的事情都由妳接手了,怕妳會太累啊。」惠真走向輝人,捏捏她的肩膀「妳哦,累了也不會說,只會自顧自的忙碌,這樣我會心疼的,知道嗎?能休息的時候要好好放鬆啊。」


「嗯⋯」輝人閉上雙眼,舒服的窩進惠真的懷裡「我知道了⋯」


「酒吧的事處理得怎麼樣了?」


「都差不多了,那天包廂的人都抓到並且自首了,只是聲譽還是有受到影響。」輝人皺起眉頭。


「至少抓到人啦!」惠真安慰的拍拍輝人的肩膀「不如就想個盛大的活動,吸引人群如何?」


「這個我也在煩惱,最近都沒什麼日子,所以在思考要用什麼點子啊⋯⋯」輝人嘆了一口氣,趴在桌上。


「嗯⋯⋯」惠真也開始深思。


「沒關係啦,這個不急,妳今天怎麼有空來呢?」


「哦!因為總裁讓我放假啊~」惠真奸詐的笑「總裁要偷偷出去約會,當然要好好巴結秘書我啊!」


「原來如此,看來老闆也過的很舒適呢⋯」輝人不悅的嘟起嘴「我都快憋死了!」


惠真靈光一閃,拉起輝人「那就不要管這個了,我們去吃炸雞吧!」


「等等啦!我還沒好耶!」


「別用了,先吃飯吧,吃飽我和妳一起。」惠真不容許輝人拒絕的說。


「可是⋯⋯」



「可是,妳是我的女朋友,我不想看妳累看妳餓,看妳這樣奮鬥。」



「黑金⋯⋯」輝人心中感動的情緒不停的漣漪。


「所以,跟我走吧。」


更多時候是一顆體貼的心,不用做出多浪漫的大事,把對方的苦和疲憊看在眼裡,然後去給予更多的關懷與溫暖,再簡單的事也會變得不簡單。









坐在餐桌的另一邊,星伊緊張的交錯著雙手,還不停冒冷汗,一旁的容仙頗有興致的看向星伊。


「緊張?」


「當、單藍啊!」星伊緊張的都有些結巴又口齒不清。


「只是見我老爸而已,有必要這樣嗎?」容仙雲淡風輕得讓星伊有些無言。


金鐘國面無表情的走向主位,坐下後打量著星伊,感受到那股審視的目光,星伊更加的繃緊神經。


「會怕我?」金鐘國開了頭。


星伊沒有回話,只是點點頭,然後看向了容仙,又低下頭。


「哼,身為文氏集團的繼承人,這樣唯唯諾諾怎麼行?」


「爸,不是每個人都要強勢好嗎?」容仙袒護著星伊。




「還沒嫁出去就這麼維護她了啊?」




一句話,讓星伊驚恐的抬起頭,緊盯著金鐘國。


「現在敢抬頭了?」


「金董事長⋯你剛剛的意思是⋯?」星伊戰戰兢兢詢問著。


「沒什意思。」


「哦⋯⋯」星伊失望的低下頭。


「爸,別再逗她了。」容仙沒好氣的瞪了金鐘國一眼。



「誰讓她叫我金董事長。」



星伊瞳孔地震的看著金鐘國,想試著了解那句話的意思。


「董事⋯⋯」


「至少叫聲伯父吧。」金鐘國打斷了星伊的話,星伊則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金鐘國嘆了一口氣「是我的眼光不好,原以為南允道是個好人選,沒想到做事這麼不擇手段與名譽,妳也很讓我意外,明明只是經營酒吧,但在商場上的能力也不能小覷。」


「謝謝⋯伯父⋯」星伊繼續在驚訝中,容仙微笑親捏著她的臉。


原本可能會嚴肅度過的晚餐,卻意外變得不同,多了感動與被認可,那些努力與煩躁,似乎在這刻都獲得了出口。



也許某個時段,會勞累在證明自己獲取認同,過程不免充斥著許多的困難與挫折,但只要心心念念那個人,咬緊牙關奮力向前,似乎就能看見另一片的風景。










「怎麼辦呢?」容仙坐在星伊的腿上,看著窗外美輪美奐的城市夜景。


「什麼?」星伊不明所以的看向容仙。


「看來我爸不會那麼輕易放妳走囉~」


「嗯?」星伊還是一臉的問號。


「畢竟她認同妳的能力和妳們家的背景啊。」


「不,歐膩,我不是說這個。」


「不然呢?」




「妳怎麼會覺得我有想走的心態呢?」




容仙一愣一愣的緊盯星伊,沒有料到她的那句話,嘴巴微微張開,瞳孔在眼眶裡晃動著。




「一輩子,都不走,也沒有人可以讓我從妳身邊離開的。」此刻星伊的笑容,就像在夜中閃耀的太陽,溫暖又令人心動。





最後,公主跟公主未來的生活也許還是會爭吵,也許不是事事順心,但至少的至少⋯⋯有彼此,往後的日子有著許多考驗,甚至會出現讓心受傷的事情,但又如何呢?







只有一個問句:妳願意和我一起面對嗎?


只想一句回答:Yes,I do.



⋯⋯⋯⋯⋯⋯⋯⋯⋯⋯



我終於寫完了~~~~


放煙火


接下的卑微


也會慢慢填完坑的!


要我敘述卑微這個作品


大概就是⋯⋯成長吧?

創作者介紹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enny31422
  • 完結了欸雖然還想再看下去因為真的好喜歡觸動~辛苦版主阿
    不過觸動15怎麼跑到未分類文章那裏了??
  • 我馬上去處理喔!謝謝!

    onepi850307 於 2017/03/28 03: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