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柱現趕緊撥通容仙的電話,參雜許多不確定「是南家嗎?」


「不知道,只是純粹想收購他們家的股份。」容仙悠哉的回應。


「星伊還好嗎?」


「酒吧的事她在處理了。」


「我相信星伊。」


「那當然,是我看上的人。」


「妳想怎麼做呢?」柱現嚴肅地問。


「收購南家股份,接著打擊,在酒裡添加成分的人,我相信很快就抓到了。」容仙信誓旦旦的說。


「容仙,妳是在懷疑南允道嗎?」對於南允道的性格,多多少少不好的傳聞也是有所聽說。




「我只是單純的,要這個人滾出我的世界罷了。」




「明白了,我會幫妳處理。」柱現笑著說。


「嗯。」


掛上電話後,柱現開始了收購南家股份的動作,低調的不斷侵蝕。








「老大,人抓到了!」


「好,帶他進來。」Joy看著桌上的器具,眼角餘光掃到剛被帶進來的人,手下們快速的將人綁起。


「我的時間不多,只給你一小時。」Joy從上到下打量著「說,是誰給你那些藥的?」


「哼!那是酒吧本來就有的,關我什麼事!」男子看著眼前的女人,瞧不起的回應。



「咻⋯咚!」



男子怔怔看著插在他腦袋旁邊的飛刀,冷汗與恐懼漸漸爬升。


「哎呦,真不好意思,剛剛手滑了,原本是想射掉你的右眼,果然我的技術不夠好呢!」Joy燦爛的說。


(這叫射偏?)男子看著那把距離自己右眼只差0.5公分的飛刀,清楚明白那句射偏一定是騙人的。



「所以⋯是誰呢?」



「我⋯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男子結巴的回應,但又不敢承認,因為他知道南允道的可怕也不在她之下。


「哦~」Joy用深不可測的眼神看著他,接著拉開後面的布簾「你有看過⋯這種魚嗎?」


男子疑惑的看著她身後的魚缸,不明所以,但下一秒,Joy令人將一大塊的肉塊扔進去,只見一大群魚迅速的衝去搶食,一大塊的肉塊瞬間的就消失,只剩下淡淡血色飄散在水中。


「這是我飼養的,可愛的食人魚呢,可愛吧?」Joy面對著水族館,男子看不見她的表情,卻深深的發毛。



「你想和牠們一起游個泳嗎?」



「不、不要!我⋯我⋯我⋯我說!」男子的臉失去了血色拼命的叫喊「是、是南氏企業⋯派人將錢和藥交給我們的!」


「怎麼會呢?南家可是業界良心呢~你是不是在騙我?」Joy示意手下將人推得離水族箱更接近。


「啊啊啊啊啊!我沒說謊!我沒說謊!那個南氏的手下說⋯把藥加在Venues酒吧的酒裡,然後、然後讓警察去檢測!我沒說謊啊!」男子失聲的大吼,褲子也被尿浸濕了。


「你會不會看錯人啊~怎麼知道是南氏呢~」


「我、我聽到那個人說:允道少爺,事情處理好了!」


Joy看了男子一眼,接著離開,眼神示意手下將人暫時關著。


「嗯?怎麼了?」撥通了星伊的手機。


「呀,文星伊,是南允道幹得呢。」


「真的?」


「看來他想把妳毀了,還特地花大錢買這種禁藥和人。」Joy十分的憤怒自己多年好友,居然會被這樣陷害。


「我會好好處理的,妳放心。」星伊也聽出了Joy的心思。


「需要我就說。」


「好。」








掛上了電話,星伊知道事情調查的真相都出來了大半,便將酒吧的事項轉移給輝人處理。


第一次⋯⋯星伊看見人居然可以陰險得這麼不擇手段,但這代表什麼呢?或許那個人是覺得自己好欺負吧。


星伊不自覺的握緊拳頭,酒吧生意不單單是自己白手起家的心血,更是和員工一起辛苦來的結晶,現在卻因為一個下三濫的手法受影響,怎麼甘心?


打開電腦,星伊察看著南氏的股市跟資料,南氏是以食品為主,為了壓低成本物料的選擇也是偷工減料能省則省。


(既然如此,我會用正道方式搞垮南氏的。)


酒吧的事務交給輝人後,星伊開始著手聯絡相關的人士,自己親自進行著許多事項,雖然疲憊,卻又不得不撐下去。



「總裁,文老闆那邊開始動作了。」惠真站在容仙面前報告。


「知道了,我們就靜觀其變,看星伊他們有什麼需求,就負責幫助她們。」


「是的總裁。」


容仙翻閱桌上那疊關於南氏的資料(星伊也想到該從哪裡下手了吧⋯⋯那我就好好處理剩下的部分吧!)


這幾天,心疼著星伊各種早出晚歸,就算到家也停不下工作,每天一副睡不飽的樣子,容仙對於這種情況也是各種的不滿,憑什麼因為南允道那該死的行為,讓星伊如此疲憊不堪。


「柱現,妳那邊如何?」容仙語氣中帶點怒氣。


「妳怎麼了?」柱現疑惑的問。


「妳股份收購的如何?」


「過半了,你該不會等不急了吧?」


「嗯,再這樣下去星伊會累死的,早點處理掉南允道,三天後召開股東大會。」容仙看著桌上齊備的資料,肯定的說。


「好我知道了,妳都準備好了?」


「嗯。」








「混蛋!」南允道憤怒的吼著「這個時間召開什麼股東大會!」


「少、少爺,我也不知道,是董事會臨時決定的⋯」


「南氏是屬於南家的,那些董事會的老頭是找死嗎?」南允道顫抖著拳頭。


「聽說⋯是裴家介入的⋯」


「裴家?餐廳企業的裴家?」南允道陰下臉來「難道是想併吞掉我們嗎?」


「我們的股份不知道從哪時開始,漸漸的被同個人收購掉了⋯默默的股份也超過一半。」


「誰?」


「一個叫Irene的人。」


「交代你辦的事呢?」


「我想說⋯現在的時期敏感,暫停了手上的動作⋯」


「廢物!你不知道她們開始行動了嗎!就是因為你辦事不佳,他們現在已經要脫離醜聞了!」南允道拿起桌上的資料往手下身上砸去。


「少、少爺,對不起。」


南允道憤憤地看著窗外,想不明白文星伊那個不起眼的小人物,怎麼那樣的幸運。


「還有,上次向銀行的借貸,下來了嗎?」


「少爺,銀行不放貸⋯⋯」


「什麼?孫總上次不是說可以嗎?怎麼又不能了?」


「我也不清楚啊⋯⋯」


「馬的,給我滾!什麼事都做不好!」


南允道煩躁的在辦公室內走動,不停的聯繫著,卻都只是''沒辦法、真抱歉''的回應。








「承歡沒想到妳是裡面最狠的呢!」柱現笑笑的捏著承歡看似無害的臉「把人家搞到快沒資本又讓人家借不到錢。」


「那是當然,誰叫他要欺負星伊啊!」承歡驕傲的用鼻子哼著氣。


「再來就看兩天後的股東大會囉!」


「我才不信南允道可以好好的守住呢,歐膩不是收購了很多南氏多股份嗎?」承歡眨眨眼。


「妳怎麼知道?」柱現有些驚訝。


「我就是知道~~~所以我也跟著收購了。」


「妳⋯⋯」柱現有些被這樣的承歡給迷住「好像有那麼點帥氣喔!」




「那當然囉,我可是妳最勇猛的小倉鼠呢!」



⋯⋯⋯⋯⋯⋯⋯⋯⋯



談戀愛後成了富堅哈哈哈


沒辦法麻~~~


腦袋無法運轉

創作者介紹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超好看der~加油喔!
  • 謝謝你!

    onepi850307 於 2017/03/18 15:49 回覆

  • futagoza0608


  • 原來那個人是容仙啊~原本還想說會是哪裡冒出來的新人物或是文爸爸良心大發之類的😂
    現在痞客邦手機版整個不一樣了
  • Irene其實是柱現!
    容仙請柱現以她的名字購股
    因為直接用容仙的名義的話
    就事跡敗露了~~~

    onepi850307 於 2017/03/19 01: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