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仙歐膩!」


「一!」容仙毫不猶豫的展開倒數。


「我不知道妳回來啊!」這次星伊學聰明了,趕緊說著。


「不成立,二!」


「哪有人這樣!我在處理公事啊!」星伊用媲美饒舌歌手的速度解釋。


「藉口,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個這個我我我我!」星伊慌張的說出不話來,看見容仙眼中清晰的血絲,就能猜出容仙一定又拼命趕著工作,更不知道該怎麼回應自己不在家讓她失望的舉動。



「接招!」



容仙握緊拳頭朝星伊過去,下意識的星伊閉上了眼睛,卻脖子感受到一股拉力,接著唇上溫熱的感覺熟悉的覆上。


「容仙⋯歐膩⋯」星伊瞪大眼看著容仙。


「怎麼?這處罰不滿意嗎?」容仙挑起右邊的眉毛。


「那⋯更嚴重的處罰呢?」星伊咽下一口口水。



眼前剩下容仙魅惑的嘴角,消失在自己期待的唇上,溫熱的舌頭鑽了進來,不斷交纏,知道喘不過氣。



「這麼喜歡處罰?」容仙輕彈了下星伊的額頭。


「嗯,如果是這種的話。」星伊燦爛的回應。


「怎麼在這裡?」容仙看著桌上的文件,都不像是飯店或是酒吧的內容「從實招來。」


「唔⋯歐膩,這個我以後再跟妳說好嗎?現在先不要問啦。」


「好吧。」雖然很想知道,但星伊都這麼懇切的說了,容仙也只好答應。


「歐膩,妳又壓縮工作了?不然怎麼看起來那麼累?眼睛都冒血絲了!」


「還敢問!」容仙白了一眼「原本想給妳驚喜的,結果妳居然不在!」


「好好好,那歐膩妳先休息一下,吃過了嗎?」


「嗯,早餐吃過了。」


「那妳先睡一下吧,等等午餐好了我在叫妳,好不?」


「哼。」


「歐膩妳這樣不聽話我也要出大絕招囉。」


「什麼?」


星伊一把將容仙打橫抱起,抱著容仙輕巧的放在床上,接著把棉被紮實的將容仙包成紫菜包飯。


「好了!」星伊滿意的看著床上的''容捲''


「呀!文星伊妳這樣我要怎麼睡!」


「閉上眼睛睡啊。」


「妳⋯!」容仙有氣也發不出來,只能看著星伊的背影,接著意識迷離在舒服的大床上。








「為什麼會這樣?」輝人拿著檢驗報告詢問昨天在場的人員。


「輝人歐膩我們也不知道,那時候就警察突然進來,說要臨檢,接著到了那個包廂將酒帶走⋯⋯說裡面有奇怪的味道⋯⋯」


「然後隔天檢驗報告就來了?還說裡面填加毒品成份勒令我們停業,是嗎?」輝人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是。」


「那我們的酒為什麼會有那個成分?常理來說我們的都是現開的,所以不可能是本身酒內的成分⋯⋯」輝人環視店內,得出結論「有人在開酒後添加的。」


「輝人歐膩,那現在怎麼辦?」


「先回報給老闆。」輝人拿起手機,按下星伊的號碼,將事情轉達給她。



「這件事我會查清楚,目前總共幾間店?」星伊冷下聲音回應。



「老闆,加上Venues 總共四家店,成分不同但是發生的頻率很接近,應該是人為的。」輝人冷靜的分析。


「事情拖久不好,先去調閱監視器,找出是誰買的酒。」


「好的。」


「在新聞播出前趕快處理,事情鬧大了就算是烏龍,店裡的名聲也會受影響。」


「知道了。」


「先這樣吧。」


聽見星伊掛上電話後,輝人趕緊打給其他出事的店面,請人調查有問題的酒是誰開的,然後追蹤調查,也打給還沒出事的店加強管制。


格外的謹慎處理,在無意間居然連續四間店都被查驗到,輝人的臉色格外的難看,這在誰來看都是惡意的陷害,但是誰呢?


加上萬一酒吧的事情無法處理好,接下來會牽扯到的,就是星伊還未開幕的飯店,一連串的衝擊,絕對會是很致命的傷害。



誰會這麼急於致人於死地呢?








「喂,Joy嗎?」星伊拿著手機神情嚴肅。


「嗯,是為了酒吧的事吧?」


「要麻煩妳了,我不確定用正常的手段他們會不會招供。」


「哈哈哈,這種小事交給我吧!」Joy信誓旦旦的說。


「好。」掛上電話後,星伊開啟電視,隨時觀看最新的新聞,接著再往下撥通電話。


Yeri新聞方面就拜託妳了,在幫我壓三天,好嗎?」


「廢話!早就壓好了!趕快抓到人啊!老娘一定不會讓她好過!」Yeri在電話另一頭憤怒的罵道。


「一定的!」



容仙在一旁擔心著星伊,同時也思考是誰搞出這樁事件,這些藥品都不是輕易能進到韓國的藥物,究竟誰有那麼大的能耐可以如此?


''惠真,幫我查一下星伊酒吧查驗出來的藥物來源''







「廢物!」南允道大聲的怒吼「不是說新聞今天就會播出嗎!」


「少、少爺,他們說還有其他題材會優先播報,加上這件事真實度不高,而且文星伊的酒吧一向以管制嚴謹出名,所以他們不打算那麼早播報。」


「馬的!你給我想辦法!」南允道暗下臉色,思考著「你,把這件事打出來,接著列印傳單去張貼,我就不信我搞不垮她!」


「是的,少爺。」


「哼!不過是被文氏趕出來的廢物,我會讓她得心血在彈指間毀滅,金容仙愛妳就好好看著她有多微不足道。」南允道不懷好意的笑「這場爭鬥根本沒有意義,因為贏家只會是我。」


南允道拿起曼頓飯店的收購案,播下電話⋯⋯








「柱現歐膩,怎麼辦?」承歡慌張的拉著柱現。


「妳哦冷靜點,這件事星伊一定可以處理好的。」柱現安撫著承歡。


「但是這件事萬一鬧大,對星伊的事業一定是重創啊!」


「容仙不會讓這種事發生,星伊也是。」


「不行,我一定要幫星伊查到到底是誰要這樣害她。」承歡生氣的說。


「嗯⋯⋯」柱現開始思考著因果利弊。


「歐膩,妳有什麼想法嗎?」承歡歪著頭看向柱現。


「那些藥的成分妳知道嗎?」


「我聽輝人說,幾乎都是毒品,是會讓人興奮的藥劑。」


「韓國管制這麼嚴格,是怎麼帶進來的,星伊的酒吧管制也是啊,除非⋯⋯」


「勢力夠大,對嗎?」承歡靈光一閃。


「沒錯,從這方面下手,會比較快吧?」


「哇!歐膩妳真聰明!」承歡抱住柱現大力又紮實的吻了一大下。


「好拉,我們快去調查吧!」


「不論如何,敢這樣欺負星伊,我一定會讓她付出代價。」


柱現看著手機的訊息,嘴角揚了起來「我看在妳教訓那個人之前,就會有人把他弄得體無完膚呢⋯」







''柱現,我要收購南氏股票。''

創作者介紹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