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現在,我還是忘記不了妳,那些因為固執所衍生的爭吵,還有一切求和似的低頭,明明我是個自尊心如此強悍的人,卻一次次的低下頭,只為了求和⋯⋯)


文星伊站在空無一人的街道上,回憶某一天在這邊拉住那人的畫面。



------


「妳根本不懂!」金容仙甩開文星伊的手。

「對不起,是我的錯,我們回去好不好?」文星伊再度抓上金容仙的手顯得無力,卻又不想放手,風手殘燭般,拉住。

「這不是錯不錯的問題啊文星伊,妳真的了解過我嗎?」或許看得見文星伊內心脆弱的想法,金容仙狠不下心甩開那隻手。

「容仙⋯告訴我⋯我到底⋯該怎麼做?」文星伊的眉頭糾結在一塊,她一直都想問,一直⋯⋯

「星吶⋯我真的很希望,妳能夠用心的去瞭解我,而不是什麼⋯都要我說,妳知道嗎?」金容仙撫上文星伊的臉,話語是任性,卻又是如此的渴望。

「容⋯⋯」文星伊的無力感正侵蝕著「我真的⋯不懂⋯⋯」


真的⋯⋯不懂⋯⋯。



------


三月的冷風有些刺骨,文星伊始終不明白,分開,究竟是誰對誰錯,是誰該對於這段失敗的戀情負責。


(是我吧⋯都是我不懂她⋯)


一開始的甜蜜,開始陸續出現的爭吵,到了最後只剩下一昧的道歉,甚至連為什麼道歉都不知道。



疲倦。



是對於這段感情最大的感受,卻總在那難得的甜蜜下堅持過來,汲取那些稀少的快樂。

每每告訴自己,狠下心吧,就這樣勇敢的結束這該死的循環,最後又因為她那閃亮的眼神投降,並且再次沈淪在她的溫柔裡。



------


「星,我愛妳。」金容仙環抱著文星伊,貼在她胸膛上傾聽那逐漸加快的心跳聲。

「我⋯也是⋯啊。」明明想說結束吧,明明想讓這段關係劃上句號的,可是心的漣漪卻因為她而激盪,所以沒辦法放棄。

「妳知道嗎?」

「什麼?」文星伊在她耳邊溫柔的問。

「我啊⋯很任性,沒有安全感,有時我也不知道在鬧什麼脾氣,但星伊,別放手啊⋯我只是想看妳有多在意我。」金容仙擁抱的力度加大了許多,像是要把文星伊融進身體裡,合二為一般。


「知道了。」


(我們真的不適合嗎?不見得吧。)


------



三月的天氣特別的不穩定,當太陽出沒綻放光彩時,就會特別溫暖,但沒有太陽時,冷風則會格外刺骨,刺得心都發疼了。

熟悉的街道,人事已非,自己再也不用為了那雙手,而讓自己的口袋擁擠,再也不用擔心那人不夠溫暖而將圍巾分著圍。


但怎麼⋯還是這麼冷?


看著一對對的情侶,尤其是女女的情侶,腦中總會不自覺的浮現那些美好的時光,太過美好,所以在此時更顯得自己的失落與無助。


(啊⋯又是眼淚。)


臉上顯而易見的淚痕在風中更加冰涼,忘了是第幾次想到她落淚,只知道這樣的疼痛感找不到方式減緩,只是一直隱約的灼傷自己的心。

以為自己已經忘了,才發現根本沒辦法抹卻,記憶不是物品,不能想丟就丟,所以總在氾濫時折磨。



------


「我累了呢⋯⋯」

文星伊永遠也想像不出來,那麼懶惰的金容仙,居然可以在兩天裡搬出那個兩人口中的家,行李一件也不留下來,當工作回來打開門,只剩下金容仙的身影出現在視線內。

「要⋯走了嗎?」文星伊盡力的冷靜,不想讓金容仙看見自己早已崩塌的內心。

「星伊,這兩年,妳真的⋯懂我嗎?」金容仙的眼神裡不是沒有感情,更多的深沈的疑問。


「我不知道。」


真的什麼也不知道,了解一個人是怎樣?什麼程度才叫做真的了解?並不是肚裡的蛔蟲啊,要怎麼做才能達到期望呢?


「星啊⋯我們當朋友吧。」


「妳在⋯說什麼?」





「我們⋯分手吧。」

⋯⋯⋯⋯⋯⋯⋯⋯⋯⋯⋯⋯

第一次一次寫兩份稿

觸動也快完結了呢!

話說一天看台一天搖滾一天魚池

上班路下班路都去看他們

我以為我看夠了

事實上

根本不夠

我握到惠真的手了呢!

很軟很像小朋友的手

我好愛媽媽木啊⋯⋯

真的
創作者介紹

日月教徒的部落格

onepi85030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utagoza0608
  • 坐新坑~~然後敲著筷子等待更新觸動😃
    版大居然三天看好看滿還握到黑金的手好羨慕啊啊啊啊啊
  • 所以才很久沒更文啊
    都在準備行李之類的
    那陣子太忙
    再來就是去韓國
    追上下班路排周邊之類
    回飯店都累癱了

    onepi850307 於 2017/03/09 00:5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